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惊蛰(二)处置续:水牢 [萧逸才×林惊羽][凡羽]



水牢阴暗。一方天窗,明月如钩。

“林师弟” 萧逸才摆手让看守水牢的青云门弟子退下。他蹲下来,细细看抱膝蜷缩在角落里的林惊羽,“我来看你好点了没有,还痛不痛,顺便劝劝你,别那么固执”

圣尊之鳞刮体之痛,小凡,我终于体会到了,你那时没有内力护体,只会更痛。

还好是我,还好是我。小凡,你在哪里。不要回来。

看着这前些天还在自己身下呻吟哭叫的妙人儿胸前的血迹,“啧啧,戒律堂避嫌,咱们那田不易师叔可真找了个好机会一雪前耻了,却不知道,你是替了他的好徒儿的”

“怎么不说话,你跟师兄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早日招了,我倒还可以向掌门求求情,让你少受些罪,毕竟,我也是会心疼的。噢,昨日你兽化要掐死我,我也不跟你计较”

林惊羽打断他,“师兄,你就不怕我把你说出去”

“说什么,我又不像你跟张小凡,色令智昏,跟魔教妖女纠缠不清,私相授受,魔气入体”

“我记得,跟我私相授受的,是师兄你吧”

“我以为你要说什么,原来是这个”

“你林惊羽,堂堂戒律堂首徒,为逃避惩罚,竟色诱师兄” 话到此,萧逸才走过去,俯下身来,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大庭广众,朗朗乾坤,你把你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任我艹的事情讲出来,你那苍松师父颜面何存,众师兄弟怎么看你,你跟死了,还有什么两样”

“萧逸才,如今我最后悔的事就是错信了你。”

那萧逸才轻嗤了一声,“怎么,哪里看出的破绽,我下面长出来的倒刺?你不是挺喜欢的,那小嘴儿吮得啊,啧啧”

“你无耻” 啪地一巴掌,林惊羽默默看着自己的手,气得全身都在颤抖。

“你敢打我?”那萧逸才暴戾心起,抓住林惊羽的头发把他拽起来,冲着那苍白病娇的脸儿就是好几个耳刮子,直把人儿打得嘴角出血。他戳着惊羽的小腹,“你的这里,可是装了我一肚子的精   液,还装什么清高。你去说吧,看那张小凡会要你!”

这最后一句才最诛心。

名誉,赞许,高位,这些他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东西,他其实并不在意。除了师父教的除魔卫道,他最重要的就是小凡。

小凡开心,他就开心。

小凡难过,他就伤心。

小凡不想说的,他也绝不再追问。

就连唯一有过好感的女孩子,小凡喜欢,他也会尽力成全。碧瑶是好人,要是愿意为了小凡脱离魔教,他也会祝他们永结同心,百年好合。

可是,如果被小凡厌恶呢,被恶心,被轻蔑,不,不,那不如让他长眠深谷,守住永远的秘密。

————

凡羽继续台词中😊

如果喜欢,记得红心蓝评呀,哈哈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