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鸢眠鸢&泽眠&温眠】栖芳记4(ABO)(R18)

写在前面:本章有all眠情节,类似小龙女梗,慎入,除魏长泽之外的家仆还有某神秘人物。总攻紫蜘蛛要压轴登场,本章最后露个脸

本章分级:R18

设定:

江枫眠:坤泽(水泽香棘)
虞紫鸢:乾元(麝香)
魏长泽:中庸
藏色散人:坤泽(雨后草木香)
温若寒:乾元(前调利刃,后调铁锈)
赵长弓/赵逐流:中庸

私设:男性地坤与女性天乾皆可生育
           中庸无法暂时标记坤泽,只可永久标记

4 “江枫渔火对愁眠”

“长,长泽,是你么”

“长泽——”

俯下身,浓烈的水泽香棘香潮便扑面而来,直打得人骨头都酥了。

赵长弓默不作声地把自家公子的下裳扒了,又把自个儿的裤腰带解了,掏出已硬无可硬的下面便硬生生捅了进去。

“啊————啊——痛”

“公子,破身总是痛的,一会儿就舒爽了”

神志不清的坤泽根本听不清对方究竟说了什么,只抬手抱住身上的男人,“长泽,你终于,肯要我了,我,好欢喜”

江枫眠睁开眼,眼里盈满香淋淋的水雾,他看不清东西,只觉入眼满是晦暗,淡淡的天光不足以照亮他的前路。

可是赵长弓却害怕了,赶紧抽出裤带给他绑在眼睛上。

彻底的黑暗让身体更加敏感,“呃。。。呃。。。”江枫眠不住喘息着,随着已经cha入他支配他的人一起,跌宕起伏,陷入野兽般的胶着。

在野茉莉花丛中,他强忍了那么久,如今一朝倾泻,竟是如此yin荡。他看不起自己。可是,如果是长泽的话,也没有关系。给你。都给你。

“真紧,真嫩,真滑,这摇摆得,都要抱不住了,啧啧,真不愧是世家公子,就是比那花街柳巷的哥儿姐儿有味道,放着这样的尤物不知道享用,那魏长泽也是个傻子,暴殄天物”

长弓摁着自家公子,用自己下身利刃不断破开着公子的坤泽花苞,毫不怜惜地长驱直入,又长驱直入。

“痛!痛!我痛啊长泽”

可是坤泽的身体就是为了被破开而生的,在雨露期,再残忍暴力的捅cha都不会流血,反而会自发地吸上去,一吮再吮。

痛并快乐着。

赵长弓被吸得舒爽,几乎要丢了去。可是他到底不敢标记江枫眠。虽然这是个一步登天的好机会,世家都是要脸的,坤泽也只能被标记一次,可是他毕竟跟了这江氏少主几年,知道他的脾气,万一他想不开,一剑抹了脖子,死了,那自己岂不是要跟着陪葬。

思及此,他赶忙抽出来,淋淋沥沥浇在了一旁摇曳的铁线蕨丛里。然后便把半裸的美人往地上那么一丢,逃了。

“长泽,不要走——”

被欲望驱使的美人往前爬着,爬了又爬,不知爬了十斤步还是几十步,经历过情事的身子竟慢慢冷却了一点,神智也逐渐清明,就在此时,他触到了男人的靴子。他顺着衣摆摸上去,而后猛然松开。

遮眼的裤带被解开,紧接着便是调笑与摸脸。

“有诗云,江枫渔火对愁眠,你看你这眉心一蹙,似愁非愁的模样,最是惹人怜儿”

树缝里漏下淡淡的月光,照在一张俊逸非常却又邪佞无比的脸上。

“温,若,寒”

“是的,江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长泽呢,你把长泽怎么样了”

“哟,看来江湖传闻果真不假,江氏少主倾心家仆,真是动人的佳话啊。瞧这身子,怎么,都自己打开了,你们这是,野 合来了?不过我sao浪美人见多了,却从来没有一个能sao得像你这般正经的。我摸摸”

“啊——”

“没想到还是干净的,看来,今日这番艳 遇,温某却之不恭了”

“你敢!”

“哈哈,这天底下还真没有我温若寒想做不敢做的事,想碰不敢碰的人!”

“云梦江氏不会放过你!”

“你一个坤泽,到底是要给乾元碰的,听我劝,跟中庸在一起没什么前途,光在床上就满足不了你!”

温若寒的行动力在那个时候就是惊人的。他说话间已把人轻松制住,狠狠压在了地上,一撩下摆,提枪便干。

“啊,呃啊”

仿佛利刃入体,铺天盖地的铁锈味瞬间倾覆了江枫眠,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闻到的是血,成堆的尸体摞成了山。

“啊——真舒服。多久没有草过雨露期的坤泽了,还真是憋坏了”

“啊,啊,啊”

“怎么样,是不是比你那小家仆大?是不是比你那小家仆弄得舒爽?哭什么,回去我就派人下聘,聘你回去做我的如夫人,天天临幸你。怎么,不满意?你江氏虽大,可你身子不干净,不是完璧,做不了正室”

“我要杀了你”

“杀了我?用下面?那你夹死我。哈哈哈哈”温若寒神色猛然狰狞,一巴掌扇过去,“别不知好歹!就你这熏人的骚味儿早已飘了不知几里地,我今天不来,你就是随便一个什么阿猫阿狗的,到时被标记了,哈,你就准备着在下一个雨露期等死,或者再上这荒郊野地里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轮到”

被雨露期的坤泽勾起欲望的乾元往往是不知疲倦的,温若寒早已在不断的骑打中扒光了身下坤泽所有的衣裳,现在的江枫眠,已经被身上乾元的铁锈信香所覆盖,甚至觉察不到夜晚的寒冷,只有身体的绝对臣服。

只差最后成结承露,他便是他的了。

“求你,不要标记我,求你,不要在里面”

“不要在里面干什么,嗯?”

“啊——这里,咬我,求你,求你放过我”

看着平日里温润端庄的美人如此柔顺地献上颈后腺体,温若寒却起了凌虐之心,他鼓足腰劲,打算一鼓作气冲进最深处,标记了他,以此把云梦江氏收入岐山温氏囊中。没想到,却在此时,来了人。

“紫鸢,那头犬妖不会再出现了,走罢”

“要走你走,我知道兰陵金氏的大营每次都是最早开拔,你呀,急着回去看你那花花公子呢”

“你!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赶紧走罢,一会儿就见不到你那如意郎君喽”

“走就走,不理你了!”

“切!嘴硬!”看着闺中密友携侍卫远去,虞紫鸢捏紧手中紫电。就在这附近,是水泽香棘,是阿眠!别的深闺小姐或许不识,以为是什么新品种的空谷幽兰山林仙葩,可是她识得,那些从云梦借来的书中,每一页,若有若无的,丝丝缕缕的,都是这个味道。

可是,还有血腥味。。。

阿眠春潮了,阿眠有危险。

等我。

一定要等我。

【本章完结】

写在后面:嘿嘿,长弓就是后来的温逐流,没想到吧😂😂😂

我爱评论,来来来,一起讨论讨论😉

第一次写ABO,欢迎捉虫😘

评论(29)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