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叔柳】故人寻柳柳承浚(四)画柳剖心

又名《我的相好要被我的旧相好勾走了我可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原著: 皇叔by大风刮过
CP: 叔柳,有楚寻出没

敲门声响了三波,柳桐倚才回过神来,唤人进门。

楚寻看他颤巍巍地去倒茶,提壶两次没提起来,忙去接过来,“我来”

柳桐倚按住他的手,“不,是我疏忽了,这是今天早上的,凉了”,说着便要去唤人添茶。

“公子”,楚寻唤住他,反手拉住他的手,让他在椅子上坐定了,“公子,不必麻烦,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

“楚寻。。。”

“公子,唤我阿觅罢,在我做琴师之前,我们相处时,您不都唤我阿觅么”

“我以为,你会像厌恶怀王一样地厌恶这个称呼,,,阿觅”

“怎么会,有关公子的一切我都视若珍宝,又怎会厌恶”

看着楚寻清澈的笑容,柳桐倚更觉自己罪无可赦,“阿觅,对不起,我原本可以救你的,你原本不用。。。”

“是我自己要帮公子,我自己的选择,我自己承担,原也与公子无干。”楚寻说着,自嘲地笑了,“只是没想到居然是个乌龙案,唉,罪白受了。好在这个结果,对于公子来说,却是好事”

柳桐倚怔怔地看着他,“不,不该这样的,你应该恨我的”

“恨啊,说不恨是假的。跟着怀王时恨怀王,如果不是他,我说不定可以厚着脸皮求公子赎了我做个书童,不,或许我根本不用进暮暮馆。那件事之后我又开始恨命,恨天,恨天命难测,让我变成个笑话。”

“不”,柳桐倚喃喃道,“你不是,我才是,我才是一个笑话”

楚寻突然道,“公子,我也恨过你”

柳桐倚抬头看他。

“就在今天。”楚寻顿了一下,继续道,“我原本以为,怀王对公子,是色欲熏心,是痴心妄想,是癞蛤。。。抱歉,没忍住。我原本以为,公子怎么可能看得上他。可是今天我才知道,原来过去的我,在你们之间充当的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对不起。。。”

“公子,你知道么,当年我在怀王的暗柜里翻出那么多你的画像,你知道我是多么恶心么,我一想到他用笔一笔一划描绘你的时候,心里不定想着什么龌龊的画面,就忍不住想把它们统统撕碎。可是,我还是将这些根本不是物证的物证交给了你。现在看来,公子当初,很是心动吧”

“不,那个时候云大人占据了他的心,那些画,都落灰了。我,不过是退而求其次罢了”

看公子自嘲地笑了,楚寻坐不住了,“那公子还。。。他有什么好,值得公子为他如此”

柳桐倚拍了拍楚寻的手,安抚了他。“我十五岁遇见他,现在想来,大概那时就爱了罢。”说着,柳桐倚便将自己跟景卫邑的前尘旧事都讲了出来,“阿觅你看,我原本就是如此不堪的人,设计我爱的人,又利用爱我的人。而这个爱字,我只在你这里敢用一用,在他面前,呵”

“公子,”看心中原本谪仙般的人物原来也会为人间爱恨伤神到如此,卑微到如斯,楚寻有些恍惚,他伸手搂住柳桐倚,轻拍道,“听公子讲来,那景卫邑未必不爱公子,茫茫人海中得遇知己本就是万幸之事,公子又那么美,那么温柔智慧,又痴情至此,怎么可能不爱呢。公子,老实说,我觉得他对你。。。”

门“吱哇”一声开了。景卫邑端着茶盘杵在门口,
房内二人蓦地分开。景卫邑心想奶奶的居然这么快就抱一起了,当老纸是死的么,嘴上却说,“说累了吧,来来来,喝茶”,说着便跨了进去,“这个别院本来下人就少,今天一听说俩掌柜出去,那一个个更是撒欢似的不知道都跑哪儿玩儿去了,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他们。所以我。。。别杵着啊,坐,坐,楚寻,坐,然思这怎么了,怎么哭了”

柳桐倚一瞬不瞬望着他,半晌,轻轻道,“出去吧”

“啊。。。好”

景卫邑出去,还细心把门关好,走远了突然反应过来,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就那么听他的话,他让我出来我就出来,我还关门,关你个仙人板板。这景卫邑虽说是个王爷,这些年隐匿民间,因着天赋,可把那些大江南北的粗话脏话黑话照单全收地学了个遍,平日里靠着早年残存的涵养压抑着,如今一朝爆发,竟不可收拾起来。他在心里把楚寻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后,突然意识到,我怎么没偷听就进去了,真真失策。不过打回马枪这活他做不来,只在书房坐着生闷气。

这边房内,寻柳二人相对而坐,楚寻给柳桐倚倒了杯茶,“公子,楚寻自知无缘得公子青眼,如今只想问一问公子,当初得知楚寻第一个做了王爷的房中人,公子可曾有一丝妒忌”

柳桐倚的表情,竟无一丝波动。

楚寻不甘心,又道,“此前怀王风流,却从未将人带回府。。。”

柳桐倚双眼望向虚空,终于开口,“多少次午夜梦回,我都在幻想,如果我不姓柳,如果我是你,”此刻,他的教养让他只能说到如此,再多已不能够了。他转身,“对不起。。。我,是不是很无耻”

楚寻愣了一愣,强笑道,“那王爷可曾告诉过公子,那段日子,他曾在楚寻面前梦语,倘若柳相能像楚寻一般陪他一夜,他纵是立时死了也是甘愿的。当然,梦话他自己哪里记得,可是我却是记了这么多年,也恶心了这么多年。如今公子说他喜欢的是云大人,我却是不信的”

“人心难测,而最难测的,往往是自己的心。。。如今我们坐卧行止,形同夫妻,有些东西,他不说,我自己却不能不感觉得到”

楚寻虽清高,却到底勾栏中待过,眼睛毒,有些东西看得分明。此刻,他已了然,虽是不甘,却仍然道,“公子其智近妖,朝堂之上纵横捭阖游刃有余,可是在情事上,怎么就是个未经世事的少年呢”

柳桐倚抬眼望着他,眼中水雾蒙蒙。

“罢了”,楚寻一哂,“反正我还赖着公子教琴的学资,干脆就还了罢”

柳桐倚不解,却隐隐地心慌。

楚寻看他脆弱神色,那是他不曾见过的景色,忍不住想要伸手抚上柳桐倚的脸,却被他后退一步躲了过去。然后楚寻一晒,决定说下去,“公子大概不知道自己的脸,其实艳若海棠罢。可是海棠虽美,无香也是憾事。公子世家出身,又守身多年,冰清玉洁,有些事,虽说不那么重要,可是没有却是不行的。公子,还是让楚寻来教教您罢”

景卫邑干坐书房,一杯一杯喝着桌上的茶,一二十杯下肚,才发现喝了一肚子冷茶,不由气更闷,就吃茶点,一会儿功夫把两大碟点心吃了个精光,打了两个大饱嗝出来才算消停。突然,他看到了昨日采办刚刚送来的一大叠上好宣纸。

楚寻从月亮门一跨出来,就偶遇了恰巧要进来喊他们吃饭的景卫邑。

楚寻自然不肯留下继续尴尬,执意要走,景卫邑假意挽留片刻,就适时放行,还贴心地送了分别礼。

那是一幅画。

景卫邑递过画,神色很是挑衅。

其实今时今日,山长水阔,物是人非,楚寻早已不像他自己以为的那样愤恨与纠结,此时,他竟莫名的觉得好笑。

楚寻打开画,只见一株风姿绰约的垂柳长在水流湍急的河中,水中一股巨浪射穿垂柳根部,从另一边又落回河中,两只喜鹊交颈同眠,卧在树冠上,闭着眼睛,一旁落款上题字“故人寻柳柳承浚”,印章处却是一枚血红的囍字。

画中春色弥漫,独占之意,不言而喻。

有些隐秘的伤口,自己换药与别人撕开完全是两码事。此时,楚寻强装镇定地合上画,只觉眼前一黑,景卫邑忙掏出袖中折扇扶了一下。

“无耻”

景卫邑恍若未闻,“怎么样,我的画有长进吧”

楚寻知道他指的是当初自己做卧底,委身于他时,从暗室里偷出来的“造反证据”。那些一幅一幅,各种姿态却始终端着的公子。

“果然更无耻了。赵老板画这种画,又让我来品鉴,就不怕唐突了公子?”

景卫邑厚着脸皮道,“夫妻情 趣而已,我俩花样多了,见笑了”

“公子谪仙般的人物,真不知怎么会。。。”楚寻本来想损他两句解解气,突然想到了什么,“赵老板,公子姿容绝世,自是在我之上,莫要辜负了。如今春光宜人,我还要趁着暖和带桐儿在城里多逛逛呢,就不奉陪了。你,还是赶紧去看看他罢。你们,会感谢我的。画不错,我收下了。不用送了。告辞!”

既是公子自己的选择,那么我。。。何必呢

这。。。景卫邑很是意外,“什,什么意思?你对他做了什么?”

景卫邑顾不上楚寻,忙奔回房,只见他的然思软在床上,闻声支起身,“承浚,关门,落。。。锁”

“噢,噢”,景卫邑一一照做,正准备去扶他,还没到跟前,他家然思便从床上滚了下来,

“他给你吃了什么,你怎么满头大汗的。。。难道,是椿药?”

“不,我什么都没吃,他只是教了我,一些东西”

~~~

这次是真正要结尾了,下章完结篇,全程R22,春色无边。。。😍😍😍你,期待么?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