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惊蛰(一)初孽 [路人×林惊羽][凡羽](修改版)


因我没看过诛仙原著,青云志电视剧也只看到第六集,另看了不知道后面哪一集的cut。会有强ooc出没,敬请谅解。

tag教徒和各路演员粉请就此止步,慢走不送。你我本不该相见,不要试图说服我,用各种手段扭转我,我不会再妥协屈服。强扭的瓜不甜。

本文路人×林惊羽,本章小龙女受辱梗,但惊羽心里只有小凡,所以会打凡羽tag,不适者请就此止步。

以下正文,请同好们慢慢享用😍😍😍

如果喜欢,记得赐予我红心蓝评呀😊

——————————

“连你也不肯相信我”

“我。。。”

“师父让我下山,我来找小凡和他一起走”

“额,看到那只木头鸟没,刚走,诶,你追不上的”

“你走吧,我们大竹峰不欢迎你”



他失魂落魄回到龙首峰自己的住所。翻看旧物,小凡做的弹弓,小凡吹过的叶片,小凡被黑衣人打伤撕下的血布条。。。都是小凡的。他把脸覆在脏布上,深嗅着,这位如今青云门戒律堂首徒,痛不欲生,泪流满面。

他一直以为,纵然十年不见,亦是君心似我心。他一直以为,他是自己的唯一,那么自己也会是他的唯一。他的小凡,那么聪明,那么善良,那么俊逸,从小就是。他早该想到,离了自己,他只会被更多的人喜欢。他的心又怎么可能只属于自己一人。

什么百年一遇,千年得见的天资,纵然被青云最好的师父教导,学得一身本领,纵然可以做到青云最好,可是失了他,又有何用。

他不看我了,他不需要我了。

是嫌我太闷了吧。林惊羽想,那曾书书鬼马跳脱,又聪慧,而自己除了这所谓的天资,可还有什么。他们去颜如玉,自己不会去,他们去喝酒,自己更不会去。

可是,小凡,只要你喜欢的,我可以去学啊。

为了你,什么都可以。自然什么都愿意。

再也不会怀疑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无条件信你。

只要,你回头看我。
只要,你还要我。

不知道在屋里待了多久,推门出来,阳光刺眼。回首合门,发现一方信纸钉在门框上。

他约我。

林惊羽抬起头,对着头顶的飞鸟,怔怔地笑了。


“惊羽!”

“小凡!”

月下的黑色树林,枝叶间撒下斑斑驳驳的光线。
两位身着云纹服的青云门弟子在林中幽会。只有腰间系带不一样。一个天蓝,一个湖绿。

他们抱在一起。

他们吻在一起。

天蓝的手钻进了湖绿的衣服里。林惊羽绷紧了身体,“小凡,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要约他,为什么突然要抱他,为什么突然要吻他,从前至多是拥抱一下,打打闹闹。

但是不管了,反正无论小凡要对自己做什么,他都是愿意的。

一腔欣喜涌上心头,蒙住了所有疑惑。

那张小凡,把他推倒在地上厚厚的落叶里,像个小兽物一般啃咬着他的颈项,他的胸脯,把他的衣服一路剥到腰胯处,从未有人造访过的禁地似露非露,勾人心魄。

“不要”林惊羽察觉他的下一步,赶忙拽住衣服。
小凡抬头盯向他,双眼通红。

“小凡,小凡你走火入魔了么,让我。。。”

话未说完就被一口咬上左乳珠,“呃,啊” 先是一痛,随后是一阵酥麻,蔓延全身。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心脏注了进去。

“小凡,你给我用了什么”

他全身都软了。只觉得身上所有的部位都在渴求,渴求抚摸,渴求抚慰,全身的肌肤都在渴求灌溉。

林惊羽已被磨得全身绯红,难耐地磨蹭着,眼前迷蒙,已是有些神志不清。

隐隐觉得一个巨大的碧绿的影子笼罩过来,扑上自己的身体,惊羽拼尽全力去推他,努力睁大眼睛,却只看到小凡埋首胸前,细细舔舐,一路舔到颈项,舔到耳侧,所到之处皆在颤栗,“惊羽,交给我吧”

“什么”

“惊羽,把身子给我吧”

给我吧。给我吧。给我吧。

耳边温柔的话语像咒语魇住了他。

给他。给他。给他。把所有都交给小凡,我是他的,他是我的。

“小凡” 惊羽有些忐忑,有些惊喜地慢慢抱住身上的人,下定决心,“我给你,求你不要不理我,不要抛下我,不要不要我”

惊羽的初😊夜


卸下伪装,那占尽湖光山色美人沟壑的人,穿的竟是一身绿衣,不细看,竟是可以与这深春的林色融为一体。

“看了许久的活春 宫,很是惬意吧”

“呵,倒是跟同类着实不同。至少,不会有性命之忧,还能修为大增。”

“怎么,回头我给你也物色一个”

“切,还是雌类好,我可没你那嗜好,双修也得是女的不是,要阴阳互补才是正道”

“正道?没想到你的理想还颇宏大,平素真是小瞧了,失敬失敬”

“不过,堂堂青云门戒律堂首徒,居然下贱至此,真是可惜了一身好皮肉,一身好筋骨”

“你懂什么!如若不是遭逢大恸,就凭你我,怎么可能有机会”

“你还真是怜香惜玉,多好的炉鼎,要是我,非得把他的精血吸干不可。谋划数年,成事一时间,可惜了。不如。。。”

“如果你想死,我倒是可以送你一程”

还没看清,长剑已瞬息出鞘架在了肩上。

“误会,误会,都说了我没兴趣了。”

“那就好。”说着,那占了林惊羽身子的绿衣人便从同伴衣服里摸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碧色丹药,放在舌尖渡给了地上乱衣裹着的人儿,极尽温柔,又是一阵悱恻缠绵。

——————

各位可以猜一下,骗了惊羽身子的那位路人,真身是什么😉

评论(22)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