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野羽】野狗戏凤凰


CP : 野gou × 林惊羽

等级: R18

野狗只在梦中见过那种凤凰,白色的,清冷的,圣洁的。他看到它瑰丽的身子横陈在祭坛上,眼中尽是哀伤。

这样的场景第一次出现在野狗的梦中,是在他初遇林惊羽之后。这么些年,这个梦,他做了很多次,而这一次,他终于大起胆子走上前去,伸手去摸他从前想摸而不敢摸的凤凰。它温顺地把身子横陈在祭坛上,就如同。。。

猛然惊醒,野狗看向身侧的美人,是呵,得到他了,得到他了,真的如同做梦一样。

他念了那么久,相思了那么久的人儿,居然送上门来了。而他却不敢碰了,难道要暴殄天物么,真傻。

灰衣的林惊羽比起初遇时的绿衣持剑,少了许多英雄少年的意气风发,却多了些许仙气,烟火气。柔了,媚了。。。

就在不久前。林惊羽来找他,风尘仆仆的样子。

"野狗,带我去见小凡,我有重要的事,必须见他"

"青云门重要的事情多了,如果事事都要来请示我们副宗主,那不如把青云山拱手相让好了"

"你。。。"

野狗只斜眼看他,抱臂站着,一副蛮横样儿,实际心里扑通扑通的,心跳得越来越快,好似十七八的少年。

"野狗",眼前的心上人儿软下声来,完全不是当年那个面对自己这种邪魔外道嫉恶如仇动不动喊打喊杀的古板模样,他似乎很疲惫,"究竟怎样,你才肯告诉我"

明明是很平常的一句话,此时的野狗听来,却如同久旱逢甘霖,顿时兴奋起来。他知道这林惊羽真的已经徒劳地奔波了好久好久,他也知道,自己真的是唯一跟在那孤僻鬼厉身边的手下。。。

"那你,愿不愿意吃下这丸药"

只是怔愣片刻,这灰衣美人便接下那颗香味诡异灼人的药丸,仔细端详,"吃下去你就告诉我他在哪?"

"当,当然" 野狗额头渗出细密的汗,"你不问问我有没有毒?"

"为什么要问那些无用的?你不会让我死,我信你"

现在想来,那林惊羽吞下药丸时,一瞬不瞬望着他的样子,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却又有孤注一掷的决绝。

不,不,他没有看透,没有。只要弄干净点,他不会记得的。

快了,快了,野狗把手伸进林惊羽的衣服里,他的身体越来越烫,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在欲望中醒来。而自己,将在这具美好的身子里驰骋,享受一夕之娱。

野狗解开他的衣带,把他一层一层剥开,他穿得衣服真多呵,看起来却还是那么骨肉匀停,那么。。。一滴口水滴落在美人最后一层衣服上,野狗赶忙拿袖子去擦,可是污渍渗入衣料,又怎能这么简单地擦掉。真傻。

"水,水。。。"眼看着昏迷的人儿被欲望烧醒,嘴唇从饱满到一点点干裂,野狗赶忙搂抱起他,给他灌早已准备好的水。这水入体,虽可缓和灼热,却是迷人心智的。

果然,不一会儿,美人昏沉沉醒来,自己踢掉最后的遮羞布,一把抱住身旁唯一的男人

——————

以下内容R18,请符合年龄又有兴趣看下去的亲移步微博,空有仙境

评论(1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