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羡忘&温湛】浊水录4 心碎云梦泽

本章CP:羡忘(身心),温湛(身),羡澄(心),泽眠,眠鸢
原著:魔道祖师by墨臭铜香
本章字数:8800+

写在前面:我一直觉得,舅舅是喜欢WiFi的。就像当年的江枫眠对魏长泽一样。我是江叔叔的迷妹,我喜欢他,我想要给他一个稍微好一点的结局。那么温润如玉谦和端方的江叔叔,他的最后一幕,我。。。爆哭

当然,我没有忘记,浊水录主要写的,是前尘里名字带水的几位小辈公子,主湛。

四、心碎云梦泽

看着魏无羡抱着软成一团的蓝忘机进门。虽然蒙着江氏家服外袍,但是江澄还是一眼认出他。

“你抱着他干嘛,他自己不会走么?。。。不对!你怎么把他抱回来了?不是跟你说了他回姑苏了么。。。”

“云深不知处已经毁了,他回去干嘛,等着被抓么”

“。。。”

“晚吟,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不希望你骗我”

江澄愣在当场,晚吟。。。魏无羡从来没有如此郑重其事喊过他的表字,魏无羡,如今你为个外人,竟。。。

魏无羡径自把人抱回自己的房间,自从醒来,江澄所言蓝忘机的现状他都不信。他们二人才剖白心意,蓝忘机又身负重伤与淫瘾,有家不能回的他必定不会主动离开自己。果然,他出门找了半天,就在离莲花坞不远的孤船上找到了他。想来后怕,倘若自己真信了江澄的话,不出去找他,难道他就准备倚在那艘破烂的孤船上,眺望莲花坞,一直到死么。

其实江晚吟也并没有放着蓝忘机自生自灭,也并不算骗了魏无羡。他看到浑身湿漉漉又脱力昏迷却抱在一起的羡忘二人,心里像点了炮仗一样轰的炸了。分开二人后,他亲自给蓝忘机验了伤,又派心腹把人送回姑苏,自己拖着同样带伤的身体,亲自御剑,把魏无羡从暮溪山背回了云梦。

可是蓝忘机在路上一醒来,就想方设法地追着他们回了云梦,他知道温晁必不肯轻易放过自己,他怕连累莲花坞,因此不敢现身,只敢蜗在一艘废弃的渔船上,远远地看着。他知道那道门里,有他爱的人,因此觉得心满意足。他倚在晃荡的渔船上,置身烟波浩渺的云梦泽,就像是躺在心爱的情郎怀里一样,温暖,熨帖,安全。

一个多月了,才短短一个多月,他蓝湛却觉得好长,长到他似乎在这短短一个多月里过完了漫漫一生。

自由。又有你。真好。那些仇恨与责任,,,是不是,,,如果,我死在了这片云梦泽,是不是就不用背负了。。。父亲。。。哥哥。。。叔父。。。我循规蹈矩了那么久,可不可以,放我任性这一回,就一回。

莲花坞。江澄与魏婴的卧房比邻。

“你过来”,魏婴一踏出房门,江澄就把他拉到自己房间,把门插上,“你知不知道,你抱回来的,也许是个祸害”

“江澄,注意你的言辞”

“我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你当,你当别人都是瞎子!或者,你自己在装瞎?!”

看魏婴冷脸不语,江澄继续道,“我看过他身子了”

“什么?!”

“你着什么急啊,那时你俩浑身都湿透了,是我给你们换了衣服,放心,他的衣服,我亲自换的,没给别人看”

“你想说什么”

“那些痕迹。。。”

魏婴截住他的话,“是我!我趁人之危,他一点头,我就没忍住,弄得很了”

“呸!在我面前就还说这些没用的,就太见外了罢。”

魏婴一僵,沉默了。

“那些痕迹,层层叠叠,一看就是抓掐拧咬凌虐出来的,不止一次,也不止数次,每一个地方,我都给他检查了,就连秘处,也有。。。”

“别说了!”

“我不信你看不到”

魏无羡声音突然冷静下来,“那又如何”

江晚吟恨铁不成钢地剮了他一眼,气势却低下去,“还有,就在前几日,你昏迷的那几日,我的心腹传来消息”,他抬眼看了看魏无羡,似乎在斟酌些什么,“我想了两天,还是决定告诉你。。。云深不知处被烧前后,那里曾一度沦为温氏高官的猎艳场”

【全文链接见评论,也可新浪微博直接搜空有仙境】

泪水决堤,淹没了两个痛苦的少年。

第二日。

魏无羡到底没有让蓝忘机告辞而去,在这个关头,他怎能弃他不顾。

“蓝湛,我师姐熬的莲藕排骨汤最好吃了,最适宜补身子了”

“我。。。还是不去了”

“来都来了,哪有半道儿回去的道理。再者说,你昏迷那两天,江叔叔和虞夫人都来看过你,你不得回礼?”

“他们。。。知道,我来?对不起,我身无长物,我得准备准备”

“准备什么,你又不丑,还怕见公婆不成”

“你——”

二人正要进饭厅,突然听到里面一记响亮的耳光。接着便是虞夫人的大嗓门,“你这不长进的东西!为着个家仆跟人争风吃醋,彻夜不归,你可真能耐,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三娘——”

“怎么,我教训儿子,你急什么,心虚了?我说到你的痛处了?我告诉你江枫眠,我多少次告诫你,让把他俩分开住分开住,你就是不听,说什么他们兄弟情深。哼,兄弟情深?我看你就是自荐枕席被人拒,遗憾终身,如今是想让你儿子也步你后尘,结果呢,哈,人依然是看不上”

“你,你!”

“我什么,怎么,你还要打我不成”

江枫眠气得一张俊脸红一阵白一阵又黑一阵,最后,一腔恼怒委屈化为一句叹息,“三娘,你,我可以任你侮辱,可是江澄他,你怎么能如此。。。真是不可理喻!”

看着拂袖而去的父亲,肿起半边脸的江澄突然道,“阿娘,其实阿爹很爱您,您,只是不信罢了”

虞紫鸢闻言,怔愣片刻,随即又拾起那份凌厉,“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滚去祠堂跪着去!”

江澄脸肿着,不好从人多的正门出去,便从侧门滚了。

“原来,江晚吟喜欢你”

“不是,蓝湛,你别多想,虞夫人她这人说话就这样”

魏婴带着蓝湛在门口尴尬地听了半天戏,正琢磨着怎么才能不失礼貌地绕过把门的金珠银珠完美遁去,便看到江枫眠出来了。

“嘿,嘿嘿,江叔叔好”

蓝湛也行了一礼,“江宗主”

江枫眠看到他俩,愣了一下,“我,我去厨房看看阿离的汤好了没”,他温柔地拍了拍魏婴的肩,“进去吧,三娘有事要交代给蓝二公子”

这倒挺意外的。

原本魏婴是打算带蓝湛原路返回的,如此,少不得进去挨顿骂。不过他皮糙肉厚,脸皮铜墙铁壁一样,从小到大不知道挨了虞夫人多少骂,多少冷嘲热讽。唇枪舌剑洗礼后依然是条好汉。反正虞夫人骂归骂,又不会真的对他怎么样。

看到羡忘二人同时进来,虞夫人脸上神色几度变幻,最终和缓下来,向蓝忘机微微颔首,“含光君的腿伤,好些了么”

蓝忘机回了礼,道,“本不重,承蒙照料,已大好。只是忘机丧家之犬,恐叨扰了”

魏无羡猛然转头,“你还要走?”

蓝忘机低下头,“我本是温氏通缉之人,留在这里,只能是各位的负累”

虞夫人从小几后走出来,“含光君思虑与胸襟果真都是出众的。云深不知处蒙难,唇亡齿寒,我等理当施以援手,举手之劳,含光君不必挂怀。只是,我江氏夫妇有个小小的忙,希望含光君可以帮一帮”

“虞夫人请讲,忘机能力范围之内的,必全力以赴”

“自江澄从暮溪山九死一生逃回来之后,我就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也许是我多虑了。可是温氏狼子野心,不能不防,你知道我的女儿修为并不高,一旦有事,必定。。。所以,我们想劳烦蓝二公子护送阿离去眉山”

“虞夫人,这,咱们莲花坞又不缺高手,师姐她。。。蓝湛毕竟。。。男女有别,这不妥罢?”

虞紫鸢不理魏无羡,只定定地看着蓝忘机的眼睛,“到时需要委屈含光君扮成我江氏家仆,不知。。。”

蓝忘机沉默半晌,回望过去,附身一拜,“多谢江宗主虞夫人救命之恩,忘机结草衔环,无以为报”

这场饭,到底没能好好吃成。虞夫人又去了校场。魏婴带着蓝湛去了小厨房见师姐。

江厌离给他们一人盛了一碗热腾腾的莲藕排骨汤,“才熬好,你们尝尝看,是咸是淡,排骨烂不烂”

“哇,师姐的莲藕排骨汤可是云梦一绝,蓝湛你可有口福啦”

“就你嘴甜。此去眉山,不知多久才能再见。我给你们熬了许多,喝不完记得放冰窖镇着”

“江姑娘”

“含光君,我两个弟弟一个顽皮,一个任性,得罪之处我代他们致歉了”

“江姑娘不必多礼,是忘机给诸位添麻烦了”

“好啦,你们不要再客套了,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蓝忘机闻言,脸红到了耳垂。江厌离也不解。

“师姐,我的亲姐姐,我知道你从小最疼我,所以这件喜事我要第一个告诉你,而且,也想让你替我保密”

“既是喜事,为何保密”

“我,我想与蓝二公子结为道侣”

“什么?”

“我知道我们都是男子,惊世骇俗了些,可是我们两情相悦,真心相爱,我们是认真的,希望师姐可以祝福我们”

江厌离消化了半晌,把魏婴拉到灶间,道,“那,江澄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江澄喜欢你啊,不是,你们两个不是形影不离,焦不离孟的么”

“师姐,你怎么也误会了,我俩清清白白像天上的明月一般,纯纯粹粹的兄弟情啦,江澄他眼光那么高,你等着罢,他一定给你娶回来一个才貌双全的弟妹来”

“随你怎么说罢,你们两个,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一生顺遂,平安喜乐”

五日后,半夜,两三艘不起眼的小船驶出莲花坞,在烟波浩渺的云梦泽上,飞速驶向眉山方向。

山雨欲来风满楼。


【本章完结】

【下章预告:炼狱莲花坞】


写在后面:泽眠,眠鸢眠情节,见新坑,对话体ABO,《栖芳记》😂😂😂

注意,不是骗婚,不要那么狭隘好不😂😂😂看评论里好几个小伙伴写这个词,我一开始都懵了,说实话,还真没想过这个词。注意看是ABO。咳咳,江枫眠o,魏长泽b,虞紫鸢a。第一次写ABO我居然想尝试女A是不是很疯狂?😄咳咳,浊水录正文不是ABO

评论(64)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