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义庄恩仇录(中)【玉阳子×林惊羽】


本章cp,玉阳子×林惊羽,有r18出没

凡羽只出现了两句

师徒依然亲情向

——————

浑身酸软无力,头晕脑胀,林惊羽抱着肚子蜷缩在床上。

"咳咳",玉阳子在孟骥的搀扶下也坐过去,伸手探进他的衣襟去摸他的肚子,"听说,你这里怀了那张小凡的崽子,真是有趣。鬼王真是好眼光,女婿们搅在了一起"

林惊羽浑身一激灵,挥开了那只手,却惹得玉阳子顺势撕开了他的衣服,腰扣,腰带,一件一件都被扔在地上。很快,他便被剥得只剩下一层薄薄的里衣。他颤抖着,双手紧紧攥着衣襟,再不肯放开。

"早就让你跟了我,你不听,如今兜兜转转,像个女人一样被人搞大了肚子,不还得上我的床。"

孟骥就站在一侧,林惊羽羞怒攻心,抖得更厉害了,"让他走,让他出去"

玉阳子摆摆手示意孟骥出去。

孟骥犹豫。

玉阳子道,"放心,他这个样子我还是能料理的。你去找苍松,问他打算怎么对付阴魂不散的那群人"

"是"

"好了,他出去了。你也别抖了,你师父都跟你说了什么,让你怕成这样,你在那张小凡床上也这样?"

他以为,在被带进这个房间时,他可以触柱而死,咬舌自尽,怎样都比躺在魔教妖人身下任其侮辱糟践强。可是,他却怕了,他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将近四个月大的孩子,他与小凡的孩子,草庙村的血脉,他舍不得。

不能死。尤其是像一个可怜的女人一样用最不堪的方式自绝,他做不到。

他到底是被师父宠坏了的,师父面前,他不肯低头,宁死不屈,仅仅是为了大义不顾念肚子里的骨肉么,归根结底,他心里还是不信师父会真的狠下心来杀了他。

看他一声不吭,只是颤抖,不知是冷还是怕,玉阳子上前搂住他,去嚼他的锁骨,"古人云,燕玉暖老,我玉阳子如今这破败的身体,服下你,就算不能完全复原,至少也会好了大半,倒真比那无趣的石头有滋有味多了" 说着便直截了当去拉那双笔直修长的腿。

林惊羽抬腿便踢他要害,那玉阳子不傻,早有防备,侧侧身虽是吃力倒也躲了过去,笑道,"林惊羽,我长生堂的双修是共赢的,只要你老老实实,我还会在事成之后助你安胎,倘若你非逼着我来硬的,把你吸干事小,把那张小凡的。。。"

"好,我答应你"

玉阳子没有想到他居然应得这么快,还以为得再打两圈太极,一时间愣了。没想到那样的他,竟是这样好骗。

一时间,这玉阳子竟心生怜悯,竟有些下不了手将他吸干了。

可是这林惊羽是千年难遇的修仙奇才,又从小生长在灵力充沛的青云山,仅仅做双修的道侣就已是上佳,加之又逆天怀了另一位修仙者的骨肉,母体更是拼了命地自行汲取天地日月精华。他知不知道,他早已是一碗琼浆玉露,舔一舔喝一口已不能让人满足,非得一饮而尽拆吃入腹才能一解饥渴。

玉阳子不再犹豫,很快扒光了他最后的衣物,难耐地压了上去。

却见赤裸的美人一手护住肚子,一手抵着他胸口,"别"

"怎么,后悔了?"

"别压着他"

"好,那你来" 玉阳子起身倚在床头,下裳凸起,摆手示意林惊羽自己坐上来。看他半天不动,玉阳子不耐道,"怎么,不会?那张小凡没教过你?"

"别提他。。。拜托"

玉阳子托起他的下巴,见一双星目盈满春水,于是下面更觉涨硬。

等不及了。

玉阳子也不指望他主动了,直截了当把人掀翻在床,把下面的猛兽释放出来就在美人胸口蹭来蹭去,直直蹭到美人脖颈里,伸手就去掰他紧咬的牙关。

美人闭目,侧头,颤抖。

这时,孟骥敲门,"师父,苍松说,秦无炎投诚,还带着张小凡"

"没听见我正忙着疗伤么!让他们等着!"

"小凡。。。"林惊羽猛然睁开眼,忽然拼命挣扎起来,可是如今正是药力最强劲的时候,他那点力气,即便是面对重伤的玉阳子也是不够看的。

"贱_人!你想让你的心上人看见你光溜溜躺在别的男人身下的样子么"几个耳光下去,人果然不动了。

反抗的结果就是被人扯下床帐捆了手,玉阳子用力掰开那双玉腿,狠狠压下去,直把人折叠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再大力抚摸了一把雪 -臀,揉弄了一把可怜的肉芽,接着又把手指捅进那处。也不知他用了怎样的秘诀,几番揉弄后,那肉芽竟缓缓立起,潸然欲泣。玉阳子满意地搅弄那处暖穴,果然有银液缓缓流出。

美人双目紧闭,泪水缓缓流出。

"你这上面下面都湿了呢" 说着便把自个儿早就胀痛难耐的丑陋宝贝狠狠捅了进去。

"呃——"美人身子紧绷,露出美丽的天鹅颈。玉阳子附身便咬住美人小巧的喉结,下身大肆挞伐起来。

"呃,呃"

"苍松,你干什么,你不能进去!秦无炎!"

"孟骥,用噬血珠与灵石相辅相成加持血阵,再用张小凡祭之,你师父很快便可恢复"

门口一阵喧哗。

孟骥听到屋内道,"让他们进来罢"

苍松进屋,一眼便望见床上被下有人,还有底下的白色乱衣。心里一阵阵抽痛。惊羽,对不起。

秦无炎牵着被五花大绑喂了剧毒的张小凡进来,将投诚的话又讲了一遍。

苍松听不清他们都说了什么,也不在意他们的话,只直勾勾盯着床上一动不动的乱被。一句咬牙切齿的"失陪",上前一一拾起衣物,连人带被扛起来就走。

玉阳子并不拦他。

只是,一枚白色的镶嵌白色玉石的云纹腰扣掉落在张小凡眼前。谁也没发现,本该意识模糊的人忽而双眼腾起黑雾,又迅速消散下去。


评论(9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