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鸢眠鸢&泽眠】栖芳记5(ABO)

写在前面:本章鸢眠&泽眠,鸢眠自有前缘,并非一纸婚书强行撮合。人的一生,因缘际会,缤纷缭乱,谁会与谁相守,谁又会与谁擦肩而过,看似随机,却又都是注定的,前路迷雾重重,不走到最后,谁知道呢

本章分级:R18

设定:

江枫眠:坤泽(水泽香棘)
虞紫鸢:乾元(麝香)
魏长泽:中庸
藏色散人:坤泽(雨后草木香)
温若寒:乾元(前调利刃,后调铁锈)
赵长弓/赵逐流:中庸

私设:男性坤泽与女性乾元皆可生育
          中庸无法暂时标记坤泽,只可永久标记

5、兰麝前尘

几束月光从树缝中漏下来,打在被无处消磨的情欲烧成粉色的坤泽luo体上,美得发光。

虞紫鸢收起紫电,怔愣着走过去。

察觉到陌生信香的逼近,雨露期未过的坤泽浑身都颤抖起来。他竭尽所能地紧紧合拢双腿,把自己蜷缩起来,他恨不得把自己的脸也深深地埋起来。

“要做,便做,求你,不要看我的脸。。。”

没有意料之中的拉扯和粗暴,一袭斗篷被轻柔地盖了上来。

如此芬芳youhuo的水泽香棘几乎让她站立不稳。可是她轻呼轻吸,到底忍住了。

“会有一点疼,忍一下就好”

虞紫鸢小心地把人儿抱在怀里,低头咬在了坤泽后颈。

大颗大颗的眼泪随着野兽的辛香一起打在江枫眠luo露在外毫无防备的腺体上,又随着刺ru的伤口缓缓流向四肢与内脏。

“呃,呃啊”

温暖却又陌生的怀抱,又辛又苦却似曾相识。。。是谁。。。

一个名字呼之欲出,却又想不出,他徒劳地挣动着,却被紧紧地抱住。

“睡吧,睡醒了,一切都过去了”

可是睡醒了,真的会过去么?

那一年。虞紫鸢十四岁。

几乎每一位女子到了十几岁分化期,身上都会佩着止露丹,即使眉山虞氏那个敢怼天怼地敢单枪匹马夜猎的三小姐虞紫鸢也不例外。毕竟女子,大部分都会分化为坤泽。

那天她带着侍女在云梦泽里猎巨鱼,当她们把巨鱼的尸体从礁石上移开时,一大丛罕见的水泽香棘突然盛开,虞三小姐就在水泽香棘清淡却又剧烈的香气中分化成了乾元。

在回程的路上,她又闻到了那股香气,可是分化已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她吩咐侍女把花给她割回来,却被回报说没有花,只有一艘擦肩而过的小船,一个家仆打扮的少年在船头张望,形容焦虑却又犹疑不定。

虞紫鸢立时明白了,“金珠,放小船,追上去,把早先阿娘让你给我带的止露丹送过去”

“是”

“多谢。我替我家。。。小姐谢过你家主人”

魏长泽口中的“小姐”便是云梦江氏的少主,江枫眠。此后很长一段时间,莲花坞都在隐瞒少主是坤泽的事实。

那一年,江枫眠十四岁,魏长泽十五岁。

“公子,此去眉山,不告诉宗主和夫人,真的合适么”

“告诉他们我就没有办法退婚了”

“公子,恕属下直言,您与虞三小姐门当户对,性情互补。。。”

“可是我根本不爱她!”

“公子。。。”

“长泽,我不想与你争辩,我是什么性子你还不知道么,我,我心里只有。。。”

“公子,长泽不过一介中庸,并不能为江氏开枝散叶。”

“那又如何,我还没有分化,谁知道呢,我问你,倘若我分化成了坤泽,你愿不愿意。。。”

“公子,长泽身份低微,请慎言”

“什么低微不低微的,我不在乎。。。我。。。长泽,你身上,怎么。。。好香啊,长泽,怎么是又辛又苦的,长泽,我好难过。。。等我分化成了坤泽,我自然就不用娶坤泽,你便要了我,可好。。。”

“公子,你怎么了?公子!”

魏长泽知道,平日里公子性情温柔和顺,并不会像方才一般咄咄逼人,果然,他顺着船窗往外看,远远的,一艘大船慢慢接近。

香气来自大船。

莫非。。。

江枫眠在船舱里抱住魏长泽,不住磨蹭着,他抓住魏长泽的手,放进自己的衣服里,“长泽,你脱了它,摸摸我,可好?摸摸我”

“公子,您不要这样,长泽虽是中庸,却也是会。。。”

“会什么?你会什么,都用在我身上,可好?”

“公子。。。”魏长泽到底无法抵御坤泽分化的春潮,他回抱住他的公子,把人压在了身下。

“长泽。。。”

看公子一脸意luan qing迷,魏长泽下身ying挺,忍不住地在他大腿nei侧磨起来,磨起来,“公子。。。公子。。。”越来越快,越来越大,隔着布料直直地扎向花心。

“呃。。。长泽,你的剑硌到我了,好痛”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魏长泽的双眼立时恢复清明,他猛然起身,“对不起,对不起公子,我,我出去看看”

“长泽,长泽你不要走”

魏长泽把江枫眠关在船舱里,装作听不见里面的声响,他惊慌失措,想走走不得,想留留不下,他向越来越近的大船张望着,公子已分化成坤泽,他不能犯这个错。是麝香,能诱使坤泽分化春潮的麝香,定是乾元。。。要求助么,可是自己。。。又保护不了公子。。。

天色晦暗起来,暮色四合。而江枫眠,在锤打舱门无效后,被愈来愈浓烈的麝香几乎烧毁神智。他倒在船舱中,口中念着“长泽”,眼中流着清泪,正如他数年以后在百凤山一般,被人所弃,无处消磨。

单独与长泽出来,他并非没有想过意外。可是他却是有所期待的。

却到底是赌错了。

很多年以后,江枫眠教阿澄阿羡读诗,在某一页中看到这么一句,“晚坠兰麝中,休还粉身念”,那时的他依然不知道,这一句,便道尽了他的一生。

往事如烟,醉梦前尘。

“青蘅君,这边走”

“香气越来越淡,你确定是这里么”

“公子此前确实在附近等候”

“恕蓝某直言,或许江公子已被人所救。。。”

被人所救。。。此间含义究竟有几种,不言而喻,闵长风握紧手中长剑,明知道青蘅君只是善意提醒却依然忍不住咬牙道,“我,我自己去那边看看。。。劳烦青蘅君在此等候,多谢!”

就在此时,树木的阴影里走出一个手持紫色幻电长鞭的少女,眼睛红肿,形容阴鸷。

“虞,虞三小姐?”

她向青蘅君行礼致意,口中却道,“是我,长风,阿眠睡了,助我们下山罢”

【本章完结】

写在后面:关于以后的发展,诸位有何想法?冷西皮底下,咱们围炉夜话可好?😘😘😘

评论(3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