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义庄恩仇录-上【师徒亲情向】【凡羽孕】


ooc设定  1 乾坤丹为苍松早年所炼,可令男子逆天生子。后被林惊羽所盗,用途世人皆知。

               2 长生堂的修炼法门为又又修

第二季第三集才看个开头而已,已经被人设崩得看不下去了,自己重新定义一遍,给心中的师徒挽个尊。

——————

为把小凡找回去,林惊羽寻到义庄。却见苍松走出来。

他明白这是陷阱,却依旧抑制不住地有些欣喜。他用师父教给他的功夫拆招,苍松故意攻击他的下盘,他护住肚子走了神,最终被苍松所擒。

天黑了,徒儿也醒了,苍松把林惊羽身上盖着的披风又重新披上。冷冷道,"你的功夫是我教的,你用我教的功夫对付我,你这是不想活了"

"师父,收手吧。徒儿帮您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赡养您终生"

"炼血堂不复,你让为师如何甘心,这么些年的步步为营,如何能交代"

"师父,您也说过,在青云的日子,是您一生最快乐的时光。您的师兄还在,您的徒儿还在,如何就不能继续快乐下去"

"惊羽,人都有执念,你既舍不得师父,何不跟师父走,咱们共同缔造大业"

林惊羽闻言,颓然坐倒。

苍松继续道,"还是说,你舍不得的,其实是那张小凡"

听到那个名字,林惊羽下意识地摸向隐隐作痛的胸口。

"惊羽,如果当时那张小凡踹的是你的肚子,为师宁可暴露玉阳子也会冲出去把他立毙于掌下"

林惊羽下意识扶住肚子,惊疑不定地望向师父。

苍松瞥他一眼,"你偷我乾坤丹的事,我一早便知道,养你教你那么些年,还能不了解你"

"那师父。。。"

"也是怪我,那会儿忙着反水,没顾上你,让你铸成大错"

"师父",苍松看徒儿嘴角噙着鲜血,面如金纸,憔悴如斯,却依然犟得像头驴,"我不后悔"

"你怎么就那么傻!"苍松恨铁不成钢,一掌拍在一旁的棺材盖上,激起团团粉尘,"你知不知道,即便是你为那张小凡生下一串娃,他也不会跟你回青云,你留不住他,那根本就是个白眼狼!"

"师父,您不懂。。。"

"我不懂!我不懂干嘛要炼那根本用不上的乾坤丹!"

苍松平下一口气,附身捏住林惊羽的脉门,"也是你底子好,孩子好好的,可是你若再不顾惜自己,谁也救不了你"

林惊羽静静地任这披头散发的黑衣师父给自己把脉,没有丝毫反抗的念头。手腕暖暖的,逐渐蔓延全身。

苍松松开他的手,"这样,你把你万师伯的口诀告诉我,我立马放你走,今天的事,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会怎样"

可是这脾气又臭又硬的徒弟却依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不可能,我不会说的"

"你。。。" 苍松指着他气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你,好好好,那为师只好将你给了那玉阳子,让他吸干你的功力,让你灯尽油枯而死"

却见这林惊羽昂首挺胸,闭上眼睛,一如当初一般引颈就戮。

"惊羽",苍松抚上徒儿俊美的脸,幽幽道,"你不知道罢,长生堂多俊男美女,他们的修炼法门,可是霜修。那玉阳子多次问我要你,你以为他仅仅是为了你的功力" 你可是青云门除了那陆雪琪之外最美的人。

林惊羽猛然睁开眼,想起每次面对长生堂时,玉阳子那些暧昧的话,那些教众暧昧的笑,原来,真相竟是如此。

"师父,既然徒儿让您如此难以抉择,杀了我,岂不干净"

"炼血堂树倒猢狲散,如今长生堂是唯一的助力,玉阳子必须恢复" 苍松一口气说完这句话,像是在说服林惊羽,也像是在说服自己。

"所以呢",林惊羽冷笑着望向师父,"所以,您现在把我给了他,既除了一个后患,又帮了盟友,更能取信于他,这样的一箭三雕,真是好计谋呵。然后呢,"林惊羽痛极反笑,"您是打算怎样面对我这具不堪的尸体呢,随手埋了,还是剖开我的肚子扔在青云门羞辱示威呢"

苍松喃喃道,"惊羽,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堪么" 苍松抬起衣袖擦擦徒儿嘴角的血,"师父也不想的。。。我说过,只要你把口诀给我"

"师父,别再逼我了,求您,要么杀我,要么放我,如果您还顾念往日情分,您还顾念自己龙首峰首座的威名,您就给我个痛快"

"你,又何尝不是在逼我呢"

此时,二人心中均已大乱,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人偷听,直到孟骥踹开义庄的门。

"苍松!灵石灵力过于虎狼,我师父伤重克化不动,濒临走火入魔,急需补药,如果你舍不得,我来替你拿主意" 说着就上前去抓林惊羽。

谁都清楚那句"补药"意味着什么。

林惊羽拼力躲闪。可是他被张小凡用尽全力的一脚伤了肺腑,又被苍松喂过药,内力使不出来,拆招时内脏痛得要死,几个回合之后就被孟骥擒住。他回头看师父,却见苍松别过头去躲着他的目光。

林惊羽心下一阵悲凉,笑了,"如您所愿罢"



评论(2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