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故梦番外·清明雨上(一)【all羽】【螳螂精×林惊羽】


春凉花满。月高枝。

祖师祠堂后山的温泉。

林惊羽湿漉漉的头发上还冒着热气,他擦干身体,附身去拾岸边的衣物。

诶?怎么又少了发带。

只是诧异了一下,他随手从岸边树上掰下一截枯枝,利落地把一头乌发挽好,穿衣回去,并不在意。

本来,能让他在意的东西就不多。现在,更少了。

岸边的红药丛里一朵红蕊兰花动起来,举起镰刀前肢挠挠麻木的屁股,突然飞向空中,瞬间化作一位衣着风骚,举止风流的翩翩佳公子,用手背抿掉了两桶鼻血,在水潭里细细洗了手后,附身从花丛后面拉出一条月白发带,捂在脸上嗅了几嗅,又从怀里掏出雪白碧绿,丝绸棉布,云纹素面等等各种颜色,各种面料,各种花样的许多发带,摊在一块大石头上一字排开,细细品味,而后又心满意足地统统收进怀里。迈着欢快的步子离开。

夜深了。月光洗刷得祖师祠堂的牌匾愈发清亮。

林惊羽回房就睡下了。窗外嘘嘘索索,有什么东西从窗户缝里挤进来。

林惊羽手指微动,啪,微掩的窗子瞬间紧闭,那东西随即蹿到门边,“哎哟”一声,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弹回来。

“门窗上下了禁制,你出不去的”

屋里点上了灯。林惊羽看到床前的地上卧着一朵硕大的粉色兰花。举灯再看,却是一头伪装成兰花的大螳螂,足足有一个稚儿的手臂那么长,甚是漂亮。

林惊羽却不为所动,冷冷道,“起来”

螳螂不动。

林惊羽小心提起它的大镰刀,捧起来轻轻吹了一下,那大虫子懒洋洋睁开眼,开始说人话 “你把我弄伤了,全身的骨头都碎了,需要跟你睡一觉才能。。。”

没等它叨叨完,林惊羽就松了手,螳螂落地变成一个粉衣公子,摇着扇子,上书“思美人兮”,下言“惊羽嫁我”。

看林惊羽面无表情,冷冰冰地盯着自己,那公子赶忙收起那狗屁不通的扇子,“别误会,这扇子不是我的”

林惊羽伸出手,“拿来”

“反正不是我的。送你好了。”粉衣公子大方地把扇子递过去。

“不是这个。”

“那是哪个?”那人挠挠头,“我身无长物,难不成惊羽你暗示我以身相许?”

林惊羽不理他,冷着脸兀自道,“我的发带,发冠,剑穗,还有,还有,你都拿来”

“惊羽,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

“阁下屡做梁上君子,不打算解释一下么”

“解释什么,惊羽,你不都看到了么。不过今天来得急,身上就只带了这个” 说着从怀中贴身处取出一件白色亵裤来,“还你”

“你”林惊羽又羞又怒,扬手接住。

电光火石间,那人已化作寻常螳螂大小,冲着墙角就俯冲过去,嗖地不见。

“惊羽不留床,自寻睡觉处”

林惊羽想起前些日子墙角的老鼠洞还没堵上,深吸一口气,原来这臭虫是早就踩了点的。

——————

没有渣凡,惊羽修身养性,料理花草,逗逗小虫,日子也可以过得很好。只是再不会轻易把自己交付出去了。无论身体,还是心。

治愈系。空境想说,我也是会写小清新的,我不是污妖王,哼

我要红心❤蓝评,不然就罢工😉

评论(2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