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叔柳】故人寻柳柳承浚(二)故人有信

又名《我的相好要被我的旧相好勾走了我可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原著: 大风刮过《皇叔》
CP: 景卫邑×柳桐倚,有楚寻出没

第二日,风和日丽。

郊外小道,豪华马车。

“然思你看,好大一片油菜花啊”

柳桐倚斜倚着靠枕,顺着景卫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道旁田里三三两两的农家,或施肥,或挖菜,远处果然一大片金黄,甚是好看,脸上不自觉露出笑容来,被景卫邑看见,如沐春风。

“不如就去那里挖吧”

“然思,咱俩又想到一块儿了”说着便让车夫在前面转了方向。

车是车行里租的,车夫却是自家的老人儿,景卫邑想,万一到时候小树林儿里,苞米地里一个擦枪走火,不能没有个嘴巴严的自己人放风呀。当然这个想法景卫邑不敢让然思知道,怕他生气。虽然柳桐倚就算知道了,他也只会微笑着,轻轻说一句,“春天哪里会有苞米地”

柳桐倚,柳桐倚,不管自己怎么过分,他真的什么都同意。

就算是当年的楚寻,景卫邑想,就算是当年的楚寻,也会说“王爷,阿觅受不住了”“王爷,,阿觅不要在琴上”

景卫邑接过车夫手中的麻袋和铲子,“你就在道边看车吧,我们四处逛逛”

“掌柜的。。。”车夫转头去看柳桐倚。

“没事,我们不会走远,放心吧”

“是”

看车夫找出刷子去给马刷背,景卫邑拉起柳桐倚就往那片茂密的油菜花田里扎。

“额。。。”景卫邑兀自思索着,“锯齿叶,小白花。。。然思,你认得荠菜么?我可是专门请教了隔壁蔡大娘”

柳桐倚一笑,“采野菜,怎么可能不做功课,我昨晚从书房翻到一本《救荒本草》,里面有很清晰的图”

二人边说边挖,一会儿功夫竟挖了小半袋

“何人在我家菜地偷菜?”

二人循声望去,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儿分花而来,正叉着腰奶声奶气地斥责他们,“把菜放下!”

二人对视一眼,景卫邑上前,“喂,小娃娃,你怎么自己一个人,你家大人也不怕你丢了”

“承浚,别吓着孩子”,柳桐倚从二人随身所携中翻出一包吉祥斋的瓦片酥,上前蹲下递给那娃娃,“来,送你,叔叔们挖了你的菜,给你赔不是好不好?”

这。。。方才还佯装凶神恶煞的小娃娃倒是不好意思起来,“我不要,我娘不让我吃别人的东西”

“哟,小娃娃,你还蛮。。。”景卫邑正要再逗上一逗,突然唤声传来。

“桐儿,桐儿,你在哪儿?”

“舅舅,我在这儿——”娃娃转身奔过去。

寻他的大人已走过来,“呼,呼,不过弯腰施肥的功夫,你就跑这么远了,你再不听话舅舅以后出门就不带你了,一会儿你娘来送饭你跟她回家去”

“舅舅,我不要回去,我很有用的,你看我捉到了两个偷菜贼”

那个大人一开始的注意力全在孩子身上,根本没发现不远处那两个人从一开始就怔怔望着他,半天不言语。此时,孩子一提,他才想起来去看。

“王爷。。。柳相。。。”他也懵了。

倒是景卫邑率先上前,“你是。。。楚寻?”

几年未见,楚寻脸部轮廓硬朗起来,原先白皙的肌肤也变成了淡淡的古铜色。此时,他从见鬼的蒙圈中恍过神来,却越过景卫邑,直奔柳桐倚。是,景卫邑是生是死,有什么要紧,他关心的,永远是公子。“公子,是你么”,他想拉柳桐倚的手,却又不敢,“听说公子辞官了,现在还好么”

柳桐倚神情复杂,最终却还是握住了楚寻的手,“楚寻,当年我。。。我没有。。。”他想解释什么,却最终放弃,“是我害了你”

从柳相与楚寻当初王府合奏开始,景卫邑就知道他们一早便相识,楚寻的琴,说不定还是然思教的,如今这情形,倒也意料之中。

眼看着楚寻已反握住自家然思的手,那个叫做桐儿的娃娃紧紧拉着楚寻衣摆一刻也不敢撒手。景卫邑走上前去分开寻柳二人,一手搂住柳桐倚宣告主权,“噢,忘了告诉阿觅,然思如今已是我的人,我俩现在暂住汴州,就住在城东海棠胡同,我看择日不如撞日,楚寻,既是久别重逢,野地里吹风也不合适,你看你外甥小脸儿都冻红了,咱们回去慢慢聊?”

楚寻原本不想跟景卫邑再沾上任何关系,他恶心,即使后来皇帝为怀王正名,也无法消除那种恶心。被迫委身于人,还要强颜欢笑,如若不是为了公子的计划,他怎么可能忍得下去。

可是如今,究竟是怎么了,黑白一再颠倒,混淆,他有些看不清了。不,他早就看不清了。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和思念,于是他不假思索地答应,“好”

这一路,景卫邑都在絮絮叨叨他是如何追到然思的,尤其是那三次“托孤”,“。。。啊,那真是惊险异常,要不是。。。”

“王爷得偿所愿,当真可,喜,可,贺”,楚寻咬牙道,他还记得当初那一个个屈辱的夜晚,怀王压着自己,一声一声地喃喃着“然思”

眼看着楚寻的脸色白下去,柳桐倚打断他,“楚寻,说说这些年你的经历吧,我辞官后,回去找过你,只知道你跟你姐姐离了京,不知所踪”

“这孩子,是我姐姐的儿子”,楚寻摸着一旁埋头苦吃的桐儿的头发,“那时,我因功得赦,和姐姐一起脱了奴籍,朝廷又给了一笔钱,为防那些旧。。。旧客骚扰,我们便远离京城,在汴州置了田地,后来,姐姐得遇良人,便嫁了”

想起自己便是楚寻最大的旧客,景卫邑咳咳两声,厚着老脸道,“一会儿回去,我派人给你姐姐送个信儿,让她也来聚聚”

“不劳王爷费心,姐姐如今喜静,不大愿意走动,楚寻此行,也是完全为了公子”,说着便又是一副深情模样望着柳桐倚。

“阿觅。。。啊不,楚寻,过去的景卫邑在世人眼里不过是个死人了,那名号早已如过眼云烟随风去了,不提也罢。如今我叫赵财,你可以喊我赵老板”,看架势,景卫邑有些后悔方才脑子一热就邀人做客了,真是脑子进水了。

偏偏自家然思一根筋地认定了他俩对不起楚寻,一路上只自顾自地给那孩子喂食,根本不看自己一眼。

景卫邑只好再次没话找话,“楚寻啊,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吧唧吧唧,我叫刘觅桐”,亏那小子满嘴点心居然还吐字清晰,他一伸脖子把点心咽了,摇头晃脑道,“我舅舅跟我爹娘说了,梧桐凤之所倚,觅之可窥天机。夫子却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却给我取了个小字小字叫凤兮,跟个女娃似的,太难听了”
,说着又塞了一口,“都没人叫的,他们都叫我桐儿”

气氛更尴尬了。

其实早在桐儿说“梧桐凤之所倚”时,楚寻就作势要捂他的嘴,却被景卫邑阻止了。

柳桐倚忽然笑了,他俯下身平视桐儿,“凤兮凤兮,凤为雄,凰为雌,凤乃百鸟之王,哪里像女娃了,这样霸气的名字听得叔叔都动心想要了呢”

小孩子就是这样,你塞给他的他弃若敝履,有人要来抢时却又变成稀世珍宝了。只见他眼珠滴溜溜转了几圈,“不给,那是我的”

“哈哈哈哈,还是然思有办法,真乃贤内助”

景卫邑笑完,发现只有自己在笑,忙闭上嘴。

一路无话。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