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惊蛰(三)青云弃 [萧逸才×林惊羽][all羽][凡羽]



“掌门师尊特让我前来,待师叔废去林师弟修为后送他下山”

ooc设定: 萧林归来,苍松有事不在青云,错过了爱徒的大劫难。惊羽修为被道玄废掉,之后交给了萧逸才。

剧情接《萧师兄的处置》。

——————

“齐师弟,掌门师尊离开时已经把林师弟交给我了,特让我送林师弟下山”

齐昊抱起瘫软在地的林师弟,“他都成这样了,还能对青云有什么危害,萧师兄未免太心急了吧”

“掌门师尊有令,不得不从”

“你!待我给他换身衣服,准备盘缠。他已一无所有,难道就这么让他自生自灭么”

“不劳齐师弟,我都已经备好了。至于他的衣物,都是青云的,既是被逐,下了山他也穿不得”


草庙村废墟。

“小凡。。。小凡。。。我痛。。。骨头好痛”

“我没有。。。我没有背叛青云。。。信我,信我啊师尊,师尊,小凡。。。”

“要不是你这千娇百媚的身子让我食髓知味,实在招人惦记,难以舍弃,恐怕我早已把你掐死埋在青叶林里了”

床上的人儿身子不着寸缕埋在被子里,被萧逸才亵玩抚摸着,深陷在噩梦里,他不停地叫着师尊,小凡,不停地喊冤,可是有什么用呢,他的名声早在他当众兽化时便已狼藉,他的身子,被玉阳子所伤,被妖气侵蚀,被掌门散功拆骨,甚至,还有他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那给他信任的萧师兄带来过无尽欢愉的下体里,密密麻麻布满细小伤口。

他再不是那光风霁月的戒律堂首徒,他再也不是那根骨绝佳堪比青云祖师的修仙良才,他再也不能为天下苍生除魔卫道,再也不能,保护他的小凡。

“你这么活着,还有什么用”

“小凡。。。”

那萧逸才看他痛得难受却醒不过来,到底动了恻隐之心,用灵力助他失去意识,陷入深眠。

不知过了多久。

“小凡。。。”一身冷汗退尽,林惊羽终于懵懵懂懂睁开眼,却看见萧逸才背着身坐在床边,“萧师兄?”

“惊羽。”

林惊羽撑起身环顾四周,竟依稀是草庙村小凡的家里,忽而想到回师门前一天,自己在此逗留,萧师兄大概以为这是林家。

不过短短数日,兜兜转转,又回到原地。

又是一个物是人非。

萧逸才记起这林惊羽有轻微的洁癖,定海庄和回师门的路上日夜相处,那一夜之后更是烧水数次洗了一整天的身子,“林师弟放心,被褥器具都是新添的”

“师兄误会了,我现在这样子,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只是临到了了,却不得见师尊,辜负了他的大恩”

“惊羽,那玉阳子虽已逃窜,却到底可寻,师兄定为你手刃了他报仇雪恨”

林惊羽笑了,“他死了,谁还我清白”

萧逸才心中一凛,以为他发现了什么端倪。赶忙上前握住他的手,“惊羽,师兄知道你只惦念那张小凡,可是你也回过头看看我啊,为了你,我也什么都可以”

虽是被迫经历了两次激烈的情事,但他除了无尽的苦楚与深深的自我厌弃什么都记不得,小凡那呆头鹅更是只把他当最好的兄弟,他哪里见过这样深情的架势,一时间竟是懵了。竟是由着那萧逸才顺着手摸到了别处。

“呃啊,师兄请自重”

萧逸才正准备压上去,却猛然被推开,心中不悦,“那一夜你不也得趣了”

林惊羽心中一痛,“师兄,当年你为调查草庙村一案深入魔教九死一生,惊羽感念非常,那一夜权作报答,再多,恕惊羽不能够了”

那萧逸才气血攻心,突然掀掉他的被子,“怎么,你是准备为那张小凡守身如玉了,可是你早已不是那无暇的美玉了,更何况那张小凡现在指不定在哪里和那魔教妖女欢愉着,还会要你”

一句“张小凡”,让慌乱掩盖裸体的林惊羽顿住了手。

“怎么,只是提了他名字你都能这样” 萧逸才看他怔怔的样子,就放软了语气,爬上床去搂住他,“惊羽,对不起,我也是色令智昏,爱你爱惨了的。他张小凡何德何能,能让这么好的你,为他做到如此” 萧逸才把头埋在他脖颈里啃咬了一会儿,放开他,“放心,我等得起”

失去支撑的林惊羽瘫软在昔日竹马的床上,看着起身关门离去的萧师兄,赤身掩面而泣。

惊鸟离枝。废墟死寂。

——————

依然是活在惊羽心里的凡羽😊

请注意请注意,作者懒毒入骨,需要多多的红心❤蓝评才能抑制哟,嘿嘿嘿😄😄😄

评论(1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