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惊蛰(三)青云弃(下·he)[凡羽][萧逸才×林惊羽]


居然被删了,再发一遍,哼,又没有rou,可恶的撸否

————

“小凡,还是我回去吧。我犯了错,我师父顶多罚我面壁思过,而你呢,你师父可是会要了你的命”

声犹在耳,物是人非。

张小凡呆立在门口,看到曾经事事护着他,惊才绝艳让他引以为傲的竹马,如今憔悴如斯,形销骨立,“惊羽”

林惊羽却仍然坐着,人偶一般,不言不语。只有泪水盈眶,隐忍克制。

“废除全部修为的刑罚过于疼痛,林师弟咬舌自尽被救了回来,暂且不能说话。倒是你,张小凡,惊羽为你揽下所有罪责,变成这样,你却还在悠哉悠哉跟这妖女卿卿我我纠缠不清”

“萧逸才!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上次定海庄的旧账我还没跟你算!”

一道绿光过去,碧瑶便跟那萧逸才缠斗在一处。二人很快从屋里打到了屋外。萧逸才不敢伤她,又因救人灵力有亏,很快力不从心。

这边,张小凡已扑过去把林惊羽搂在怀里。

因着要救一心求死的人儿,萧逸才虽是得了青龙暗示,却仍错过了布局的时机。当碧瑶那句“小凡,这就是你家么”在院门口响起,萧逸才只来得及把林惊羽穿戴整齐,把地上的一片狼藉都归于床底。

“惊羽,你受苦了”

一句受苦了,让林惊羽再也忍不住,扑在张小凡怀里恸哭不止。

张小凡扶起他,想要细细检查他的身体,“惊羽,给我看看,你伤得怎样,我一定想办法让你恢复”

而他的竹马却只是摇头,护着衣襟不让他碰。惊恐犹如受伤的小兽。

“惊羽,我不看了,我不看了,你别这样”张小凡慢慢靠近他,一点一点试探,终于再次把他搂在怀里,缓缓抚摸他的背,给他安慰,早已今非昔比的张小凡在抚慰的手掌上倾注了温暖的灵力。

就这样看着怀里的人儿哭累了,沉沉睡去。他起身把人儿抱上床。他踩到了什么东西。

原来那萧逸才用魔教双修秘术救惊羽,把下身的倒钩深深植入惊羽的身体里,深深吻住他受伤的舌,用全身的血肉灵力去暖他,那是他们唯一一次纯净的欢·爱。最后,萧逸才第一次没有把那恐怖的黑色惊液留在他身子里,而是转身设施在褥子上。

张小凡打开床底的那床被褥,一股熟悉的腥膻扑面而来,纵然他没有过任何实战经验也瞬间明白了那是什么。浅色的粗布床单上像是泼了墨,诡异,恐慌。

张小凡慌乱颤抖地解开了他家惊羽的衣服,那些斑斑点点的痕迹,一看就是来自某个男人日日夜夜的啃,咬,掐,拧,吮,吸,新新旧旧,一层摞一层,触目惊心。

张小凡后退几步,瘫坐在地上。

陆师姐说,惊羽那么高傲,那么惊才绝艳的人,他心甘情愿为你扛罪,如今修为尽废,被逐出师门。。。他什么都没有了,还想着你,让我照顾你,让你不要回青云

碧瑶说,惊羽人傻好骗,都说了小心萧逸才,小心萧逸才。。。什么?姓陆的你再说一遍,萧逸才送他下山?你,你们,嫌他死得慢是吧?还有你个呆子,赶快跟我走!

青龙说,傻小子我凭什么告诉你,他死没死关我什么事,我告诉你那林惊羽被萧逸才藏在草庙村,碧瑶能有什么好处,我能有什么好处,我鬼王宗能有什么好处

另一边,这萧逸才不愧是青云门掌门座下第一大弟子,碧瑶与后来加入战局的陆雪琪二打一,虽是占尽优势,却仍旧占不了好处。眼看那萧逸才体力不支,却仍旧不能擒住他。

这呆子,磨磨蹭蹭不会真准备长篇大论地叙旧吧,碧瑶正暗自腹诽,突然一道银黑光芒直冲过来,直把那萧逸才撞飞在院中一棵大树上,倒在地上爬不起来,被碧雪二人制住。

张小凡收回噬魂,居高临下望着萧逸才,“萧师兄,没想到,居然是你,你害得惊羽好苦”

那萧逸才闻言,脸上的表情变了几变,终于笑道,“张小凡,原来这是你家啊,你知不知道,就在你的床上,我让我那林师弟爽·晕了不知道多少次,我这背上的抓痕,都没断过”

“你这禽·兽,找死!”张小凡一掌拍过去把萧逸才打得又吐出一口血。

“怎么,这样就恼羞成怒了?我俩情投意合,日日夜夜在你,的,床,上尽享鱼·水之·欢,你就嫉妒吧”

两位女孩子已经尴尬得不知道该撤该留了。

“你杀了我,他就要守·寡了”

张小凡勉励克制才能抑制住将这畜生立毙于掌下的冲动。不能。不能。惊羽的名声。惊羽的清白。


“小,凡。。。”不知什么时候,林惊羽醒了,他扶着墙走出门,艰难喊出这两个字,唇角已溢出鲜血。

“惊羽”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是张小凡和萧逸才。

“别说话!你不想活了?!”萧逸才想挣脱,却被碧雪二人按了个结实。

张小凡奔过去,堪堪扶住将要软倒的惊羽,“惊羽,你怎么出来了”

林惊羽在他怀中笑了,又开口,“放,了,他。。。”随即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张小凡,不要让他说话,他会死!”

“他害你至此。。。别,别再开口,你写给我”张小凡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掌心。

林惊羽脸带笑意,一瞬不瞬地望着他的小凡,右手缓缓移动,“不要杀他”

“惊羽,我不杀他,杀了他谁还你清白,我带他回师门,让掌门还你公道”

惊羽摇头,“回师门,他必死无疑”

“那又如何,他害你辱你,他死有余辜”

林惊羽脸上变幻,心中大恸,“你都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我只知道他害你修为尽废,他害你蒙受大冤”

林惊羽收回手撑起身,艰难曲起一双长腿,竟是向那张小凡跪下了,再一次地仰面开口,“求,你,放,他” 血,淋淋漓漓撒在雪白的里衣前襟上。

“张小凡,他如果死了,我跟你同归于尽!”

“老实点,再吵吵,我让你绑上石头跟水鬼同归于尽”

“好,我答应你” 张小凡咬牙切齿,冷冷道。在林惊羽一瞬不瞬地注视中,他站起身,眸色已变红。走向萧逸才,夺过雪琪的剑,手起剑落,几声惨叫,生生废了那萧逸才的手脚,直把人疼得在地上翻滚。“他的痛,你哪里及得上万一”

碧瑶雪琪跑过去把惊羽扶起,惊羽还是直直望向那边,张小凡把滴血的天琊还给雪琪,提着噬魂进屋,“你要给他收尸,先养好身体”

这次,他原本是要告诉惊羽,他跟碧瑶说开了,惊羽为我做到如此,我不能付他,从前是我混沌,是我得过且过,是我贪恋他的温柔,是我一直吊着他,以后的日子,也该轮到我照顾他了。

林惊羽挣开碧雪二人的搀扶,蹒跚走向小凡,他伸手摸向小凡红色的眼睛,眼中含笑,眸中带泪。

极尽温柔。

——————

青云弃end啦😊

快来给我红心❤蓝评呀😄😄😄

留下意见建议也好呀哈哈

撸否删我文,我好委屈😞呢

评论(37)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