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凡羽】青云弃番外-情两全(上)



迟到的青云弃番外😄

凡羽,萧羽,有r18和生子情节

上篇凡羽,虐攻

——————

自从在草庙村废墟定居后,张小凡就把自家的屋子院子全部收拾了,打算跟惊羽认认真真过日子。什么正魔之争,什么屠村之恨,能有什么比活生生的人更重要的。他守着惊羽,一刻也不敢离开,生怕自己一眼看不到,惊羽就会少了什么,就会变成泡沫消失不见。

他的惊羽,再不是从前那个满心满眼只有自己的林家哥哥了,从前被保护,被宠溺,习惯了,就忽视了,竟不知道那满满的情水也有耗尽的时候。

"惊羽,我娶你好不好"

犹豫片刻之后,林惊羽点了点头,算是给那么多年的苦恋一个交代。开心么,怎能不开心。可是,却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张小凡装作看不见他的犹豫,在附近采了许许多多的红叶装点新房,他还找到两根半截蜡烛,裹了枫叶当红烛。

没有表白,没有交往。直接洞房。

张小凡怕了。他看到惊羽为萧逸才,口中的血淋淋漓漓撒湿前襟。萧逸才为了惊羽,不断失控,最终拖着残躯黯然离开。那一刻,张小凡仿佛觉得自己才是局外人,自己才是应该离开的那一个。

张小凡怕了。他一刻都不能等了。他要娶了惊羽,他要让惊羽变成自己的人。

很快他便带着惊羽拜祭了林伯父林伯母,还要在自己父母坟前立誓,他拉着惊羽一起跪拜,惊羽不动,只在他手心写道,"不要了,张叔说过他想要个孙女,张婶想要孙子,我还不想让他们骂我。如果你要我,我给你就是,这些,就不必了"

"惊,羽," 张小凡直把另一只手的手心抠出血来,他双眼通红,一字一句道,"林惊羽,你昨晚答应过的,现在后悔,晚了。"说完不管身边的人,自己拜了下去。

洞房花烛夜。

"惊羽,你是我张家的人了,"张小凡脱去两人的衣物,把裸身的惊羽细细裹在洁净的粗布被子里,然后自己也钻进去,与他四肢交缠,难舍难分。

林惊羽一动不动,任小凡折腾自己,怎样都可以。习惯了折腾的身体给张小凡带来了巨大的欢愉。林惊羽毕竟伤着,纵然并不碍情 事,那张小凡也并没有太过分,比起萧逸才,他算是温柔。

可是林惊羽一动不动,就如同当初面对萧逸才一样,明明有反应,却并不迎合,如果不是叫声戳人,身体颤抖,就根本是根木头。

"惊羽,惊羽。。。"

张小凡吻他,抚摸他,不停地做着打桩动作,不停地喊他。

然后,他哭了,止不住地哭,张小凡把那些眼泪一一舔去。

张小凡握着红烛,细细看他身上每一处痕迹,然后用嘴一一覆盖,遮住。"惊羽,忍着点,做完这些,你就只属于我了。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愿望么"

身上每一处都是竹马的痕迹,每一处,就连最私密的地方都是。

悲伤,甜蜜,痛苦,愉悦。

这一夜,林惊羽一偿夙愿。

这一夜,张小凡得偿所愿。

有一个人,躲在不远的暗处,瑟缩又卑微地听着壁角。痛不欲生。

张小凡正面抱着他的惊羽,两人连在一起,入睡。林惊羽抓起身侧的里衣给他擦汗,被张小凡一把握住手腕,"惊羽,你实话告诉我,你还。。。"他说不出口,停顿一下,祈求道,"惊羽,你还像以前一样待我,好不好"

林惊羽温柔微笑,在他汗湿的胸口写道,"好"

张小凡抱紧了林惊羽,像是要把他揉进心里。

林惊羽挣出手臂回抱他,慢慢地在他背上写道,"只愿君心似我心"

——————

特此鸣谢@valdis_75003 ,十天如一日的催文让我这个懒虫再次燃起了对青云弃的激情。么么哒😊😊😊



评论(5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