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空境叨笔叨】求助: 魔道祖师动画



想趁着换肉仓这档儿,修改并且充实浊水录,但是一些具体细节,诸如时间轴等,我需要参考动画。


可是动画居然下架了,下架了!下架了!😭😭😭


诸位谁有资源,拜托私信一份可以么


【空境叨笔叨】换个肉仓而已,我们米国度再见

撸否会一直在,清水或者能过审的车都会放这里。

我累了,不想再一次又一次挑战国内网站的底线,尤记得很久以前,我的简书一夜被封,收到“简书首席封号官”的邮件,我尚且能笑之,嘲之,调侃之,而今,岁数大了,越发懒了,抗打击能力也趋近于零了。

对比了一下,还是比较宽容能分级的境外网站更靠谱一些,我不求别的,只求一劳永逸,文越来越多,经不起折腾了。

前年写启副时,鹰啸君曾经近乎手把手(一页一截图)地教我注册AO3,奈何我英文底子实在太差,还是放弃了,最后选择了微博头条。这次,我依然不打算再拾起来。

还是母语更亲切不是😁

大概这几天罢,我会给每一章补链。

而且,《浊水录》其实bug挺多的,尤其第一章,我决定修改,到时候直接发修改版。

为了弥补大家等待的时间,会加车哦⊙∀⊙!

期待重生么?

让我们米国度再见,233333😃😄😄

【空境叨笔叨】又一个空有仙境某有了😭



摸鱼大半个月,微博上所有的文都被河蟹了(要不是一位读者太太跑来告诉我我可能知道得更晚),这是对我的惩罚么。。。


继前年简书被封后,又一个空有仙境某有了


伤心,💔,沮丧


我很笨很懒,根本学不会用AO3,石墨也不靠谱,图片更甚


肿么办,肿么办


我。。。先睡为敬!


等醒了,也许就有办法了罢


233333~


【鸢眠鸢&泽眠】栖芳记5(ABO)

写在前面:本章鸢眠&泽眠,鸢眠自有前缘,并非一纸婚书强行撮合。人的一生,因缘际会,缤纷缭乱,谁会与谁相守,谁又会与谁擦肩而过,看似随机,却又都是注定的,前路迷雾重重,不走到最后,谁知道呢

本章分级:R18

设定:

江枫眠:坤泽(水泽香棘)
虞紫鸢:乾元(麝香)
魏长泽:中庸
藏色散人:坤泽(雨后草木香)
温若寒:乾元(前调利刃,后调铁锈)
赵长弓/赵逐流:中庸

私设:男性坤泽与女性乾元皆可生育
          中庸无法暂时标记坤泽,只可永久标记

5、兰麝前尘

几束月光从树缝中漏下来,打在被无处消磨的情欲烧成粉色的坤泽luo体上,美得发光。

虞紫鸢收起紫电,怔愣着走过去。

察觉到陌生信香的逼近,雨露期未过的坤泽浑身都颤抖起来。他竭尽所能地紧紧合拢双腿,把自己蜷缩起来,他恨不得把自己的脸也深深地埋起来。

“要做,便做,求你,不要看我的脸。。。”

没有意料之中的拉扯和粗暴,一袭斗篷被轻柔地盖了上来。

如此芬芳youhuo的水泽香棘几乎让她站立不稳。可是她轻呼轻吸,到底忍住了。

“会有一点疼,忍一下就好”

虞紫鸢小心地把人儿抱在怀里,低头咬在了坤泽后颈。

大颗大颗的眼泪随着野兽的辛香一起打在江枫眠luo露在外毫无防备的腺体上,又随着刺ru的伤口缓缓流向四肢与内脏。

“呃,呃啊”

温暖却又陌生的怀抱,又辛又苦却似曾相识。。。是谁。。。

一个名字呼之欲出,却又想不出,他徒劳地挣动着,却被紧紧地抱住。

“睡吧,睡醒了,一切都过去了”

可是睡醒了,真的会过去么?

那一年。虞紫鸢十四岁。

几乎每一位女子到了十几岁分化期,身上都会佩着止露丹,即使眉山虞氏那个敢怼天怼地敢单枪匹马夜猎的三小姐虞紫鸢也不例外。毕竟女子,大部分都会分化为坤泽。

那天她带着侍女在云梦泽里猎巨鱼,当她们把巨鱼的尸体从礁石上移开时,一大丛罕见的水泽香棘突然盛开,虞三小姐就在水泽香棘清淡却又剧烈的香气中分化成了乾元。

在回程的路上,她又闻到了那股香气,可是分化已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她吩咐侍女把花给她割回来,却被回报说没有花,只有一艘擦肩而过的小船,一个家仆打扮的少年在船头张望,形容焦虑却又犹疑不定。

虞紫鸢立时明白了,“金珠,放小船,追上去,把早先阿娘让你给我带的止露丹送过去”

“是”

“多谢。我替我家。。。小姐谢过你家主人”

魏长泽口中的“小姐”便是云梦江氏的少主,江枫眠。此后很长一段时间,莲花坞都在隐瞒少主是坤泽的事实。

那一年,江枫眠十四岁,魏长泽十五岁。

“公子,此去眉山,不告诉宗主和夫人,真的合适么”

“告诉他们我就没有办法退婚了”

“公子,恕属下直言,您与虞三小姐门当户对,性情互补。。。”

“可是我根本不爱她!”

“公子。。。”

“长泽,我不想与你争辩,我是什么性子你还不知道么,我,我心里只有。。。”

“公子,长泽不过一介中庸,并不能为江氏开枝散叶。”

“那又如何,我还没有分化,谁知道呢,我问你,倘若我分化成了坤泽,你愿不愿意。。。”

“公子,长泽身份低微,请慎言”

“什么低微不低微的,我不在乎。。。我。。。长泽,你身上,怎么。。。好香啊,长泽,怎么是又辛又苦的,长泽,我好难过。。。等我分化成了坤泽,我自然就不用娶坤泽,你便要了我,可好。。。”

“公子,你怎么了?公子!”

魏长泽知道,平日里公子性情温柔和顺,并不会像方才一般咄咄逼人,果然,他顺着船窗往外看,远远的,一艘大船慢慢接近。

香气来自大船。

莫非。。。

江枫眠在船舱里抱住魏长泽,不住磨蹭着,他抓住魏长泽的手,放进自己的衣服里,“长泽,你脱了它,摸摸我,可好?摸摸我”

“公子,您不要这样,长泽虽是中庸,却也是会。。。”

“会什么?你会什么,都用在我身上,可好?”

“公子。。。”魏长泽到底无法抵御坤泽分化的春潮,他回抱住他的公子,把人压在了身下。

“长泽。。。”

看公子一脸意luan qing迷,魏长泽下身ying挺,忍不住地在他大腿nei侧磨起来,磨起来,“公子。。。公子。。。”越来越快,越来越大,隔着布料直直地扎向花心。

“呃。。。长泽,你的剑硌到我了,好痛”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魏长泽的双眼立时恢复清明,他猛然起身,“对不起,对不起公子,我,我出去看看”

“长泽,长泽你不要走”

魏长泽把江枫眠关在船舱里,装作听不见里面的声响,他惊慌失措,想走走不得,想留留不下,他向越来越近的大船张望着,公子已分化成坤泽,他不能犯这个错。是麝香,能诱使坤泽分化春潮的麝香,定是乾元。。。要求助么,可是自己。。。又保护不了公子。。。

天色晦暗起来,暮色四合。而江枫眠,在锤打舱门无效后,被愈来愈浓烈的麝香几乎烧毁神智。他倒在船舱中,口中念着“长泽”,眼中流着清泪,正如他数年以后在百凤山一般,被人所弃,无处消磨。

单独与长泽出来,他并非没有想过意外。可是他却是有所期待的。

却到底是赌错了。

很多年以后,江枫眠教阿澄阿羡读诗,在某一页中看到这么一句,“晚坠兰麝中,休还粉身念”,那时的他依然不知道,这一句,便道尽了他的一生。

往事如烟,醉梦前尘。

“青蘅君,这边走”

“香气越来越淡,你确定是这里么”

“公子此前确实在附近等候”

“恕蓝某直言,或许江公子已被人所救。。。”

被人所救。。。此间含义究竟有几种,不言而喻,闵长风握紧手中长剑,明知道青蘅君只是善意提醒却依然忍不住咬牙道,“我,我自己去那边看看。。。劳烦青蘅君在此等候,多谢!”

就在此时,树木的阴影里走出一个手持紫色幻电长鞭的少女,眼睛红肿,形容阴鸷。

“虞,虞三小姐?”

她向青蘅君行礼致意,口中却道,“是我,长风,阿眠睡了,助我们下山罢”

【本章完结】

写在后面:关于以后的发展,诸位有何想法?冷西皮底下,咱们围炉夜话可好?😘😘😘

【鸢眠鸢&泽眠&温眠】栖芳记4(ABO)(R18)

写在前面:本章有all眠情节,类似小龙女梗,慎入,除魏长泽之外的家仆还有某神秘人物。总攻紫蜘蛛要压轴登场,本章最后露个脸

本章分级:R18

设定:

江枫眠:坤泽(水泽香棘)
虞紫鸢:乾元(麝香)
魏长泽:中庸
藏色散人:坤泽(雨后草木香)
温若寒:乾元(前调利刃,后调铁锈)
赵长弓/赵逐流:中庸

私设:男性地坤与女性天乾皆可生育
           中庸无法暂时标记坤泽,只可永久标记

4 “江枫渔火对愁眠”

“长,长泽,是你么”

“长泽——”

俯下身,浓烈的水泽香棘香潮便扑面而来,直打得人骨头都酥了。

赵长弓默不作声地把自家公子的下裳扒了,又把自个儿的裤腰带解了,掏出已硬无可硬的下面便硬生生捅了进去。

“啊————啊——痛”

“公子,破身总是痛的,一会儿就舒爽了”

神志不清的坤泽根本听不清对方究竟说了什么,只抬手抱住身上的男人,“长泽,你终于,肯要我了,我,好欢喜”

江枫眠睁开眼,眼里盈满香淋淋的水雾,他看不清东西,只觉入眼满是晦暗,淡淡的天光不足以照亮他的前路。

可是赵长弓却害怕了,赶紧抽出裤带给他绑在眼睛上。

彻底的黑暗让身体更加敏感,“呃。。。呃。。。”江枫眠不住喘息着,随着已经cha入他支配他的人一起,跌宕起伏,陷入野兽般的胶着。

在野茉莉花丛中,他强忍了那么久,如今一朝倾泻,竟是如此yin荡。他看不起自己。可是,如果是长泽的话,也没有关系。给你。都给你。

“真紧,真嫩,真滑,这摇摆得,都要抱不住了,啧啧,真不愧是世家公子,就是比那花街柳巷的哥儿姐儿有味道,放着这样的尤物不知道享用,那魏长泽也是个傻子,暴殄天物”

长弓摁着自家公子,用自己下身利刃不断破开着公子的坤泽花苞,毫不怜惜地长驱直入,又长驱直入。

“痛!痛!我痛啊长泽”

可是坤泽的身体就是为了被破开而生的,在雨露期,再残忍暴力的捅cha都不会流血,反而会自发地吸上去,一吮再吮。

痛并快乐着。

赵长弓被吸得舒爽,几乎要丢了去。可是他到底不敢标记江枫眠。虽然这是个一步登天的好机会,世家都是要脸的,坤泽也只能被标记一次,可是他毕竟跟了这江氏少主几年,知道他的脾气,万一他想不开,一剑抹了脖子,死了,那自己岂不是要跟着陪葬。

思及此,他赶忙抽出来,淋淋沥沥浇在了一旁摇曳的铁线蕨丛里。然后便把半裸的美人往地上那么一丢,逃了。

“长泽,不要走——”

被欲望驱使的美人往前爬着,爬了又爬,不知爬了十斤步还是几十步,经历过情事的身子竟慢慢冷却了一点,神智也逐渐清明,就在此时,他触到了男人的靴子。他顺着衣摆摸上去,而后猛然松开。

遮眼的裤带被解开,紧接着便是调笑与摸脸。

“有诗云,江枫渔火对愁眠,你看你这眉心一蹙,似愁非愁的模样,最是惹人怜儿”

树缝里漏下淡淡的月光,照在一张俊逸非常却又邪佞无比的脸上。

“温,若,寒”

“是的,江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长泽呢,你把长泽怎么样了”

“哟,看来江湖传闻果真不假,江氏少主倾心家仆,真是动人的佳话啊。瞧这身子,怎么,都自己打开了,你们这是,野 合来了?不过我sao浪美人见多了,却从来没有一个能sao得像你这般正经的。我摸摸”

“啊——”

“没想到还是干净的,看来,今日这番艳 遇,温某却之不恭了”

“你敢!”

“哈哈,这天底下还真没有我温若寒想做不敢做的事,想碰不敢碰的人!”

“云梦江氏不会放过你!”

“你一个坤泽,到底是要给乾元碰的,听我劝,跟中庸在一起没什么前途,光在床上就满足不了你!”

温若寒的行动力在那个时候就是惊人的。他说话间已把人轻松制住,狠狠压在了地上,一撩下摆,提枪便干。

“啊,呃啊”

仿佛利刃入体,铺天盖地的铁锈味瞬间倾覆了江枫眠,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闻到的是血,成堆的尸体摞成了山。

“啊——真舒服。多久没有草过雨露期的坤泽了,还真是憋坏了”

“啊,啊,啊”

“怎么样,是不是比你那小家仆大?是不是比你那小家仆弄得舒爽?哭什么,回去我就派人下聘,聘你回去做我的如夫人,天天临幸你。怎么,不满意?你江氏虽大,可你身子不干净,不是完璧,做不了正室”

“我要杀了你”

“杀了我?用下面?那你夹死我。哈哈哈哈”温若寒神色猛然狰狞,一巴掌扇过去,“别不知好歹!就你这熏人的骚味儿早已飘了不知几里地,我今天不来,你就是随便一个什么阿猫阿狗的,到时被标记了,哈,你就准备着在下一个雨露期等死,或者再上这荒郊野地里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轮到”

被雨露期的坤泽勾起欲望的乾元往往是不知疲倦的,温若寒早已在不断的骑打中扒光了身下坤泽所有的衣裳,现在的江枫眠,已经被身上乾元的铁锈信香所覆盖,甚至觉察不到夜晚的寒冷,只有身体的绝对臣服。

只差最后成结承露,他便是他的了。

“求你,不要标记我,求你,不要在里面”

“不要在里面干什么,嗯?”

“啊——这里,咬我,求你,求你放过我”

看着平日里温润端庄的美人如此柔顺地献上颈后腺体,温若寒却起了凌虐之心,他鼓足腰劲,打算一鼓作气冲进最深处,标记了他,以此把云梦江氏收入岐山温氏囊中。没想到,却在此时,来了人。

“紫鸢,那头犬妖不会再出现了,走罢”

“要走你走,我知道兰陵金氏的大营每次都是最早开拔,你呀,急着回去看你那花花公子呢”

“你!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赶紧走罢,一会儿就见不到你那如意郎君喽”

“走就走,不理你了!”

“切!嘴硬!”看着闺中密友携侍卫远去,虞紫鸢捏紧手中紫电。就在这附近,是水泽香棘,是阿眠!别的深闺小姐或许不识,以为是什么新品种的空谷幽兰山林仙葩,可是她识得,那些从云梦借来的书中,每一页,若有若无的,丝丝缕缕的,都是这个味道。

可是,还有血腥味。。。

阿眠春潮了,阿眠有危险。

等我。

一定要等我。

【本章完结】

写在后面:嘿嘿,长弓就是后来的温逐流,没想到吧😂😂😂

我爱评论,来来来,一起讨论讨论😉

第一次写ABO,欢迎捉虫😘

【眠鸢眠&泽眠】栖芳记3(对话体ABO)


写在前面:本章和下章有all眠情节,慎入,除魏长泽之外的家仆还有某神秘人物。总攻紫蜘蛛要压轴登场,本章不在哦

设定:

江枫眠:坤泽(水泽香棘)
虞紫鸢:乾元(麝香)
魏长泽:中庸
藏色散人:坤泽(雨后草木香)

私设:男性地坤与女性天乾皆可生育
           中庸无法暂时标记坤泽,只可永久标记

3 人心难测

“长风”

“在”

“你跑得最快,前面有个岔路口,左转直通下山的大道,这会儿应该还有许多家的修士尚未下山,找,找姑苏蓝氏的乾元修士,来救我”

“公子,这。。。可信么”

“这种情况,还能如何,倘若姑苏蓝氏都信不得,那也是我命中该有此劫,我认”

“是”

“公子,长泽他,要不要。。。”

“不准!他一个中庸,能有什么办法,不过是多一个人烦恼罢了。听我的!左转,大道。。。”

“公子!”

“还不快去!”

“是”

“长弓。。。”

“在。公子,我背您”

“不要碰我”

“公子,我只是想背您。。。”

“不需要!这是捷径,赶紧沿路下山,赶上。。。不,千万不要告诉长泽,绕过他,直接去云梦营地,找我阿爹阿娘”

“长鸿”

“公子”

“你与长泽跟我最久,我,可以信你么”

“长鸿愿拼死以护公子周全,倘若。。。”

“不必起誓,我信你,扶我起来”

“是。只是公子,长鸿有一事不明”

此时,春潮已打过来,江枫眠的额头上已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他艰难开口,“讲”

“为何公子不用信号烟火”

江枫眠苍白着脸笑了一下,“活靶子啊,恐怕,没等到我阿爹阿娘赶过来,我就要被豺狼给,给分吃了”

在浓香的野茉莉灌丛中坐定了,江枫眠瞥见长鸿微张的下身,“退开,十步,外围。。。”

“是”

看着江枫眠慢慢躺下去,浓密垂顺的花枝渐渐遮住他的身子。长鸿坐在以己血画作的禁制边缘,远远听到一声叹息,“难为你了”

天黑了。

长鸿粗喘着,闭上眼睛,在手臂上又划了一道细细的伤口,再睁眼时,又是一片短暂的清明。

野茉莉花丛没有大动静,只有轻微的沙沙声,他知道公子在辗转反侧。坤泽春潮加身却无处消磨的痛苦,他见过几次,却没有一人能如公子这般,可以毫无声息,不呻吟,不哭叫。思及此,长鸿心中的精忠与敬重又多了几分。他担心公子,可是他又不敢上前查看,他怕控制不住自己,亵渎了公子。

有脚步声,越来越近。

“谁在那里,出来!”

“长鸿,你紧张什么,是我”

“长弓?你不是下山了么,怎么这么快?”

“我在半道上遇见了长泽,长德长飞长更他们已经分几路找人和搬救兵去了,我就回来了,看公子怎么样了”

“原来如此”,长鸿不疑有他,放他入了禁制。“可是公子不是说,不能告诉长泽么”

“就你实诚,这是什么情况,万一因为公子争这一时之气而出了事,宗主和夫人秋后算账,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啧啧,你这禁制还真可以,外面居然没什么味道”

“长弓!赵长弓!你干什么,回来!”

野茉莉花丛中的江枫眠双眼微睁,目含秋水,面色潮红,全身的衣服已被香淋淋的汗水打湿,紧紧地贴在身上。

赵长弓吞了口口水,恋恋不舍地后退,“这味道,真的就像。。。”就像云梦泽深处的水泽香棘,细细密密的小白花,难得开一次,却能把人香得,“真想溺死在这片湖泽里”

“你胡言乱语什么,快。。。”

噗——

一把淬了蛇毒的精巧匕首插在长鸿的心脏上,手柄上一枚细小的“眠”字。

长鸿甚至都来不及多说一个字,便直直地倒了下去。

长弓从他袖中搜出那把割手臂的匕首,放在长鸿手中,“哼,有肉不吃,傻子”

长鸿双目圆睁,手臂伸向公子的方向,匕首掉落,想示警,却又无能为力,最终还是垂下了手臂。

禁制瞬息消散。周遭却香气暴涨,野茉莉灌丛再也掩盖不住雨露期坤泽的春潮信香。

下袍早已高高支起的长弓喘息着,环顾四周,像过冬储粮的狗熊一般把香气四溢意识模糊的猎物拖向树林深处。

“长,长泽,是你么”

【本章完结】

【下章预告:4  “江枫渔火对愁眠”】

写在后面:本来不打算写肉的,毕竟本文是长辈篇,但是老毛病犯了挡都挡不住,小朋友们快退散罢,本文下章开始r18喽

另,我爱评论😍😍😍😍😍😍,233333


【眠鸢眠&泽眠】栖芳记2(ABO)

江枫眠:坤泽(漫漫水泽香)
虞紫鸢:乾元(麝香)
魏长泽:中庸
藏色散人:坤泽(雨后草木香)

原著:魔道祖师by墨臭铜香

私设:男性坤泽与女性乾元皆可生育
          中庸无法暂时标记坤泽,只能永久标记

2 “藏色的止露丹丢了”

半个月前。百凤山。围猎尾声。

林中。年少的江枫眠背着空空的箭囊快步走在前面,近侍紧随其后。一身青色劲装的藏色散人远远坠在后面,手里拽着江家家仆魏长泽的衣袖,不说话,也不肯松手。后者低头红着脸,红了一路。

“什么味道?可有些日子没下雨了,怎么会有一股子雨后草木疯长的湿甜香气?”

“藏色?”

江枫眠忙奔过去,却见魏长泽半跪在地,抱着已瞬间软成一团的藏色散人,“公子,藏色的止露丹丢了”

“都给我退后十步,转身,避嫌!”吩咐完左右,江枫眠忙道,“你放心,我们江家的近侍家仆都是中庸之身,你暂时不会有危险”,他突然想到什么,“对不起,长泽,我,我不是指你”

藏色紧紧地抓着魏长泽的手臂,额头已有细小汗珠渗出,“对,不起,是我贪玩,我不该,不该去追那头犬妖”

“没有止露丹的话,暂时标记也是可以缓解的”

“可是,这里没有乾元”

“不,我不要别人。。。”

“别害怕,只是咬破颈后腺体,几天就可以恢复,无碍的。少爷,求您派人。。。”

“魏长泽你个混蛋,你敢!”

“藏色,你自己是个坤泽,你应该清楚后果,长泽。。。我们都不想让你死”

藏色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江公子,如果是你,你肯么”

江枫眠闻言,神色一凛,不再言语。

“藏色,公子说得没错,不要任性”

“你,你们敢让别的男人碰我,我就敢自绝,你信不信!呃。。。”

“藏色——藏色——”

“若是平日,御剑就可以,可是如今,围猎期间,整座山都被下了御剑禁制。。。还有多久解封?”

“回公子,虽是最后一天,也得等到午夜了”

“等不了了”

这种事,指望别人想都别想,人心隔肚皮,就是中庸,也难敌雨露期坤泽暴涨信香的诱惑。出不去,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可是江枫眠有私心,他不想,也不让,也不能。

可是,藏色出身山野,性情烂漫,心中并没有那么多束缚,此时,雨后草木香气又浓烈了一倍,外围的近侍家仆们的呼吸已经开始重起来。又一波情潮打过来,她已失去理智。“魏长泽,标记我!标记我!”

江枫眠脸色大变,他站起身,后退两步,冷冷看着。

他知道藏色心仪魏长泽多时。此刻,他完全听不清面前的二人究竟说了什么,他只看到魏长泽背对着他,与藏色争执了几句什么,最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把抱起她,又转头对着自己说了一句什么,便往林子深处走去。

“慢着!”

“公子,有何吩咐”

“我,我带了止露丹”

“什么?”

魏长泽把那盒中唯一一颗丹药喂藏色服下,“公子,真的没事么,我记得。。。”

“没事,你忘记了?我的雨露期一向不准的”

魏长泽似是想起了什么,红着脸低下头,也不再提了。

看着藏色平复了春潮,力竭睡去,江枫眠突然道,“长泽”

“公子,您讲”

“如果方才是我丢了止露丹,你会不会,会不会。。。”

“公子千金之体,长泽不敢亵渎”

“好,我明白了。”就知道会如此,却偏偏还想要个答案,真是自取其辱。

你那么恭敬做什么,我们从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公子,您去哪里”

“我想一个人走走,不可以么”

“再过一个时辰,天就黑了,我们必须尽快下山”

“你走你们的,我想自己一个人下山”

“公子——”

“百凤山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了,我不会迷路”

“你们几个,跟着公子”

“是”

“公子,保重,长泽。。。在山下等您”

“你毕竟还要抱着一个人,谁先到还未可知呢,不信,我让你半柱香的时间,你都未必能赢”

魏长泽看到江枫眠脸上又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仿佛他们又回到了从前,心中一动,于是他也像从前一样,爽朗地接受挑战,“好,这可是你偏要让的哦,别后悔。倘若公子输了,可是要下厨的哦”

“你输了,就把你的剑穗送我”

剑穗已经许给藏色了,魏长泽愣了一下,“我可以把我的箭囊给您,我记得您说过,它漂亮”

江枫眠想起那个箭囊是长泽佩了好几年的,心里欢喜,一口答应,“好好,一言为定,赶快走吧,走啊”

魏长泽把箭囊取下来佩在前面,又把昏迷的藏色负在了背上。

江枫眠站在林中空地上,一瞬不瞬地望着魏长泽远去,仿佛独自一人般孤独,寂寞。

一名近侍上前,“公子,我们。。。”

江枫眠这才反应过来,“长德长飞长更”

“在”

“你们三个跟上去,保护。。。不,他那么厉害。。。帮帮他”

“是”

身边的家仆近侍一下子少了一半,江枫眠坐在树桩上,静等时光流逝。

“公子,时辰到了”

“好,我们。。。呃。。。”站到一半,江枫眠突然觉得腿软,险些摔倒。他捂住心口,心跳莫名加速,浑身无力,呼吸间,已经有水泽香气从口中散出。

只是片刻,浑身的毛孔都开始张开。

林中空地上,渐渐浓郁的水泽香气弥漫开来。

【本章完结】

【下章预告:3 “公子,长鸿必拼死护您周全”&“公子,长泽可以的长弓也可以”】 人心难测。。。

写在后面:我爱评论😍😍😍😍😍😍,233333


【眠鸢眠&泽眠】栖芳记1(对话体ABO)

江枫眠:坤泽(漫漫水泽香)
虞紫鸢:乾元(麝香)
魏长泽:中庸
藏色散人:坤泽(雨后草木香)

私设:男性坤泽与女性乾元皆可生育

1  “我想保护他”

玄正二年。百凤山春猎后半个月。眉山。

“你给我跪下”

“阿鸢,你就跟你爹服服软,允了江氏的退亲罢”

“阿娘——亲是你定的,你怎么也。。。他说退就退?我不退!”

“虞紫鸢你!没见过你这样的傻子!非上赶的给人收拾烂摊子!”

“什么烂摊子,谁是烂摊子?虞宗主你无凭无据,凭什么以讹传讹血口喷人”

“说他烂摊子都是轻的,这仙门百家都传遍了,此前江家隐瞒独子是坤泽的事就不说了。他一个坤泽,雨露期将至不知道好好在家待着,抛头露面跟人争风吃醋,自荐枕席,结果呢,人早有未婚妻,又是个柳下惠,二人双宿双飞,留他一人在猎场寻死觅活,不肯服止露丹,听说当时他那熏人的水泽香弥漫百凤山,连只雄蚊子都在围着他转”

“阿鸢,你阿爹话虽不好听,却都是事实。阿眠虽然知根知底,却到底人心隔肚皮,如今他声名狼藉,人人都说他在百凤山被。。。江氏也算识趣,主动退婚,你又何必去蹚这趟浑水”

“你虽是女儿家,却是堂堂乾元,以我眉山势力,仙门百家多少清白坤泽随你选。听说那江枫眠喜欢的还是自己的家仆,二人形影不离那么多年,以江枫眠这次的作为,他们二人恐早已。。。你想想看,如果不是早已是那家仆的人,一朝被抛弃,他怎么至于如此自轻自贱”

“阿爹阿娘,阿眠是清白的,我知道。是我救了他。”

“可是别人不知道!”

“所以我要跟他成亲,我要召告天下,我要挽回他的名声”

“你!真是冥顽不灵!随便吧,我不管了”

“阿鸢,你又何必忤逆你父亲。我们是心疼你啊。你知不知道,跟一个不爱你的人成亲,余生会多么痛苦”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喜欢他,从小就喜欢,我想保护他。魏长泽那小子胆敢欺负阿眠,我自然会让他付出代价!”

【本节完结】

【下节预告:2 “藏色的止露丹丢了”】



【羡忘&温湛】浊水录4 心碎云梦泽

本章CP:羡忘(身心),温湛(身),羡澄(心),泽眠,眠鸢
原著:魔道祖师by墨臭铜香
本章字数:8800+

写在前面:我一直觉得,舅舅是喜欢WiFi的。就像当年的江枫眠对魏长泽一样。我是江叔叔的迷妹,我喜欢他,我想要给他一个稍微好一点的结局。那么温润如玉谦和端方的江叔叔,他的最后一幕,我。。。爆哭

当然,我没有忘记,浊水录主要写的,是前尘里名字带水的几位小辈公子,主湛。

四、心碎云梦泽

看着魏无羡抱着软成一团的蓝忘机进门。虽然蒙着江氏家服外袍,但是江澄还是一眼认出他。

“你抱着他干嘛,他自己不会走么?。。。不对!你怎么把他抱回来了?不是跟你说了他回姑苏了么。。。”

“云深不知处已经毁了,他回去干嘛,等着被抓么”

“。。。”

“晚吟,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不希望你骗我”

江澄愣在当场,晚吟。。。魏无羡从来没有如此郑重其事喊过他的表字,魏无羡,如今你为个外人,竟。。。

魏无羡径自把人抱回自己的房间,自从醒来,江澄所言蓝忘机的现状他都不信。他们二人才剖白心意,蓝忘机又身负重伤与淫瘾,有家不能回的他必定不会主动离开自己。果然,他出门找了半天,就在离莲花坞不远的孤船上找到了他。想来后怕,倘若自己真信了江澄的话,不出去找他,难道他就准备倚在那艘破烂的孤船上,眺望莲花坞,一直到死么。

其实江晚吟也并没有放着蓝忘机自生自灭,也并不算骗了魏无羡。他看到浑身湿漉漉又脱力昏迷却抱在一起的羡忘二人,心里像点了炮仗一样轰的炸了。分开二人后,他亲自给蓝忘机验了伤,又派心腹把人送回姑苏,自己拖着同样带伤的身体,亲自御剑,把魏无羡从暮溪山背回了云梦。

可是蓝忘机在路上一醒来,就想方设法地追着他们回了云梦,他知道温晁必不肯轻易放过自己,他怕连累莲花坞,因此不敢现身,只敢蜗在一艘废弃的渔船上,远远地看着。他知道那道门里,有他爱的人,因此觉得心满意足。他倚在晃荡的渔船上,置身烟波浩渺的云梦泽,就像是躺在心爱的情郎怀里一样,温暖,熨帖,安全。

一个多月了,才短短一个多月,他蓝湛却觉得好长,长到他似乎在这短短一个多月里过完了漫漫一生。

自由。又有你。真好。那些仇恨与责任,,,是不是,,,如果,我死在了这片云梦泽,是不是就不用背负了。。。父亲。。。哥哥。。。叔父。。。我循规蹈矩了那么久,可不可以,放我任性这一回,就一回。

莲花坞。江澄与魏婴的卧房比邻。

“你过来”,魏婴一踏出房门,江澄就把他拉到自己房间,把门插上,“你知不知道,你抱回来的,也许是个祸害”

“江澄,注意你的言辞”

“我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你当,你当别人都是瞎子!或者,你自己在装瞎?!”

看魏婴冷脸不语,江澄继续道,“我看过他身子了”

“什么?!”

“你着什么急啊,那时你俩浑身都湿透了,是我给你们换了衣服,放心,他的衣服,我亲自换的,没给别人看”

“你想说什么”

“那些痕迹。。。”

魏婴截住他的话,“是我!我趁人之危,他一点头,我就没忍住,弄得很了”

“呸!在我面前就还说这些没用的,就太见外了罢。”

魏婴一僵,沉默了。

“那些痕迹,层层叠叠,一看就是抓掐拧咬凌虐出来的,不止一次,也不止数次,每一个地方,我都给他检查了,就连秘处,也有。。。”

“别说了!”

“我不信你看不到”

魏无羡声音突然冷静下来,“那又如何”

江晚吟恨铁不成钢地剮了他一眼,气势却低下去,“还有,就在前几日,你昏迷的那几日,我的心腹传来消息”,他抬眼看了看魏无羡,似乎在斟酌些什么,“我想了两天,还是决定告诉你。。。云深不知处被烧前后,那里曾一度沦为温氏高官的猎艳场”

【全文链接见评论,也可新浪微博直接搜空有仙境】

泪水决堤,淹没了两个痛苦的少年。

第二日。

魏无羡到底没有让蓝忘机告辞而去,在这个关头,他怎能弃他不顾。

“蓝湛,我师姐熬的莲藕排骨汤最好吃了,最适宜补身子了”

“我。。。还是不去了”

“来都来了,哪有半道儿回去的道理。再者说,你昏迷那两天,江叔叔和虞夫人都来看过你,你不得回礼?”

“他们。。。知道,我来?对不起,我身无长物,我得准备准备”

“准备什么,你又不丑,还怕见公婆不成”

“你——”

二人正要进饭厅,突然听到里面一记响亮的耳光。接着便是虞夫人的大嗓门,“你这不长进的东西!为着个家仆跟人争风吃醋,彻夜不归,你可真能耐,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三娘——”

“怎么,我教训儿子,你急什么,心虚了?我说到你的痛处了?我告诉你江枫眠,我多少次告诫你,让把他俩分开住分开住,你就是不听,说什么他们兄弟情深。哼,兄弟情深?我看你就是自荐枕席被人拒,遗憾终身,如今是想让你儿子也步你后尘,结果呢,哈,人依然是看不上”

“你,你!”

“我什么,怎么,你还要打我不成”

江枫眠气得一张俊脸红一阵白一阵又黑一阵,最后,一腔恼怒委屈化为一句叹息,“三娘,你,我可以任你侮辱,可是江澄他,你怎么能如此。。。真是不可理喻!”

看着拂袖而去的父亲,肿起半边脸的江澄突然道,“阿娘,其实阿爹很爱您,您,只是不信罢了”

虞紫鸢闻言,怔愣片刻,随即又拾起那份凌厉,“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滚去祠堂跪着去!”

江澄脸肿着,不好从人多的正门出去,便从侧门滚了。

“原来,江晚吟喜欢你”

“不是,蓝湛,你别多想,虞夫人她这人说话就这样”

魏婴带着蓝湛在门口尴尬地听了半天戏,正琢磨着怎么才能不失礼貌地绕过把门的金珠银珠完美遁去,便看到江枫眠出来了。

“嘿,嘿嘿,江叔叔好”

蓝湛也行了一礼,“江宗主”

江枫眠看到他俩,愣了一下,“我,我去厨房看看阿离的汤好了没”,他温柔地拍了拍魏婴的肩,“进去吧,三娘有事要交代给蓝二公子”

这倒挺意外的。

原本魏婴是打算带蓝湛原路返回的,如此,少不得进去挨顿骂。不过他皮糙肉厚,脸皮铜墙铁壁一样,从小到大不知道挨了虞夫人多少骂,多少冷嘲热讽。唇枪舌剑洗礼后依然是条好汉。反正虞夫人骂归骂,又不会真的对他怎么样。

看到羡忘二人同时进来,虞夫人脸上神色几度变幻,最终和缓下来,向蓝忘机微微颔首,“含光君的腿伤,好些了么”

蓝忘机回了礼,道,“本不重,承蒙照料,已大好。只是忘机丧家之犬,恐叨扰了”

魏无羡猛然转头,“你还要走?”

蓝忘机低下头,“我本是温氏通缉之人,留在这里,只能是各位的负累”

虞夫人从小几后走出来,“含光君思虑与胸襟果真都是出众的。云深不知处蒙难,唇亡齿寒,我等理当施以援手,举手之劳,含光君不必挂怀。只是,我江氏夫妇有个小小的忙,希望含光君可以帮一帮”

“虞夫人请讲,忘机能力范围之内的,必全力以赴”

“自江澄从暮溪山九死一生逃回来之后,我就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也许是我多虑了。可是温氏狼子野心,不能不防,你知道我的女儿修为并不高,一旦有事,必定。。。所以,我们想劳烦蓝二公子护送阿离去眉山”

“虞夫人,这,咱们莲花坞又不缺高手,师姐她。。。蓝湛毕竟。。。男女有别,这不妥罢?”

虞紫鸢不理魏无羡,只定定地看着蓝忘机的眼睛,“到时需要委屈含光君扮成我江氏家仆,不知。。。”

蓝忘机沉默半晌,回望过去,附身一拜,“多谢江宗主虞夫人救命之恩,忘机结草衔环,无以为报”

这场饭,到底没能好好吃成。虞夫人又去了校场。魏婴带着蓝湛去了小厨房见师姐。

江厌离给他们一人盛了一碗热腾腾的莲藕排骨汤,“才熬好,你们尝尝看,是咸是淡,排骨烂不烂”

“哇,师姐的莲藕排骨汤可是云梦一绝,蓝湛你可有口福啦”

“就你嘴甜。此去眉山,不知多久才能再见。我给你们熬了许多,喝不完记得放冰窖镇着”

“江姑娘”

“含光君,我两个弟弟一个顽皮,一个任性,得罪之处我代他们致歉了”

“江姑娘不必多礼,是忘机给诸位添麻烦了”

“好啦,你们不要再客套了,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蓝忘机闻言,脸红到了耳垂。江厌离也不解。

“师姐,我的亲姐姐,我知道你从小最疼我,所以这件喜事我要第一个告诉你,而且,也想让你替我保密”

“既是喜事,为何保密”

“我,我想与蓝二公子结为道侣”

“什么?”

“我知道我们都是男子,惊世骇俗了些,可是我们两情相悦,真心相爱,我们是认真的,希望师姐可以祝福我们”

江厌离消化了半晌,把魏婴拉到灶间,道,“那,江澄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江澄喜欢你啊,不是,你们两个不是形影不离,焦不离孟的么”

“师姐,你怎么也误会了,我俩清清白白像天上的明月一般,纯纯粹粹的兄弟情啦,江澄他眼光那么高,你等着罢,他一定给你娶回来一个才貌双全的弟妹来”

“随你怎么说罢,你们两个,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一生顺遂,平安喜乐”

五日后,半夜,两三艘不起眼的小船驶出莲花坞,在烟波浩渺的云梦泽上,飞速驶向眉山方向。

山雨欲来风满楼。


【本章完结】

【下章预告:炼狱莲花坞】


写在后面:泽眠,眠鸢眠情节,见新坑,对话体ABO,《栖芳记》😂😂😂

注意,不是骗婚,不要那么狭隘好不😂😂😂看评论里好几个小伙伴写这个词,我一开始都懵了,说实话,还真没想过这个词。注意看是ABO。咳咳,江枫眠o,魏长泽b,虞紫鸢a。第一次写ABO我居然想尝试女A是不是很疯狂?😄咳咳,浊水录正文不是ABO

有关《义庄恩仇录》的后续残篇

有关林惊羽的生子同人《义庄恩仇录》已坑了两年,中间我试图填坑好几次,但是都不是我最初想要的那种感觉,但是,我又急于给大家一个交代,就把这些还算能看的残篇贴出来,供大家批判性阅读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