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润玉,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被39集虐哭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恶就是恶,纵然他曾经无辜过,委屈过,也早已被他自己无尽的罪恶抵消了。

我是萌过薛晓的。因为太刺激。对于一个虐受爱好者来说,真的无法抵御如此人设,如此情节,千刀万剐的爱情才有意思。

可是,看到晓星尘流着血泪,颤抖着抚上宋岚的剑,最终徒手抓住了它,我的心像他手心的伤口一般,鲜血淋漓。

最终,被拔舌的凶尸宋岚颤抖着接过晓星尘的霜华,接过晓星尘的残魄,我突然释然了,开心了,我想,到底是HE了。

薛洋永远也不是晓星尘的正经归宿,他只是他的劫数,逃不开,迈不过。

据说所有抱山散人的弟子都被诅咒了,一旦下山,不得好死。

我想,迈过这一劫,两位道长终能重聚,携手同行,侠义四方。

三观一致的感情才长久。长长久久。


【原逊&诚逊】无间 1—7

无间·洞房

此文原逊与诚逊并举,齐头并进,多肉,脏乱差。

。不喜勿进。

萨特说,他人即地狱。


张庆萍恨张不逊,从第一次见他开始,愈来愈甚。

恨他温柔漂亮,恨他心系天下,恨他清冷沉默,总之大哥喜欢他什么,她就恨他什么。恨他,恨他凭什么被她最爱的哥哥养在家里,供着,宠着,栽培着,恨他夺走了哥哥全部的关注,全部的爱。

而那些,本该是她的。

于是,她趁早告诉哥哥,“我要嫁他。”


庆萍对不逊的敌视,张高原是知道的,可是他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提出来嫁他。

“我记得,前几天你还变着法儿要赶走他。”

“爱,总是一瞬间的事。”

“他爱你么?”

“我是大帅的妹妹,他怎么可能不爱?”

她哥哥笑了,只是往外走,“他不一样,他怎么会一样?”

“喂,哥,你怎么走了?你倒是答应啊,从小到大,我要什么你都答应的。怎么他来了,就变了?”

她哥哥回过头,眼神凌厉,只一瞬间,又柔和起来,“乖庆萍,换个东西吧,哥都依你。”

庆萍唬了一跳,以为自己看错了,却没来由地生出冷意。她从来不会主动忤逆大哥的,一时竟忘记了撒泼和撒娇,由着他哥哥走远了。


庆萍还是嫁给了不逊。

礼成后,她头顶着大红盖头等在洞房。夜深了,那些觥筹交错的喧哗声褪去之后,脚步声缓缓而近。可是远处一声“不逊!”,那脚步声便停了。

“不逊,你跟我来,我有话要交代你。”是哥哥的声音。

而她的新郎官毫不犹豫,“好。”仿佛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似的,脚步声与方才缓慢到凝滞的来时比,居然轻快了许多。

张庆萍自己揭下盖头,摔在床上,跟了出去。


喜宴上,她哥哥对不逊说,“以后,咱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再不分你我。”

果真是不分你我,张庆萍看到他的新郎走进哥哥的房间,没过多久待她tian开窗户纸,便看到他们已经抱在了一起。

(全文请移步米国度,链接在评论,首次进入需注册)

写在后面:诸位喜欢的话,欢迎评论留言,给我更文的动力😘😘😘

【叔柳不可描述】卧柳录2 撞巫山

写在前面:本章有云毓出没哦。依然虐虐虐。依然肉肉肉。

————————————

这一日,游洞庭,烟波浩渺,万里无人,就在船舱里,二人又做起来。然思伸手想放下帘子,却被承浚压倒在地,“又没有人,关它做甚,透透气。”

在坐莲的时候,然思正对着窗外,这天,一片晴好。他颠簸着,迷离着,突然,他僵住了。

承浚察觉了,停下来去吻然思,“你怎么了?”

然思一动不动,面如死灰。

承浚转身望出去,原来是一艘大船经过,船头立着一名白衣公子。

二人太专注,居然连有船靠近都不知道。

承浚面色一沉,一袭衣衫将然思兜头罩住,轻轻放倒。

帘子放下,舱内一暗。

(全文请移步米国度,搜空有仙境,或者点击评论第一条的链接,首次进入米国度需要注册)

“我曾经以为,我出身世家,又博闻强识,即便是点了状元也是意料之中。可是我从不知道,我可以清清白白活到现在也不过是权贵的大发慈悲。”

然思哭了。

景卫邑从未见过这样的然思,真是梨花一枝春带雨。他忍不住退出来,用手去抓揉他的下ti,真是上面水淋淋,下面水沥沥。

“承浚,我想楚寻了。”

“我不许!”

不等景卫邑重新tong进去,然思便扑了上去,紧紧地wen住承浚。承浚扣住他的后脑,掌握主动权,反过来把人wen得脱力。

小船停在这烟波浩渺的地方。摇摇晃晃。

远方的大船上,云毓定定地立在船尾甲板上,水汽蒸腾,直至再也看不到。

————————————

写在后面:喜欢的话,请多多评论哦,给我更下去的动力,么么哒^3^

【叔柳不可描述】卧柳录 1 洞房

原著:《皇叔》by大风刮过

CP:景卫邑(皇叔/赵财)×柳桐倚(柳相/梅庸)

大风是我的女神。她的文,我有三恨,一恨碧华不是受,二恨柳醉变攻,三恨大风不写肉。

自撸产物,平恨之作,望与诸君一同平之。233333

叔柳告白之后羞臊日常,肉集。有虐有甜。

1 洞房

柳桐倚大病初愈,景卫邑亲自叫了本地顶级饭庄的招牌菜,外卖送到梅宅。想着要让久不见荤腥的然思大大庆贺一顿。

柳桐倚看着一桌他虚弱的身子克化不动的佳肴,依旧笑着,每样都吃了一些。景卫邑看着他笑了,只觉得春风拂面,心都化了,他端起面前的杯盏,“这家酒楼菜不错,酒却一般,但是听说城西蔡婆家的米酒远近闻名,今早特意派人排了长队买回来了,很补身子的。来,干一杯。”

柳桐倚听了,却一下红了脸,“只听过妇人产后坐月子要喝米酒补身子,我补什么?”

景卫邑愣了一下,想起南方似是有米酒下奶的说法。不由得,他看向然思的胸,想象着自己扒开他一向扣得严严实实的衣裳,咬住那嫩嫩的茱萸。。。他又看向然思的脸,这样羞赧的然思,可不多见,他一时有些呆了,终于,他说,“然思,我,我这次来,是想说点别的。”

“嗯。”

“嗯?我,我想说,这兜兜转转的,我还是想跟你过。”景卫邑终于鼓足勇气,说了出来。

然思低下头,把头低得很低很低,就在景卫邑以为他要拒绝时,说道,“好。”

“好?”景卫邑有些不敢相信,他以为以柳家人的性子,怎么着也得端着,推几次。

柳桐倚抬头看他,眼中晶晶亮,又道,“本来,我今日也不想再绕了的。”

景卫邑大喜,先动了手,他上前抱住柳桐倚,柳桐倚身体僵住了,他不明白怎么就这么快。

“王爷,是要与然思行,行周公之礼么?”最后几个字,他的声调低下去,几乎听不见。

“天黑了,晚膳也用过了,可不就。。。”

柳桐倚打断他,“饭后要消食的。”

“。。。好,消食。”

那时的景卫邑并不知道,这句话是他的然思在情事上对他的第一次拂逆,也是唯一的一次,最后的一次。

然后二人推门出去在花园里转了大半个时辰。

“掌柜的。”

“你们掌柜的今晚有要事要做,你们都退出院子,远远的罢。”

“掌柜的,这。。。”

柳桐倚红着脸,“听他的。”

“是。”

“这下清净了。”

“王爷。。。”

“你叫我什么?”

“承浚。。。”

景卫邑听了颇为受用,一时忘形,看周遭无人,竟壮了胆子把手伸进他衣服里摸了起来。

柳桐倚只僵着身子,红着脸,一动不动。

景卫邑看他顺从,大喜,拉着他走进一处没有挂灯笼的凉亭,四周遍栽灌木,似乎颇为隐蔽。

景卫邑曾经无数次肖想过柳相的身体,如今终于摸到,甚至还由着他,想怎么摸怎么摸。

他的手越摸越不是地方,柳桐倚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好摸,每一处衣带都被他解开了,已经有衣裳滑落下去,可是他不在意,还是在摸,小巧的喉结,玲珑的锁骨,肚脐,修长的腿,衣裳一件又一件滑落下去,他能感觉到柳桐倚在颤抖,虽然抖得很细很细。

他的手在柳桐倚si处揉弄着,已经能听得到对方压低的shen吟。他抬头看着对方泪眼朦胧,手中拉下了对方最后的遮羞布。

夏日的夜晚并不冷,四周挂着某次出海后赵财送梅庸的猪笼草,因而连只飞虫蚊子都没有。

柳桐倚赤着身子,躺在铺着自己衣服的石桌上,像是一道美味的菜肴,展示着自己的处zi之身。

他以为,他们走到这一步,会很久,至少,要交往一段时间。就像世间所有恋人一样。

(全文请移步米国度,链接在评论区)

洞房没有花烛,只有半新不旧的灯笼和粉粉的猪笼草,可是柳家最后的公子看着天上的繁星,轻轻笑着,艰难抬头咬住心上人厚实滴汗的肩膀。

承浚,我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也是在夏日的凉亭里。

我,我好爱你。

【启副&雀山R18】伐桂记(一发完)

沙海幻境ABO,启副转雀山

1  不管副官的名字到底是啥,我笔下的副官永远是“张远山”。

2  沙海我只看了一点点就弃剧了,本文灵感来源于28集的幻境cut,如有剧情疏漏,请指出,但是禁止演员粉ky。

3  全文请移步米国度,链接见评论(米国度需要注册,收不到验证码请看看📬垃圾箱)。

佛爷。。。

朦胧天光中的人,是您么?

“会长!会长!”

“会长您醒醒啊。”

“这。。。要不要去叫罗雀来?”

张远山坐起身,望着冰冷的墓道,冷冷道,“都出去。”

“会长,您不能啊,您要是死在这里,我们可怎么向九门交代啊。”

“都出去!”

冰冷而不容置疑。就算不屑于释放乾元的威严信香,众人也被这气势威逼,只好退出去。

张远山握着军用手电筒,慢慢走向墓道深处,果然,看到了方才梦境中的门。他颤抖着手,去推它。

“来了?”

是佛爷的声音。

张远山想开口,想回答,却因为过于激动,失声了。

门后是当年的书房,佛爷的书桌后,是熟悉的背影。

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双手背在身后把门缓缓合上。

此门之后,他就再次成为他的张副官。

他拼命挣脱,终于,他颤抖着发出声音“佛爷。。。”

久违了半个世纪的呼唤。

“佛爷,佛爷。。。”他情不自禁走向他。

“你还有脸来见我!”

“佛爷。。。”张远山顿住脚步,顺从地低下头。

“我让你守住古潼京,你为什么没有做到?”

张远山依旧不敢动,一瞬不瞬地望着他,一双美目蓄满秋水,“佛爷。。。求佛爷责罚。”

“责罚?听说你跟汪家的小姐打得火热啊。”

有那么一瞬间,张远山是懵的,“您,您是说梁湾么?她不一定是汪家人,属下也正在求证。况且,属下,远山与她,并无纠葛。”

张启山转过身,向他的副官招招手,示意他走过来,“她知道你是坤泽么?”

张远山跪在张启山身侧,就像很多很多年前一样,痴迷地望着他的佛爷,任佛爷握着他的脸,细细抚摸。

“你只是一个坤泽,就算装得再像,就算伤了身子不能怀孕,你也不是乾元,你懂么?”

“属下懂,属下谨记在心,属下。。。没有,远山的身子是干净的,那之后,再也没有让任何人碰过。”

“我该信你么?”

“佛爷!”他以为张启山要走,忙膝行几步抓住佛爷的军裤。

“放肆!”

张远山忙放开手。

张启山冷冷瞥了他一眼,做了一个让他帮着宽衣的姿势,“那就证明给我看罢。”

张远山愣愣地望着佛爷,随即他是狂喜的。多少年了,七十年,八十年,九十年?佛爷是重情的,自从与夫人大婚后,就再也没有碰过他,他就那么等着,等着,等到夫人风烛残年,等到他们夫妇二人双双辞世,他都没有等到。他的命是佛爷的,他的身子自然也是佛爷的,佛爷不松口,就算他的心曾经被八爷感动过,就算夫人的侄孙女对他穷追猛打多年,就算那个小医生再是疼惜他,他都不曾给过。

“佛爷,”张远山脱下张启山的外套,又轻轻解下他的裤扣,把脸埋进去,“您放心,无论多少年,远山都是干净的,只等您。”

【全文请移步米国度哦】

如果喜欢,请多多评论哟😘😘😘

每当我看文看到投入时,剧情戛然而止,我都会变得焦躁,不安,懊恼。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随即升起无可名状的罪恶感,想起自己还有那么多坑要填,于是又会焦躁,不安,懊恼。

最后沾了枕头就睡去,于是一天天的疲累与脑出的句子都会融化在梦里。

变成新的剧情。


【微润&魇润】龙塚番外1 仙窟省昏录之窃梦贼

魇兽化人,年下攻。
天帝×润玉,君臣,非父子。
有微旭润出没。

字数:5300+

【故事独立完整,与正文关联不大,但可互为因果。当然,二者配合食用风味更佳。r18,全文走米国度】

——————

龙塚番外1 仙窟省昏录之窃梦贼

夜神名玉,离群索居。色冠六界,冷情而不自知。

偌大的璇玑宫,只有一头魇兽陪着他。

玉虽冷情,却并非无情,他在千年孤独中把仅有的温情给了那头魇兽,后来,它化作了人形,一个英气逼人的少年。

“仙君,这是我新捕到的梦境,是一个江湖人的所见梦,你看里面刀光剑影,快意恩仇,多么带劲!”

“仙君,今天我吃掉了太子殿下的chun梦,可怎么办,我好害怕他找我麻烦。。。要不,您多摸摸我的毛,我就不怕了。”

“仙君,您腕子上的人鱼泪怎么看起来有些黯淡,您心情不好么,不开心就冲魇兽来,发泄出来就好了。”

“仙君,我都这么大了,也想帮帮您,就教我布星值夜罢,求求你。”

“仙君,布星好枯燥啊,您天天如此,怎么过得呀?”

“仙君,我这爪子不听使唤,总是撒多星沙,要不,您敲打敲打它。。。仙君,您的手真暖和,嘻嘻,嘻嘻嘻。”

日日复月月,月月复年年,年年复此生。玉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这样,平平淡淡,开开心心地过下去。他早已习惯了魇兽,也再也离不开他,虽然,玉的心里,并没有想到这么多。

“陛下,后宫那么多娘娘,都等着陛下翻牌子呢。”

“那些庸脂俗粉,朕早就看腻了!滚吧,让朕静静。”

“陛下,天妃们都是样貌才学个顶个好的,这。。。”这。。。庸脂俗粉?天帝陛下一个一个收集她们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不知不觉中,天帝已逛到了偏僻的璇玑宫附近,“诶,前面是?”

“回陛下,前面是夜神的布星台,这会儿,他应该在布星挂月。”

“哦。”天帝贪婪地望着那个曼妙的背影,“啧啧,穿那么多层衣裳,也盖不住。。。”

“陛下,回罢。”

“我记得他,绝色。再过一个时辰,传夜神侍寝。”

“是。。。啊?”

“不,传夜神觐见,有。。。要事相商。”

那晚,还未下夜,夜神就被天帝近侍宣进了天帝寝宫。

天蒙蒙亮,魇兽正准备恢复原形,缩在夜神枕边打打瞌睡,门便被撞开了,准确地说,是被仅裹着一层单薄里衣的夜神撞开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狼狈的玉。

“魇兽,我,我。。。关门罢。”

魇兽虽没有实战经验,可是毕竟吃过那么多chun梦,这样的情形,他太熟悉了。他忙接住那副单薄美好的身躯,把人抱到床上。然后去插门,把门上下了禁制,严严实实。

“仙君。。。您,不是去见陛下了么?究竟是谁这样大的胆子,居然敢如此。。。”

“不是别人,是天帝,他想让我。。。侍寝。”

“什么?那。。。”

玉抓住魇兽的衣袖,摇头道,“我没有让他得逞,我逃了出来,可是,六界都是他的,我能逃到哪里去?他不过是碍于面子,才没有追捕。”

“无耻!早知道他好se!却没想到居然如此肆无忌惮,连。。。仙君您可是有品阶的上仙,是他的朝臣!”

“品阶?”玉突然笑了,“我也是这样说的,可是他说,我的颜色,才是上上品。。。好冷。。。魇兽,你抱抱我。”

“仙君,仙君你怎么了?”

“魇兽,我有些热,又有些冷,我。。。我想。。。”

魇兽扶着他,看他形容,又看他腕子上的人鱼泪颜色愈发污浊起来,立时明白了,“仙君,你等着。我去,去找岐黄仙官。”

“不,不,你别走,别。。。”

玉忍受着体内熊熊烧起的烈火,眼看着房门打开又合上,再也抑制不住,从床上滚了下去。

不过须臾,房门再次被打开,魇兽走进来,嘴角噙着笑,“夜神,我来了。”

他走着走着便化出了原形,把被yu望折磨的夜神驮在了背上,温声道,“抓紧我,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

【全文走米国度,链接见评论】

他脏兮兮的,被随意丢入水中,像一个被弃的玩偶一般,在洞庭湖里沉了下去。

他在魇兽温暖的背上醒来,身上裹着干爽的衣物。

“玉,被灵识附身的记忆,魇兽都记得,从此以后,魇兽只叫您玉,咱们去一个让他鞭长莫及的地方,咱们去灵山寻求庇护。”

夜神吃吃地笑了,目光看向遥远的记忆,“刀光剑影,快意恩仇。。。”

“你,你说什么?”

“我说,把我送回去。”

“玉,我想和你在一起。你,你跟我去灵山好不好?”

“不好。”玉抚摸起魇兽的皮毛来,他把全身伏上去,细细嗅了,又细细听了,“昨晚的迷qing丹药效力已经过了,您如今只是一缕灵识而已,就不怕。。。”

话未说完,魇兽就发觉自己被紧紧缠住了。

“您怕是忘了,臣的真身,也是龙啊,陛下!”化出真身的夜神玉紧紧缠住了被天帝附身的魇兽,冲着最脆弱的脖颈便要不管不顾地咬下去。

天帝猛然幻出实体,就站在银龙chan兽对面的云端,身披铠甲。“你!你居然也下得了口?!你不是很疼那畜生?”

“倘若无法救他,大不了我殉了他。”夜神亦化回人形,抬袖把昏迷的魇兽收了进去。他冷冷地看着破军领兵出现在天帝的身后,忽而笑了,“这么说来,倒是臣不自量力了,居然不知道,您寻huan作乐也不会忘记带齐兵士的。”手中已化出冰凌长剑来。

“玉,还真是小看你了,可惜啊,本来还可以郎情妾意,如今,却只能捉了你,一刀剐了。只是不知道,你如何看出来的。”

魇兽是自己的坐骑,从来只会唤自己为“仙君”,又哪里会唤“夜神”,更匡论“玉”。它是鹿,它怕水,它法力低微,又哪里有本事把自己从茫茫洞庭湖里救出去。更何况,它知道他是龙,难道不知道自己本性属水么。最重要的是,他被丢进洞庭湖时chi身luo体,脏污满身,而如今自己身上的衣服,却是天帝的。还有,他与魇兽朝夕相处,耳鬓厮磨,又怎么可能嗅不出他的味道,听不出他的心跳?可这些,玉一个字都不想说。

想起那一天两夜的污ru,玉几乎要把一口贝齿咬碎,切肤之痛,彻骨之恨。此仇滔天。他执剑而起。

天帝之心,只装大道,所谓qing爱,只为yu望服务。已对帝王动杀机的,绝不可留,无论朝臣,还是后妃。这也是为了六界生灵的安危。

于是天帝森然道,“不识抬举!剐了罢!”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夜神反出天庭,与天兵血战,八百里洞庭下了足足大半年的雨,掉落凡间的水珠都是血腥的。那一年,水淹洞庭山,岛没了,陆上的屋宇也被淹了个干净。生灵涂炭。

洞庭郡最低洼的一处城池,笠泽,从此在地图上消失了。

玉最终被削去仙骨,押上临渊台的那一刻,才从宣罪诏书中得知这一切。

破军问他,还有什么要说的。

他并不后悔,可是默默听完,他还是流泪了,脏污的脸却依然明媚动人。沉默许久,他一字一句道,“好,我的罪,我认,我该受的惩处,我一分都不会辩。”

太子旭来看他,“对不起我救不了你,我。。。你究竟为什么?”

玉温柔地笑了,他与太子旭并无甚交集,可是他见过魇兽反刍过的那个chun梦。于是他拖着沉重的缚仙索缓缓走过去,拉住太子旭的手,“帮臣保住它,多谢了。”

不知过了多久,太子旭才收回那只被玉拉过的手,小心瞥了一眼袖中的魇兽,心中涌出热切信念,“你放心。。。”

“有殿下在,臣自是放心的。”

“咳咳”,破军咳嗽了几声,“太子殿下,时辰到了。”

太子旭怒道,“有那么急么,你急赶着投胎么?!”

玉温声道,“太子殿下,请不要迁怒破军,他为陛下立下汗马功劳,劳苦功高,不容易。何况,是罪臣要赶着投胎。”

旭自知失言,脸涨得通红,“我。。。我,不,我不是那个意思,玉。。。”

唉,天帝那样的禽兽,居然也生得出如此赤诚的孩子。如果,倘若。。。玉低下头,哂然一笑,拾级而上。

直到他堕下临渊台,他的身上,穿的都只有天帝的一件中衣。手腕上的人鱼泪不知何时丢了。

风吹动了书页。年轻的书童打了哈欠,抽出裆中的右手,合上书,只见封面上印着一枝盛开的昙花,花与狭长的叶片一起在月光下滴着露珠,一旁书有《仙窟省昏录》几个大字,还有《窃梦賊》和北辰洞主两行小字。

这个盹儿打得真是,这样也可以睡着,他匆匆翻到书末,喃喃道,“这,这跟结尾居然不一样啊。”

原来,书里写,那夜神得天帝一天两夜的恩泽,食髓知味,竟愿意从此卸下仙职,以se侍君,心甘情愿待在四面环水的洞庭山,做个供人把玩的金丝雀。是以人间有书云,“洞庭山浮于水上,其下有金堂数百间,玉女居之,四时闻金石丝竹之声,彻于山顶。”而魇兽,竟似是被作者忘记一般,再也没有被提到过。

“俗!恶俗不堪,居然还不如我自己做的梦。”秦潼看了那么久的北辰洞主,居然第一次对他产生了不满和质疑。他把书丢在桌下,又趴在桌子上继续睡了。

——

写在后面:写这篇时,我满脑子都是《他是龙》里的各种旋律。233333

【老九门all副】乌云与白月光

旧文新发。

乌云与白月光 by 空有仙境/密林君

月光之下

旧事纷繁雨落

积水成渊

花好花坠

玉润玉碎

唯有月圆如新

容颜旧

岁漫长

难安稳

副官说,他没有名字,他的姓氏属于佛爷。

八爷说,那个副官是一只仙鹤。

四阿公,很老了,老到看到那个闷油瓶两腿一剪旋掉僵尸的脑袋,居然喃喃道张副官。。。

一  【路人×副】蒙尘

二  【四副】花好

三  【启副】嫁衣

四  【八副】匕首

五  【八副】丑闻

六  【启副】偎依

七  【启副】断心

八  【陆副】凶案

九  【裘副】战火(未更)

。。。

全文链接在评论区(米国度很安全,不用担心一直被河蟹,但是需要注册才能看,还好注册很简单,填个邮箱📬就可以)

《乌云与白月光》是我的第一篇文,从一到八,越写越长,也越写越顺,可以说是见证了一个小白写手的成长。

空有仙境原本是小号,为了不让认识的人知道我写肉文。如今看来,没什么必要了,密林君荒废两年,大概所有人都忘了我。

昨晚看了《沙海》的片花,看到一百年后依然少年模样的副官,手上戴着他家佛爷曾经送给尹新月的双响环,只觉得脑袋里有什么重要东西被瞬间炸了出来。好像有什么一直都猜得到却又不敢相信的事情变成了现实。兴奋一夜。

决定把乌云与白月光挪过来,方便更新。毕竟,我那么懒,换账号好麻烦😂

——2018夏

原本那么期待的《沙海》,被预告片和前几集骗了,佛爷的小副官彻底崩盘了。

突然间就对张日山萌不起来了,我想,我大概是随着弃剧,也一起脱坑了罢。

——2018秋

这几日正式住进米国度,整理旧文,重新看这些文字,发现自己对小副官并非不爱了,只是不爱张日山,我的心里,依然爱着张远山。

旧日的构思里,副官是长生不老的,人又美,因而被人觊觎,可是沙海里的副官却只剩下一副长生不老的美丽皮囊,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不管这些。我还是想把我的张远山填完,给他一个最好的收稍☺

——2019初春

【旭润】龙塚3 枕中旧事【r18】

写在前面:本文r18,全文发在米国度(米国度需要注册,但是很简单,填个邮箱密码就可以),链接下面评论区,有兴趣的请大家移步围观,欢迎留言。

撸否版,请各位不要点推荐(大拇指)!不要点推荐(大拇指)!撸否默认被推荐一次就被审核一次,会被河蟹的!!!请大家保护《龙塚》,拜托了😘

本章全篇旭润r18😉

——————

“枕中云气,千峰近

床底松声,万壑哀

要看银山,拍天浪

开窗放入,大江来

枕中云气。。。”

难得空房,公子还整夜不睡,劝也劝不动,只倚在床边,默默唱着这同一首诗,翻来覆去。

虽是明白不该多言,貘儿却终究不忍,于是她打断他,“公子,这曲调真好听,没想到曾公亮的诗也能这般婉转。”

“婉转么?是不是很违和,这样大气磅礴的句子却配了这样的靡靡的调子。”

“貘儿不懂什么违和不违和,只觉得好听。”

“罢了。跟着我,你也挺累的,下去睡罢。”

“公子。。。”

“我也睡了。”

灯熄了,人静了。润玉枕着搭了软垫的玉枕,定定地望着窗外他根本看不见的天光愈来愈亮,再次陷入无尽的回忆中。

给前朝曾公亮的《宿甘露寺僧舍》配乐,是旭凤的主意,曲子却是他作的。

那是去岁盛夏的事了,他们到山中避暑,就住在山巅不知名的寺院中,那时的他,已对旭凤情根深种,二人同吃同住,同起同卧,可是二人清清白白,谁都没有说破。

直到一天清晨,旭凤推开僧舍的窗子,排山倒海的云雾之气灌进来,润玉突然就情不自禁地颂起了这首诗。旭凤目不转睛地望着他,抚摸他的头发,又摸他的脸,就在他以为旭凤下一步就要亲上自己时,突然道,“玉儿,你的声音真好听,你说,这么好听的诗,要是能配上曲子唱出来该多好。”说完,竟是摸上了润玉的喉结与声带,“真小巧。”

润玉心中澎湃,再也忍不住,他本就擅乐,竟是立时便听话地将诗唱了出来。彼时他雌伏的心态,唱出的句子竟也是qiu欢的调子。他在用歌声表白。

旭凤眸中变幻,终是压制住了那呼之欲出的暴虐欲望,坐起身来,“玉儿,你饿不饿,我去给你打些斋饭。”

润玉自背后抱住他,“旭凤,你不要走。”

“。。。”

“旭凤,我是不是很丑?”

“???怎么可能,你丑的话,世人便无一不丑了。”

“我不信。小时候,母亲曾不止一次划花我的脸,说不想看到我,说我的模样让她难堪。。。”

看润玉哭泣,旭凤心疼不已,他捧起玉儿的脸,“不要提了,那些伤心往事,从今往后我都不允许你再想,我会保护你的。”

“我不要你保护!”润玉推开他,“我想,我想让你。。。”

“什么?”

润玉深吸一口气,起来关上窗子,又重新插上门闩。他走向旭凤,走向那个唯一闯进他封闭多年的心里的人。他一边走,一边脱衣服,盛夏的衣服本就不多,当他与旭凤贴在一起时,已是一si不挂。

他就这样赤luo着一副晶莹白皙美好如同温香nuan玉的身子,蹭上了旭凤衣冠整齐的身子,“我知道你想要我,我也想要你呵。”

旭凤的弦断了。

【中间不可描述,走米国度,链接见评论】

前尘种种,不忍细想。

这孽缘,大概是从多年前,润玉在笠泽旧址意外从穷奇口中救下旭凤开始,便再也扯不清了罢。

这些日子,每当床上只剩下他自己,润玉都会问自己,倘若可以重来,那天,他还会不会冒险救旭凤。思来想去,他终是舍不得回答“不会”,即便是假设,即便只是在心里。

“枕中云气,千峰近

床底松声,万壑哀

要看银山,拍天浪

开窗放入,大江来

枕中云气。。。”

黑暗中,有人靠近,润玉本能地紧张起来,却又认命地放松了身子,他深吸一口气,摆出笑容来,嗔道,“王爷,玉儿等了整整一夜了。”

“玉儿?原来在床上,你可以是任何人的玉儿。”

冰冷的嗓音冻住了润玉的笑容。

来人,竟是旭凤。

【本章完结】

【下章预告:不速之客】

【脑洞】

齐衡那么美好那么干净那么乖顺,

想看他对六妹妹求而不得身心俱疲时,

意外被路人占了便宜,

特别想看他身心俱损之后,回到府里,

如何与郡主母亲互动,

想看这之后,他如何被申公子救赎,

想看郡主母亲看到儿子重新舒展眉头之后,

如何知错就改亡羊补牢改变心意,

成全齐衡做了神秘申公子的男妻。

求大佬来把脑洞领走,我坑太多了,已决定绕着小公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