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眠鸢眠&泽眠】栖芳记3(对话体ABO)


写在前面:本章和下章有all眠情节,慎入,除魏长泽之外的家仆还有某神秘人物。总攻紫蜘蛛要压轴登场,本章不在哦

设定:

江枫眠:坤泽(水泽香棘)
虞紫鸢:乾元(麝香)
魏长泽:中庸
藏色散人:坤泽(雨后草木香)

私设:男性地坤与女性天乾皆可生育
           中庸无法暂时标记坤泽,只可永久标记

3 人心难测

“长风”

“在”

“你跑得最快,前面有个岔路口,左转直通下山的大道,这会儿应该还有许多家的修士尚未下山,找,找姑苏蓝氏的乾元修士,来救我”

“公子,这。。。可信么”

“这种情况,还能如何,倘若姑苏蓝氏都信不得,那也是我命中该有此劫,我认”

“是”

“公子,长泽他,要不要。。。”

“不准!他一个中庸,能有什么办法,不过是多一个人烦恼罢了。听我的!左转,大道。。。”

“公子!”

“还不快去!”

“是”

“长弓。。。”

“在。公子,我背您”

“不要碰我”

“公子,我只是想背您。。。”

“不需要!这是捷径,赶紧沿路下山,赶上。。。不,千万不要告诉长泽,绕过他,直接去云梦营地,找我阿爹阿娘”

“长鸿”

“公子”

“你与长泽跟我最久,我,可以信你么”

“长鸿愿拼死以护公子周全,倘若。。。”

“不必起誓,我信你,扶我起来”

“是。只是公子,长鸿有一事不明”

此时,春潮已打过来,江枫眠的额头上已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他艰难开口,“讲”

“为何公子不用信号烟火”

江枫眠苍白着脸笑了一下,“活靶子啊,恐怕,没等到我阿爹阿娘赶过来,我就要被豺狼给,给分吃了”

在浓香的野茉莉灌丛中坐定了,江枫眠瞥见长鸿微张的下身,“退开,十步,外围。。。”

“是”

看着江枫眠慢慢躺下去,浓密垂顺的花枝渐渐遮住他的身子。长鸿坐在以己血画作的禁制边缘,远远听到一声叹息,“难为你了”

天黑了。

长鸿粗喘着,闭上眼睛,在手臂上又划了一道细细的伤口,再睁眼时,又是一片短暂的清明。

野茉莉花丛没有大动静,只有轻微的沙沙声,他知道公子在辗转反侧。坤泽春潮加身却无处消磨的痛苦,他见过几次,却没有一人能如公子这般,可以毫无声息,不呻吟,不哭叫。思及此,长鸿心中的精忠与敬重又多了几分。他担心公子,可是他又不敢上前查看,他怕控制不住自己,亵渎了公子。

有脚步声,越来越近。

“谁在那里,出来!”

“长鸿,你紧张什么,是我”

“长弓?你不是下山了么,怎么这么快?”

“我在半道上遇见了长泽,长德长飞长更他们已经分几路找人和搬救兵去了,我就回来了,看公子怎么样了”

“原来如此”,长鸿不疑有他,放他入了禁制。“可是公子不是说,不能告诉长泽么”

“就你实诚,这是什么情况,万一因为公子争这一时之气而出了事,宗主和夫人秋后算账,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啧啧,你这禁制还真可以,外面居然没什么味道”

“长弓!赵长弓!你干什么,回来!”

野茉莉花丛中的江枫眠双眼微睁,目含秋水,面色潮红,全身的衣服已被香淋淋的汗水打湿,紧紧地贴在身上。

赵长弓吞了口口水,恋恋不舍地后退,“这味道,真的就像。。。”就像云梦泽深处的水泽香棘,细细密密的小白花,难得开一次,却能把人香得,“真想溺死在这片湖泽里”

“你胡言乱语什么,快。。。”

噗——

一把淬了蛇毒的精巧匕首插在长鸿的心脏上,手柄上一枚细小的“眠”字。

长鸿甚至都来不及多说一个字,便直直地倒了下去。

长弓从他袖中搜出那把割手臂的匕首,放在长鸿手中,“哼,有肉不吃,傻子”

长鸿双目圆睁,手臂伸向公子的方向,匕首掉落,想示警,却又无能为力,最终还是垂下了手臂。

禁制瞬息消散。周遭却香气暴涨,野茉莉灌丛再也掩盖不住雨露期坤泽的春潮信香。

下袍早已高高支起的长弓喘息着,环顾四周,像过冬储粮的狗熊一般把香气四溢意识模糊的猎物拖向树林深处。

“长,长泽,是你么”

【本章完结】

【下章预告:4  “江枫渔火对愁眠”】

写在后面:本来不打算写肉的,毕竟本文是长辈篇,但是老毛病犯了挡都挡不住,小朋友们快退散罢,本文下章开始r18喽

另,我爱评论😍😍😍😍😍😍,233333


评论(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