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惊蛰【六】执迷 ·上【凡羽孕】【双重人格】



看了剧透的剧本,觉得不自我放飞一下都对不起编剧的故意卖腐,于是,便有了执迷。

ooc设定,张小凡/鬼厉双重人格,以眸色为界。此文背景,惊羽的××,仅有草庙村废墟一夜,所以,不要怀疑惊羽肚子里是谁的😄

一如既往的渣虐,甜文爱好者就此止步😊

——————

“都说了,我们副宗主不在,你这人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悟”

“执迷不悟的是你们副宗主。金瓶儿,你让他出来说句话,说完我就走,我保证”

金瓶儿一脸铁青。

这时,门中走出一位黑衣侍从,向林惊羽恭敬道,“副宗主有请”

金瓶儿只好让道。

不是正厅,居然是一间卧房。侍从关门离去,只留林惊羽默默望着那负手而立的,昔日青云门大竹峰的张小凡,今日鬼王宗副宗主血公子鬼厉。他的竹马,他的兄弟,他腹中骨肉的另一个父亲。

鬼厉转过身。看面前的人儿依旧灰衣无冠,素面憔悴。“惊羽,你只身前来,是要投诚么”

林惊羽不接他的嘲讽,“小凡,跟我回去好么”

鬼厉扬起嘴角,“回不去了”

“你明明答应过我的,永远是青云的人,永远不背叛。”

“可是我已经是鬼了”

“师门养育之恩,那么多年的兄弟之情,你师父师娘,师兄弟,你都不要了么?”还有我,可是他说不出口。

“惊羽,我为什么离开,你不清楚么”

“是,因为碧瑶,我知道,她为救你而死,你自觉对不起她,便觉得我们所有人都对不起她,对么,可是,明明是他们鬼王宗攻打青云在先啊”

“惊羽,你不懂”

“我怎么不懂,我。。。”他到底还是说不出口。

这时,鬼厉却幽幽开口,“你知道么,大战前夜我见了她,她告诉我她怀了我的孩子,我们约定好要共同阻止这场厮杀。可是,一切还没开始。。。”

她怀了我的孩子。她怀了我的孩子。林惊羽已经听不清那张小凡后来又说了什么,他只觉得脑中嗡嗡剧响,一时天旋地转,竟有些站不稳,他下意识伸手扶住腹部,不到三个月的胎还没有显怀,却隐隐有针扎似的痛。

鬼厉看他有异,忙上前把他扶到床上,“你怎么样,惊羽”

“无妨,只是赶路太急,有些累了”林惊羽这一生,清高自诩,庄严自持,即便是大战前夕草庙村那唯一一次献身,他也不过是半推半就一偿宿愿。

可是他到底不甘心,“原来你们早就。。。我就知道,她并不是真的钟情于我,幸而我没有当真。”

张小凡一脸尴尬,“对不起,惊羽,我。。。”

“血公子果然好手段,”林惊羽想起他那一夜的粗暴和表白,想起自己第二天的被捕,想起。。。原来那一切都是套路,只有自己当了真。“看来我今天自己送上门,是走不了了,”说着便捉起那鬼厉的手放在自己腹部,“掌门已逝。我也自认打不过你。一命抵一命,你挖开这里,为你的妻儿报仇罢” 林惊羽昂首闭目,竟是要引颈就戮。

那张小凡下意识地抚摸掌下温热的小腹,想起那一晚,碧瑶也是如此捉起他的手,让他抚摸他们的孩子,而如今,她和他们那可怜的孩子都躺在冰冷的地宫中。。。

没有料想的剧痛。林惊羽睁开眼,却见那张小凡闭目伏在自己脖颈处温柔舔舐,口中模模糊糊唤着“碧瑶,碧瑶。。。” 源源不断的泪水打湿了自己的领口。

而那泪水,却不是为自己而流。

林惊羽微微颤抖起来,只觉得惊悚恐怖,他用力掰开鬼厉的手,却见那人抬头睁眼,双目赤红,竟是跟草庙村废墟攻陷他的那一夜一样,仿佛被无尽的欲望充斥的身体,顶住了他。

评论(1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