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林惊羽,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癞蛤蟆与天鹅肉【野枸×林惊羽】


林惊羽归来倒计时。放旧梗。

这篇小文写于九月,今天润色后放出来,当瓜子给大家嗑,一起等惊羽😊

如果有人喜欢,就写下篇。

——————

年老大死了,炼血堂散了,野狗收拾铺盖集结残兵滚去示好万碧瑶,顺势靠上鬼王宗这棵大树。

可是地火天冰湖时与这鬼王宗少主交过手,如今她虽然勉为其难收留了他们,却很是看不上。加之后来的偷图事件,虽然她人前护短,私底下却还是迁怒他们。不许他们跟着,只留他们守在渝都。

无聊。无聊呵。

眼看着手下的喽啰们七手八脚拖进来一个软作一团的灰衣美人来,野狗皱了皱眉头,看见那人纷乱的长发被拨开。

“狗爷,这可是上等的货色,用了修为大增”

林惊羽!

手下们察言观色,见他们狗爷似乎不怎么看得上的样子,已经有人跃跃欲试,“狗爷要是没兴趣,就赏了我们吧,炼血堂树倒猢狲散,弟兄们都好几个月没沾荤腥了”

炼血堂的喽啰多是些不入流的精怪,常常仗势做些采人精血伤人性命的事。如今见了修仙大派的弟子落魄,都如同苍蝇嗅到了盛宴,恨不得一哄而上把人骨头都啃光。

“混账东西,他是什么人,也是你们这些下作货色碰得的?”

“是是,狗爷您请,属下逾越了”

“自然您先请”

“您慢用”

“属下告退”

“回来!就你们几个,别告诉我是你们打败了他把他虏回来的”

“这个。。。回狗爷,是他自己晕倒在路边。。。”

“好了,都散了吧”

喽啰散尽,野狗上前扶起地上的人儿,只见他穿着普普通通的灰白衣衫,脸色苍白,却仍不掩眉宇间的禁欲气,脖颈细白,掩映在严严实实的衣领中。看着这平日里光风霁月的人儿如今却可怜见儿地歪在自个儿怀里,野狗咽咽口水,一时间竟口干舌燥起来。

把手放在他的脉搏上,居然内息全无。原来,这林惊羽,竟是被人废了武功修为。

给人脱了外衫放在床上,想起地火天冰湖初见,少年意气风发,长身玉立,再见锦绣坊,浩然正气,嫉恶如仇。额,貌似嫉的就是自己这般恶势力,嘿嘿。

“小凡,别闹了,我服了,我服了。。。别好痒”
梦话里也只有那张小凡。野狗苦笑,拿开准备给他解衣带的手,只掖了掖被角。

正准备站起来,衣服却被床上的人抓住,野狗被唬了一跳,以为下一刻就要被他拔剑捅穿。突然想起并没有看到他的佩剑。

“师父,师父您相信我,相信我,我没有勾结魔教,求您不要,不要赶我走” 林惊羽双眼紧闭,只紧紧攥着野狗的衣服,白皙修长的指节铮铮,手背青筋暴露,似是陷入梦魇。

原来,竟是被逐出师门了。

被遗弃了。

如今的他,不再高高在上,而是与自己一样是丧家之犬了。

明明是心里暗喜的事,野狗很奇怪,自己心里为什么却高兴不起来。

不敢动,怕他的手没处可抓,没处可握。就这么,一直坐到天明。

手里抓着东西,后半夜果然安稳了许多。

日出东方。光一层一层刷亮简陋的屋舍。

人醒了。眼睛晶晶亮,却黑得更深了。

野狗踌躇着半天憋不出一句话。却没想到那人倒是先开口了。

“是阁下救了我么,太黑了,麻烦您点上灯,可以么” 只见这林惊羽瞪大一双眼坐起来,却四处摸索起来。

什么都看不见?野狗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外面旭日初升,屋里亮堂堂。原来这林惊羽,竟是瞎了。

——————

本是肉宴梗,让我润成了小清新。老实说,失望不?😄



评论(2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