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惊蛰(三)青云弃(中)[萧逸才×林惊羽][凡羽]


草庙村的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身上的伤病就这么一天一天地挨。

萧师兄一直在照顾他,给他煎药,劝他吃饭,为他找寻玉阳子的下落。林惊羽无以为报,终于在某一天的耳鬓厮磨中,放下身段,让萧师兄再次上了他的身。

这种事,有一便有二,有二便有三,烈女怕缠郎,纵然那林惊羽心里仍旧只装得下小凡,也抵挡不了萧逸才的情话连篇,体贴入微。

他与张小凡之间,太不对等了。他爱得好苦。小凡却什么都不知道。可是,纵使知道了又能如何,小凡心里从没有过自己,从前是田灵儿,现在是碧瑶。

呵,碧瑶。他还记得碧瑶跟自己表白时的样子。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坏心地想,如果那时,自己接受了碧瑶的示爱,是不是结局就会不同。至少,小凡会多看看自己。

如果,当初不让他们相识,该有多好。

如果,自己一直占据着碧瑶的心。

可是他终究不会那么做,小凡到底只会把自己当兄弟。

也好,也好。

萧师兄不在的时候,他自己劈柴,发现手竟然握不稳斧头,他把仅剩的柴抱进屋里,用尽力气,却还是撒了一地。

原来,他已经是废人了。连个农夫都不如。他还有什么资格奢望小凡的爱。

从前,他知道自己什么都是最好的,他恃才傲物,他也确实有高傲的资本。他想,即使小凡不爱他,他也是小凡最优秀的兄弟,最能保护小凡的人。

而如今,他只是一个身败名裂,修为尽废,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伤病缠身,靠出卖色相来换取生存的废人。

可是,小凡,想你。又不想看到你。

当萧逸才发现倚在门边蜷缩着的人儿时,林惊羽已昏厥,唇已冻得发紫。萧逸才赶忙把他抱到床上,脚下踩过铺在地上的粗布被褥。

原来那林惊羽从来不让他在那张床上干自己,就把桌子撤了,在地上铺上宽大的特制的褥子与床单,四面放上火盆,就在地上,萧逸才不知把他干昏了多少次,各种羞耻的姿势,他都不会拒绝,他像是故意要自残,或是故意要发泄。撕心裂肺的叫声时常响彻废墟。那林惊羽的肚子,经常被他灌满体液,撑得吃不下东西。

只是那之后,每次事后,萧逸才都会给他喂下药丸,以保他不会再次兽化。只是这没有了青云清气护体的人儿,在日益频繁的房 事中,越来越骚,媚得让萧逸才无法抗拒。只要看到,就想把他干翻在地。


直到有一天。青龙来找他。

“萧兄真真是好手段,找了这么个地方金屋藏娇,乐不思蜀了。只是不知道那林惊羽,倘若得知了他的好师兄就是害他失去一切的仇人,会不会,发疯呢”

“青龙,你不必如此,鬼王的吩咐我自当全力去办,只请你快走。他快醒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没想到你这样的人也会动了真情,可笑。喏,这是这个月的量。”

“谢了” 萧逸才阴着脸,夺过药瓶就急不可耐地捉了一丸放进嘴里。

青龙却看到了不远处,踉跄而去的身影。心中计较,提醒萧逸才。“碧瑶他们朝着青云的方向来了,可能会来草庙村,你看着办吧”

因着林惊羽每每把指甲抠进他后背的肉里时,都哭着喊着那张小凡,萧逸才已是恨毒了这个名字,闻言,脸上已是带了杀意。

“不能杀张小凡。他是碧瑶的命。”

杀气瞬敛,“我,省,得”


萧逸才回到屋里,看到林惊羽赤着身子,老老实实躺在地上的被子里。上前隔着被子抚摸他,欢喜道,“今天怎么这么主动” 说着便俯下身去啃咬他的脖颈。

冷不防被一把小型柴刀架在了脖子上。

“惊羽。。。林师弟,你这是干什么,谋杀亲夫么”

“青龙说的,可是真的?”

那萧逸才心里一沉,“惊羽,咱们做过那么多次,我是什么人,你不清楚?你信我还是信他”

“萧逸才,你老实告诉我,如果不是这幅身子还能让你一逞兽欲,你是不是早就将我灭了口了”

“惊羽,”萧逸才握住他拿刀的手,往自己的咽喉处又挪近半寸,“你既信了那青龙,我也无话可说,来啊,往这里砍”

林惊羽面色苍白,全身颤抖,根本握不住那刀,很快便被萧逸才顺势夺了过来,远远扔出去。

萧逸才把他压倒在地铺,狠命啃咬,林惊羽明知自己气力微弱,不堪一击,却仍是拼了命地挣扎反抗,萧逸才怒火攻心,戾气暴涨,抓住他的头发就要往床上拖。

林惊羽突然疯了一样,“不要,不要在床上,师兄,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你不要在床上”

萧逸才想起自己在这屋子里第一次得了这林惊羽时,他也是这么乞求着,爬在地上,顺从得像个妓。于是萧逸才松开手,把他扔在地上。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不能在床上”

却看那林惊羽怔愣了半晌,还是摇了摇头。

“莫非,就在这床上,你把第一次给了那张小凡?”

“我的第一次?”林惊羽突然笑了起来,“我的第一次可能跟了任何人,却唯独不是张小凡”

看着那张从前冷若冰霜,如今却笑得明媚的脸,萧逸才一巴掌打过去,“贱人”

却看见林惊羽微笑着,嘴角蜿蜒下暗红的血。

“张嘴!张嘴!你不能死,你不是还要报仇么,你不是还要见你师尊么,你醒过来啊,醒过来啊”

夜凉如水,外旧内新的茅屋里灵力暴涨。

有人要死,有人要救,有人在赶路,美人在侧,一无所知。

——————

凡羽在哪里,凡羽在路上,凡羽在心里,凡羽在字里行间每一个角落里😄

如果觉得不好,留下批评建议,我好改😁

如果觉得还好,留下红心❤蓝评,这是我抑制懒毒,努力更新的动力呀😍😍😍


评论(5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