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春江水暖空庭乱1【男狐聊斋】【all江庭宜】


衍一×江庭宜
白石×江庭宜
贺云树(秀郎)×江庭宜

——————

正德年间,修仙门派林立,尤以正清宫与昆仑派为尊。各派修炼法门不同,如正清宫修无情道,绝情欲,昆仑修丹道,出各类古怪丹药。亦有蜀地云山和南疆巫水这样的小门小派修欢喜道,主双修,崇人欲。因而平素并无交集。偶有小派道人拜访大派取经。

这日,云山白石道人上正清宫,拜访玉清子。这白石虽不是什么厉害人物,但据说与玉清子曾有共同伏魔之谊,众弟子也不敢怠慢。

会客厅。

玉清子大弟子天一恭敬道,“家师云游未归,前辈有事天一可代为转告”

白石放下手中茶盅,幽幽道,“久闻正清宫玉清子座下首徒江庭宜年少有为,道法高深,不知贫道能否有幸,邀之共修欢喜道”

“这。。。这得要问师弟自己的意思了”

一旁另一弟子急了,“大师兄,你明明知道。。。”

“衍一,白石前辈这是看得起庭宜”

衍一气极,心里知道这大师兄嫉恨庭宜后来居上占了自己首徒之位,可当着外人,怎么能,“你!”指着大师兄半天没继续说下去,转而朝着白石道,“白石老儿,我正清宫与你们云山道法相悖,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师父云游未归,还请改日再来拜访罢。”

这时,门外又进来一名弟子,形容清瘦白净,发冠明显与众弟子不同,“庭,庭宜?”这衍一也不知道师弟听到多少,这可是他捧在心尖尖上的人儿,他舍不得师弟受任何委屈侮辱。

却见这面容清秀寡淡的弟子走进来,大方笑道,“师兄,大师兄。大道无情,正清为宗,白石前辈何不弃暗投明,改投我们正清宫”

“你,”那白石道人闻言脸上神情变了几变,最终大笑道,“好,好,哈哈哈哈,果然名不虚传。玉清子那怪癖老儿怎么会教出来你这样的徒弟,有意思。你等着,我白石还真要定你了”说着便自顾自大笑着离去。

衍一朝着那白石嚣张的背影唾了一口,“呸,猥琐!下流!龌龊!”又狠狠瞪了大师兄一眼。

那天一不接,转身晃了出去。经过那江庭宜身边时,很是轻蔑地瞥了他一眼。

江庭宜恍若未见,自顾自走向偏殿。

“庭宜,庭宜”衍一追过去,拉住他,“庭宜,别放在心上,那白石是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江庭宜顿住脚,把袖子从师兄手里不着痕迹地抽出来,笑道,“师兄,我要修炼了”

看着他又露出那种面具般的笑,衍一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忍不住后退一步,又不甘心,上前抓住师弟手臂,“庭宜,你究竟是不记得了,还是。。。”

看他怔怔半天不言语,衍一也觉得没意思,终于放开手,“对不起”

江庭宜继续往前走,走远了,听见身后师兄喊道,“江庭宜,那空旷冰冷的仙庭,真的比暖融融的真情热闹闹的人世更有吸引力么”心口像是被针猛扎一下,有什么东西从那里丝丝缕缕泄出去,内息逐渐紊乱。

强忍着回到内室,江庭宜忙打坐调息,最后取出一只玲珑瓷瓶,吃了一粒丹药才算平复下去。

隔日玉清子座下的衍一要脱冠自逐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正清宫,不是叛出,不是驱逐,脱冠自逐,好新鲜,这在正清宫开派千年里可是开天辟地头一份,许多低阶弟子闻讯去看,也有不少人去劝。

而衍一只是向掌门辞行后便背着包袱走出了正清宫。

“衍一,真的不等师父回来再走?”一向与衍一不和的天一这会儿假惺惺来劝。

换了便装的衍一看起来更英俊潇洒了,“道不同不相为谋”,他像是给师兄弟解释,又像是给自己解释,“我要下山寻找属于我的道”

末了,他走向一直怔怔望着他的江庭宜,笑着把自己的佩剑递过去,“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庭宜,我已不再是正清宫弟子,这剑,帮我还给师父,谢他这么些年的养育教导之恩,我没有勇气等他回来。等我找到我的道,我会回来看他,看你,你们的。”

江庭宜接过剑,看着师兄温柔的笑,扬起嘴角,却笑不出来,最后艰难吐出两个字,“保重”

衍一听了,伸出手想拍他肩膀,犹豫一下又放下,哂道,“保重”

衍一决绝转身离去。

终究等不到那个会哭会闹会缠人的庭宜了。

唉。我这又是何苦。

——————

又萌上了更冷的西皮,这回冷到冰川时代了,亲爱的同好们,天寒地冻,我们可以在评论区报团取暖🔥🔥🔥

😊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