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林惊羽,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或许,我要写凡羽校园文啦


看了小美好,被胡一天的颜和人设电到了

高冷的,美好的,单纯的,惊才绝艳的

冷静却脆弱,无情却痴情

。。。

这不就是林惊羽么

忽然想写凡羽校园文了

不知道,有人想看没

【凡羽】日常三两事~春夜喜雨


原作: 《青云志》
CP: 张小凡×林惊羽
等级: R18
风格: 一碗甜甜的肉汤

凡羽日常三两事
春江水暖鸭先知
芙蓉帐暖春睡醒
长使惊羽泪满巾

前尘

没有正魔之战,碧瑶被鬼公子打动,已大婚,在青龙帮助下,迫得鬼王退居二线,鬼王宗如今气氛正春风和煦,日暖生烟。陆雪琪嫁与曾书书,学霸配学渣,正为要不要早点生娃烦恼,天天鸡飞狗跳。

而林惊羽,他在祖师祠堂前辈的指点下,恢复了五成功力,从前的根骨不再,他已注定不能再像之前那样遥遥领先,做个寻常青云门弟子却还是可以的。他与张小凡,二人兜兜转转,还是在一起了,住在大竹峰后山。

凡羽日常三两事~春夜喜雨

又是一个春天。

半夜,风停雨歇。

“惊羽,过几天跟我去拜见师父,咱们住回大竹峰我的房间,好不好”

“不去”

“师父虽然古板,但是这几年已经想通了,师娘说他愿意对咱们的关系睁只眼闭只眼”

见惊羽还是冷着脸不说话,张小凡突然起坏心,去掀他被窝。

“你干什么”,林惊羽惊叫着,赤身缩在床角,虽然他尽力掩饰,却还是挡不住身上那些斑斑点点,恩爱痕迹。

张小凡也愣了,忙爬上床把他抱在怀里,“对不起,惊羽,方才弄得很了,我的错,我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无论多少次,林惊羽还是放不开。当初在一起明明是他先开的口啊,看张小凡失恋,主动献身与他,那一夜,他们在草庙村废墟相拥相依,融为一体。张小凡得到抚慰,林惊羽为夙愿甘愿献祭。

只是没想到,张小凡心里其实是有他的。初夜过后,张小凡用外衣裹住他,告诉他,“惊羽,你知道么,小的时候,我爹娘常拿你做比,然后骂我,可是有一天夜里,我想着你,却尿床了”

“小凡”,林惊羽坐起身,温柔抚摸张小凡的头发,就如同小时候一样。他比小凡大两岁,大了虽不显,小时候却比小凡高半头。小时候,每次小凡被夫子打,被爹娘骂之后,他都是这样的安慰他的。

这是在一起过的第二个春天了。

“小凡,今晚我想吃点甜的”

“好咧”

半个时辰不到,张小凡就整治出一锅红薯甜汤来。

屋内火盆烧得旺,两人很快便出了一身薄汗。张小凡把窗户稍稍打开一个口子,雨气吹进来,凉丝丝的,一点都不冷,很舒爽。

林惊羽披着衣裳,捧着热汤,“小凡”

“嗯?”张小凡从碗中抬起头来。

“真好。像做梦一样。”

“是吧,今天的红薯熬得恰到好处,特别糯”

“小凡,”林惊羽一瞬不瞬地望着桌子对面的张小凡,笑容温柔和顺,“过去我只想着报仇,想着除魔卫道,想着。。。真傻”

张小凡放下碗,“惊羽。。。”

“如果能早一点在一起,该多好”

张小凡笑了,“现在也不晚啊”

“不,我们蹉跎了那么久的时光”,林惊羽把碗中剩下的汤一口气喝完,“小凡,几更天了?”

“三更了”

“才三更”,林惊羽向窗边走过去,带着雨气的凉风直直吹在身上,他下意识地拉紧衣裳。

张小凡见状,忙脱下自己的外衣给林惊羽裹上,“惊羽,你身体不好,别这样吹风”

林惊羽关上窗户,反手捉住张小凡搭在他肩上的手,轻轻放在唇边亲了又亲,“小凡,夜还长,你愿不愿意再跟我来一场”


。。。(被屏蔽了,全文请移步我的微博,空有仙境)



一场云雨酣畅淋漓,张小凡开心地坐在床前,给他的惊羽擦洗里里外外的东西。

“小凡,我们永远这样在一起,好不好”

“好”

“永远不分开”

“好”

“等天暖和了,我们就在院子里”

“好”

。。。

此时,张小凡早已忘记了,他今晚原本是要说服惊羽跟他回大竹峰的。

而此时,他或许,也不想回去了。

夜还长,足够梦一场,又一场。

.END.

情人节快乐~😍😍😍

这样的情人节礼物,还喜欢么😏

【野羽】野狗戏凤凰


CP : 野gou × 林惊羽

等级: R18

野狗只在梦中见过那种凤凰,白色的,清冷的,圣洁的。他看到它瑰丽的身子横陈在祭坛上,眼中尽是哀伤。

这样的场景第一次出现在野狗的梦中,是在他初遇林惊羽之后。这么些年,这个梦,他做了很多次,而这一次,他终于大起胆子走上前去,伸手去摸他从前想摸而不敢摸的凤凰。它温顺地把身子横陈在祭坛上,就如同。。。

猛然惊醒,野狗看向身侧的美人,是呵,得到他了,得到他了,真的如同做梦一样。

他念了那么久,相思了那么久的人儿,居然送上门来了。而他却不敢碰了,难道要暴殄天物么,真傻。

灰衣的林惊羽比起初遇时的绿衣持剑,少了许多英雄少年的意气风发,却多了些许仙气,烟火气。柔了,媚了。。。

就在不久前。林惊羽来找他,风尘仆仆的样子。

"野狗,带我去见小凡,我有重要的事,必须见他"

"青云门重要的事情多了,如果事事都要来请示我们副宗主,那不如把青云山拱手相让好了"

"你。。。"

野狗只斜眼看他,抱臂站着,一副蛮横样儿,实际心里扑通扑通的,心跳得越来越快,好似十七八的少年。

"野狗",眼前的心上人儿软下声来,完全不是当年那个面对自己这种邪魔外道嫉恶如仇动不动喊打喊杀的古板模样,他似乎很疲惫,"究竟怎样,你才肯告诉我"

明明是很平常的一句话,此时的野狗听来,却如同久旱逢甘霖,顿时兴奋起来。他知道这林惊羽真的已经徒劳地奔波了好久好久,他也知道,自己真的是唯一跟在那孤僻鬼厉身边的手下。。。

"那你,愿不愿意吃下这丸药"

只是怔愣片刻,这灰衣美人便接下那颗香味诡异灼人的药丸,仔细端详,"吃下去你就告诉我他在哪?"

"当,当然" 野狗额头渗出细密的汗,"你不问问我有没有毒?"

"为什么要问那些无用的?你不会让我死,我信你"

现在想来,那林惊羽吞下药丸时,一瞬不瞬望着他的样子,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却又有孤注一掷的决绝。

不,不,他没有看透,没有。只要弄干净点,他不会记得的。

快了,快了,野狗把手伸进林惊羽的衣服里,他的身体越来越烫,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在欲望中醒来。而自己,将在这具美好的身子里驰骋,享受一夕之娱。

野狗解开他的衣带,把他一层一层剥开,他穿得衣服真多呵,看起来却还是那么骨肉匀停,那么。。。一滴口水滴落在美人最后一层衣服上,野狗赶忙拿袖子去擦,可是污渍渗入衣料,又怎能这么简单地擦掉。真傻。

"水,水。。。"眼看着昏迷的人儿被欲望烧醒,嘴唇从饱满到一点点干裂,野狗赶忙搂抱起他,给他灌早已准备好的水。这水入体,虽可缓和灼热,却是迷人心智的。

果然,不一会儿,美人昏沉沉醒来,自己踢掉最后的遮羞布,一把抱住身旁唯一的男人

——————

以下内容R18,请符合年龄又有兴趣看下去的亲移步微博,空有仙境


好鸡冻,余粮君又送了我一份生日礼物,嘿嘿😁

好希望也能像她这样高产

地主家的余粮还有好多好多:

@空有仙境 她生日再送一波。
剧情按照她写的all惊羽展开,和原著无关。

大家催催她发车,好么(´・ᆺ・`),焦灼。


余粮君送我的生日礼物,又污又可爱,吾心悦之😍😍😍,也祝余粮君美如花😊

转过来分享一下,圣诞快乐哟😘😘😘

地主家的余粮还有好多好多:

@空有仙境 今天她生日,做了青云志的微信体给她,她是个all惊羽党,在自己主页发了一堆all惊羽的车,文笔很好,有兴趣的可以戳进去看看(๑•ี_เ•ี๑)

祝她年年18,年年美成一枝花。
阿空,赶紧发车,等着呢(´・ᆺ・`)

此微信体剧情完全按照她写的内容展开,不遵循原著。


【凡羽】青云弃番外-情两全(上)



迟到的青云弃番外😄

凡羽,萧羽,有r18和生子情节

上篇凡羽,虐攻

——————

自从在草庙村废墟定居后,张小凡就把自家的屋子院子全部收拾了,打算跟惊羽认认真真过日子。什么正魔之争,什么屠村之恨,能有什么比活生生的人更重要的。他守着惊羽,一刻也不敢离开,生怕自己一眼看不到,惊羽就会少了什么,就会变成泡沫消失不见。

他的惊羽,再不是从前那个满心满眼只有自己的林家哥哥了,从前被保护,被宠溺,习惯了,就忽视了,竟不知道那满满的情水也有耗尽的时候。

"惊羽,我娶你好不好"

犹豫片刻之后,林惊羽点了点头,算是给那么多年的苦恋一个交代。开心么,怎能不开心。可是,却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张小凡装作看不见他的犹豫,在附近采了许许多多的红叶装点新房,他还找到两根半截蜡烛,裹了枫叶当红烛。

没有表白,没有交往。直接洞房。

张小凡怕了。他看到惊羽为萧逸才,口中的血淋淋漓漓撒湿前襟。萧逸才为了惊羽,不断失控,最终拖着残躯黯然离开。那一刻,张小凡仿佛觉得自己才是局外人,自己才是应该离开的那一个。

张小凡怕了。他一刻都不能等了。他要娶了惊羽,他要让惊羽变成自己的人。

很快他便带着惊羽拜祭了林伯父林伯母,还要在自己父母坟前立誓,他拉着惊羽一起跪拜,惊羽不动,只在他手心写道,"不要了,张叔说过他想要个孙女,张婶想要孙子,我还不想让他们骂我。如果你要我,我给你就是,这些,就不必了"

"惊,羽," 张小凡直把另一只手的手心抠出血来,他双眼通红,一字一句道,"林惊羽,你昨晚答应过的,现在后悔,晚了。"说完不管身边的人,自己拜了下去。

洞房花烛夜。

"惊羽,你是我张家的人了,"张小凡脱去两人的衣物,把裸身的惊羽细细裹在洁净的粗布被子里,然后自己也钻进去,与他四肢交缠,难舍难分。

林惊羽一动不动,任小凡折腾自己,怎样都可以。习惯了折腾的身体给张小凡带来了巨大的欢愉。林惊羽毕竟伤着,纵然并不碍情 事,那张小凡也并没有太过分,比起萧逸才,他算是温柔。

可是林惊羽一动不动,就如同当初面对萧逸才一样,明明有反应,却并不迎合,如果不是叫声戳人,身体颤抖,就根本是根木头。

"惊羽,惊羽。。。"

张小凡吻他,抚摸他,不停地做着打桩动作,不停地喊他。

然后,他哭了,止不住地哭,张小凡把那些眼泪一一舔去。

张小凡握着红烛,细细看他身上每一处痕迹,然后用嘴一一覆盖,遮住。"惊羽,忍着点,做完这些,你就只属于我了。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愿望么"

身上每一处都是竹马的痕迹,每一处,就连最私密的地方都是。

悲伤,甜蜜,痛苦,愉悦。

这一夜,林惊羽一偿夙愿。

这一夜,张小凡得偿所愿。

有一个人,躲在不远的暗处,瑟缩又卑微地听着壁角。痛不欲生。

张小凡正面抱着他的惊羽,两人连在一起,入睡。林惊羽抓起身侧的里衣给他擦汗,被张小凡一把握住手腕,"惊羽,你实话告诉我,你还。。。"他说不出口,停顿一下,祈求道,"惊羽,你还像以前一样待我,好不好"

林惊羽温柔微笑,在他汗湿的胸口写道,"好"

张小凡抱紧了林惊羽,像是要把他揉进心里。

林惊羽挣出手臂回抱他,慢慢地在他背上写道,"只愿君心似我心"

——————

特此鸣谢@valdis_75003 ,十天如一日的催文让我这个懒虫再次燃起了对青云弃的激情。么么哒😊😊😊



惊梦【空境梦笔记】


昨晚

我梦见林惊羽

我梦见成毅

林惊羽赤身裸体,躺在透明的长形盒子里

类似的"标本",还有四具

成毅悄无声息走进来

赤身裸体的惊羽突然睁开眼,眼里盈满泪光,缓缓左顾,缓缓右盼

他坐起来,走出来,依然不着寸缕

光线昏暗,除了光裸的肩头,白皙的面庞,消瘦的锁骨,什么也看不到

他,除了隐忍的泪光,没有任何表情

成毅走过来,望着他,缓缓抬起手

如同镜像一般,他们都抬起手,慢慢触碰了指尖

指尖相触,林惊羽身形忽而飘忽,飘进成毅

朦胧,相溶

二人重叠,合二为一

成毅转身,迅捷离开,快如闪电

天蒙蒙亮,有组织撒下天罗地网捉拿越狱的美人

惊醒

——————

如果非要为这个梦定cp,我选择成毅×林惊羽😊

义庄恩仇录(中)【玉阳子×林惊羽】


本章cp,玉阳子×林惊羽,有r18出没

凡羽只出现了两句

师徒依然亲情向

——————

浑身酸软无力,头晕脑胀,林惊羽抱着肚子蜷缩在床上。

"咳咳",玉阳子在孟骥的搀扶下也坐过去,伸手探进他的衣襟去摸他的肚子,"听说,你这里怀了那张小凡的崽子,真是有趣。鬼王真是好眼光,女婿们搅在了一起"

林惊羽浑身一激灵,挥开了那只手,却惹得玉阳子顺势撕开了他的衣服,腰扣,腰带,一件一件都被扔在地上。很快,他便被剥得只剩下一层薄薄的里衣。他颤抖着,双手紧紧攥着衣襟,再不肯放开。

"早就让你跟了我,你不听,如今兜兜转转,像个女人一样被人搞大了肚子,不还得上我的床。"

孟骥就站在一侧,林惊羽羞怒攻心,抖得更厉害了,"让他走,让他出去"

玉阳子摆摆手示意孟骥出去。

孟骥犹豫。

玉阳子道,"放心,他这个样子我还是能料理的。你去找苍松,问他打算怎么对付阴魂不散的那群人"

"是"

"好了,他出去了。你也别抖了,你师父都跟你说了什么,让你怕成这样,你在那张小凡床上也这样?"

他以为,在被带进这个房间时,他可以触柱而死,咬舌自尽,怎样都比躺在魔教妖人身下任其侮辱糟践强。可是,他却怕了,他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将近四个月大的孩子,他与小凡的孩子,草庙村的血脉,他舍不得。

不能死。尤其是像一个可怜的女人一样用最不堪的方式自绝,他做不到。

他到底是被师父宠坏了的,师父面前,他不肯低头,宁死不屈,仅仅是为了大义不顾念肚子里的骨肉么,归根结底,他心里还是不信师父会真的狠下心来杀了他。

看他一声不吭,只是颤抖,不知是冷还是怕,玉阳子上前搂住他,去嚼他的锁骨,"古人云,燕玉暖老,我玉阳子如今这破败的身体,服下你,就算不能完全复原,至少也会好了大半,倒真比那无趣的石头有滋有味多了" 说着便直截了当去拉那双笔直修长的腿。

林惊羽抬腿便踢他要害,那玉阳子不傻,早有防备,侧侧身虽是吃力倒也躲了过去,笑道,"林惊羽,我长生堂的双修是共赢的,只要你老老实实,我还会在事成之后助你安胎,倘若你非逼着我来硬的,把你吸干事小,把那张小凡的。。。"

"好,我答应你"

玉阳子没有想到他居然应得这么快,还以为得再打两圈太极,一时间愣了。没想到那样的他,竟是这样好骗。

一时间,这玉阳子竟心生怜悯,竟有些下不了手将他吸干了。

可是这林惊羽是千年难遇的修仙奇才,又从小生长在灵力充沛的青云山,仅仅做双修的道侣就已是上佳,加之又逆天怀了另一位修仙者的骨肉,母体更是拼了命地自行汲取天地日月精华。他知不知道,他早已是一碗琼浆玉露,舔一舔喝一口已不能让人满足,非得一饮而尽拆吃入腹才能一解饥渴。

玉阳子不再犹豫,很快扒光了他最后的衣物,难耐地压了上去。

却见赤裸的美人一手护住肚子,一手抵着他胸口,"别"

"怎么,后悔了?"

"别压着他"

"好,那你来" 玉阳子起身倚在床头,下裳凸起,摆手示意林惊羽自己坐上来。看他半天不动,玉阳子不耐道,"怎么,不会?那张小凡没教过你?"

"别提他。。。拜托"

玉阳子托起他的下巴,见一双星目盈满春水,于是下面更觉涨硬。

等不及了。

玉阳子也不指望他主动了,直截了当把人掀翻在床,把下面的猛兽释放出来就在美人胸口蹭来蹭去,直直蹭到美人脖颈里,伸手就去掰他紧咬的牙关。

美人闭目,侧头,颤抖。

这时,孟骥敲门,"师父,苍松说,秦无炎投诚,还带着张小凡"

"没听见我正忙着疗伤么!让他们等着!"

"小凡。。。"林惊羽猛然睁开眼,忽然拼命挣扎起来,可是如今正是药力最强劲的时候,他那点力气,即便是面对重伤的玉阳子也是不够看的。

"贱_人!你想让你的心上人看见你光溜溜躺在别的男人身下的样子么"几个耳光下去,人果然不动了。

反抗的结果就是被人扯下床帐捆了手,玉阳子用力掰开那双玉腿,狠狠压下去,直把人折叠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再大力抚摸了一把雪 -臀,揉弄了一把可怜的肉芽,接着又把手指捅进那处。也不知他用了怎样的秘诀,几番揉弄后,那肉芽竟缓缓立起,潸然欲泣。玉阳子满意地搅弄那处暖穴,果然有银液缓缓流出。

美人双目紧闭,泪水缓缓流出。

"你这上面下面都湿了呢" 说着便把自个儿早就胀痛难耐的丑陋宝贝狠狠捅了进去。

"呃——"美人身子紧绷,露出美丽的天鹅颈。玉阳子附身便咬住美人小巧的喉结,下身大肆挞伐起来。

"呃,呃"

"苍松,你干什么,你不能进去!秦无炎!"

"孟骥,用噬血珠与灵石相辅相成加持血阵,再用张小凡祭之,你师父很快便可恢复"

门口一阵喧哗。

孟骥听到屋内道,"让他们进来罢"

苍松进屋,一眼便望见床上被下有人,还有底下的白色乱衣。心里一阵阵抽痛。惊羽,对不起。

秦无炎牵着被五花大绑喂了剧毒的张小凡进来,将投诚的话又讲了一遍。

苍松听不清他们都说了什么,也不在意他们的话,只直勾勾盯着床上一动不动的乱被。一句咬牙切齿的"失陪",上前一一拾起衣物,连人带被扛起来就走。

玉阳子并不拦他。

只是,一枚白色的镶嵌白色玉石的云纹腰扣掉落在张小凡眼前。谁也没发现,本该意识模糊的人忽而双眼腾起黑雾,又迅速消散下去。


义庄恩仇录-上【师徒亲情向】【凡羽孕】


ooc设定  1 乾坤丹为苍松早年所炼,可令男子逆天生子。后被林惊羽所盗,用途世人皆知。

               2 长生堂的修炼法门为又又修

第二季第三集才看个开头而已,已经被人设崩得看不下去了,自己重新定义一遍,给心中的师徒挽个尊。

——————

为把小凡找回去,林惊羽寻到义庄。却见苍松走出来。

他明白这是陷阱,却依旧抑制不住地有些欣喜。他用师父教给他的功夫拆招,苍松故意攻击他的下盘,他护住肚子走了神,最终被苍松所擒。

天黑了,徒儿也醒了,苍松把林惊羽身上盖着的披风又重新披上。冷冷道,"你的功夫是我教的,你用我教的功夫对付我,你这是不想活了"

"师父,收手吧。徒儿帮您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赡养您终生"

"炼血堂不复,你让为师如何甘心,这么些年的步步为营,如何能交代"

"师父,您也说过,在青云的日子,是您一生最快乐的时光。您的师兄还在,您的徒儿还在,如何就不能继续快乐下去"

"惊羽,人都有执念,你既舍不得师父,何不跟师父走,咱们共同缔造大业"

林惊羽闻言,颓然坐倒。

苍松继续道,"还是说,你舍不得的,其实是那张小凡"

听到那个名字,林惊羽下意识地摸向隐隐作痛的胸口。

"惊羽,如果当时那张小凡踹的是你的肚子,为师宁可暴露玉阳子也会冲出去把他立毙于掌下"

林惊羽下意识扶住肚子,惊疑不定地望向师父。

苍松瞥他一眼,"你偷我乾坤丹的事,我一早便知道,养你教你那么些年,还能不了解你"

"那师父。。。"

"也是怪我,那会儿忙着反水,没顾上你,让你铸成大错"

"师父",苍松看徒儿嘴角噙着鲜血,面如金纸,憔悴如斯,却依然犟得像头驴,"我不后悔"

"你怎么就那么傻!"苍松恨铁不成钢,一掌拍在一旁的棺材盖上,激起团团粉尘,"你知不知道,即便是你为那张小凡生下一串娃,他也不会跟你回青云,你留不住他,那根本就是个白眼狼!"

"师父,您不懂。。。"

"我不懂!我不懂干嘛要炼那根本用不上的乾坤丹!"

苍松平下一口气,附身捏住林惊羽的脉门,"也是你底子好,孩子好好的,可是你若再不顾惜自己,谁也救不了你"

林惊羽静静地任这披头散发的黑衣师父给自己把脉,没有丝毫反抗的念头。手腕暖暖的,逐渐蔓延全身。

苍松松开他的手,"这样,你把你万师伯的口诀告诉我,我立马放你走,今天的事,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会怎样"

可是这脾气又臭又硬的徒弟却依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不可能,我不会说的"

"你。。。" 苍松指着他气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你,好好好,那为师只好将你给了那玉阳子,让他吸干你的功力,让你灯尽油枯而死"

却见这林惊羽昂首挺胸,闭上眼睛,一如当初一般引颈就戮。

"惊羽",苍松抚上徒儿俊美的脸,幽幽道,"你不知道罢,长生堂多俊男美女,他们的修炼法门,可是霜修。那玉阳子多次问我要你,你以为他仅仅是为了你的功力" 你可是青云门除了那陆雪琪之外最美的人。

林惊羽猛然睁开眼,想起每次面对长生堂时,玉阳子那些暧昧的话,那些教众暧昧的笑,原来,真相竟是如此。

"师父,既然徒儿让您如此难以抉择,杀了我,岂不干净"

"炼血堂树倒猢狲散,如今长生堂是唯一的助力,玉阳子必须恢复" 苍松一口气说完这句话,像是在说服林惊羽,也像是在说服自己。

"所以呢",林惊羽冷笑着望向师父,"所以,您现在把我给了他,既除了一个后患,又帮了盟友,更能取信于他,这样的一箭三雕,真是好计谋呵。然后呢,"林惊羽痛极反笑,"您是打算怎样面对我这具不堪的尸体呢,随手埋了,还是剖开我的肚子扔在青云门羞辱示威呢"

苍松喃喃道,"惊羽,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堪么" 苍松抬起衣袖擦擦徒儿嘴角的血,"师父也不想的。。。我说过,只要你把口诀给我"

"师父,别再逼我了,求您,要么杀我,要么放我,如果您还顾念往日情分,您还顾念自己龙首峰首座的威名,您就给我个痛快"

"你,又何尝不是在逼我呢"

此时,二人心中均已大乱,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人偷听,直到孟骥踹开义庄的门。

"苍松!灵石灵力过于虎狼,我师父伤重克化不动,濒临走火入魔,急需补药,如果你舍不得,我来替你拿主意" 说着就上前去抓林惊羽。

谁都清楚那句"补药"意味着什么。

林惊羽拼力躲闪。可是他被张小凡用尽全力的一脚伤了肺腑,又被苍松喂过药,内力使不出来,拆招时内脏痛得要死,几个回合之后就被孟骥擒住。他回头看师父,却见苍松别过头去躲着他的目光。

林惊羽心下一阵悲凉,笑了,"如您所愿罢"



野枸×林惊羽,简称野羽

😄我又给咱家惊羽开发了新西皮

一个怂废猥琐忠犬,一个傲娇禁欲女王,也是蛮配哒



说实话,他俩在锦绣坊第一次对打时我就萌上了他俩,野狗救了小环后我更觉得自己眼光不错

总之,比之他那只会给他窝心脚,只会在他心上捅刀的某人,强得太多

你们觉得呢😊

期待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