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叔柳】相性一百问(61~100)R18

原著: 大风刮过《皇叔》
CP: 皇叔(景卫邑,字承浚)×柳相(柳桐倚,字然思)
等级: R18

61、自己最有感觉的地方是?
叔: 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自然哪里都有感觉
柳: 我也是

62、对方最有感觉的地方是?
叔: 头部,腰,还有那个地方。每次摸的时候他都抖得厉害
柳: 他,我不清楚,我觉得他这种老手,就没他没感觉的地方
叔: (突然醒悟)然思,你是在吃醋?

63、H 时的对方一言以蔽之的话?
叔: 无论我要求做什么,他都是“好”,“可以”,“你看着办吧”,“我没什么要求”
柳: 你,不喜欢么
叔: 喜欢啊,可总是觉得。。。
柳: (自嘲地笑)我很无趣,是吧?
叔: (连忙)怎么会?我是觉得,然思,有些时候,你不会觉得委屈么,不会觉得自己是被,是被作践了么
柳: 我自己的选择,有什么委屈的,再说,别人可以的,我又有什么不可以,我又不比别人高贵到哪里
叔: 然思,你不一样的,你不要妄自菲薄,我心疼得厉害
(空境: 咳咳,二位,不要偏题,柳相,该你回答了)
柳: 那个时候,他的话大致分两种,一种是问这样好不好,那样好不好,另一种是各种无下限的赞美
(空境: 无下限的赞美?可以情景再现一下下么?噢,我就随口一说别在意,好吧,下一题)

64、说白了对H 是喜欢?还是讨厌?
叔: 喜欢得不得了
柳: 喜欢

65、一般情况下H 的场所?
叔: 没有固定场所,可以是没有第三者在场的任何地方
柳: 他发起情来一向不拘场合
(空境: 叔你当真禽兽!)
叔: (辩解)我那是太爱然思了,觉得他的一颦一笑都是在勾引我,以前我可从不这样,我没不良性癖好那可是有口皆碑的
(空境: (使眼色)咳咳,(小声)叔,快别说了,你看柳相脸色越来越不好。。。(赶紧救场,正色道)下一题!)

66、想要试的场合是?(时间、地点、服装等)
叔: 时间地点都是常换常新,没什么要说的,至于衣服。。。
柳: 他上次说想看我穿官服被他。。。可是我官服又都在京城旧宅,前几日我派人去取,估计月底就可以满足他了
(空境: 柳相你可真纵容他,这种要求也答应)
叔: (暗想)其实从前在朝时,每日里在朝堂上看到把官服穿得一丝不苟的柳相,我都想亲手扒掉他的衣服,按在地上墙上任何地方,用力钉他揉他作弄他。。。

67、洗澡是在H 前?还是后?
叔: 事后肯定是要洗的,然思爱干净,不过有时弄得久了太累,就抱着睡着,半夜里他也会自己起来洗洗,不过一般都是事后我给他洗
柳: 事前一般不洗的,他随时随地都会发 情,怎么洗。除非是那种约定的,或者是温泉里,就边做边洗
叔: 然思爱干净,天天都洗澡,身上什么时候都是干净的,正好让我随时随地,嘿嘿嘿

68、H 时两人有约定吗?
叔: 有么,我想想
柳: 你每次最用力的时候,都在问我,“然思,我们一直这样做下去,好不好”,我说“好”或者“嗯”,你都忘了不成?
叔: 当然记得。(挠挠头)我以为,那个不算

69、有和对方以外的人H 过吗?
叔: 额,,,那个,,,然思先说吧
柳: (笑)他还用说么,风流之名天下皆知
叔: 那都是欢场做戏,露水姻缘,做不得数的
柳: (不理,转向空境)我没有

70、对‘如果得不到心也要得到身体’这种说法赞成?反对?
叔: 反对吧。。。
(空境: 什么叫做,反对,吧?)
叔: 其实当初我卧底敌营,忍辱负重时,常常想,假如我真的是奸王,真的要造反,那我造反成功后的第一件事,是不是要把柳相弄过来,让他像楚寻一样陪我一夜,哪怕一夜,我就是死也可瞑目了。可是又一想,他那样端方的人,被我这样强要折辱了,定不会活了,他死了,我怎么办
(空境: 叔,你哪里是风流,当真情圣啊)
柳: 所以说,你最初爱的,不过是你自己的想象罢了,“襄王已眷巫山处,梦里何须话江南”
叔: 然思,现在想来,你那时连我的感情都揣摩上了,当真是爱我爱得紧了,早知如此,我又何必。。。
柳: 往事不可追,你该经历的人却一个都少不了,别,不要急着反驳。。。其实,当初我布局时,是可以把自己送上你的床的。。。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般方正自持,可是我又觉得你既然爱的不是真正的我,那得到之后又后悔了,而我又付出了所有,还赔上柳家百年声名,代价太大,我太吃亏了。(笑)你看,我一向算计良多,既想当,又想立,实在可恶得很
(空境(看景卫邑又要开启安慰模式,赶紧岔题): 咳咳,柳相,该你回答了)
柳: 不赞成。可是我这种害过楚寻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回答反对呢
叔: 然思,楚寻。。。那是我们两个人的罪孽,我们一起承担,你不要再自责了,伤神又伤身

71、对方被混蛋強姦了!怎么办?
叔: 除了我,谁也不能碰然思!谁碰剁谁爪子!不,我都不给碰的机会!
柳: 只要他改了从前那般寻花问柳的习惯就好。生意上,有些逢场作戏,他不许我去,自己上阵,至于有没有假公济私,我是不在意的,也管不了
叔: 我没有,我为然思守身如玉
(空境: 咳咳,我问的是强迫!强迫!)
叔: 我老胳膊老腿儿的,谁会强迫我?
柳: (面无表情)杀了他!
(气场变冷,是杀气,叔与空境吃惊地望着柳大侠,这一瞬间都哆嗦了一下)

72、H 之前和之后,哪个更觉得害羞?
叔: 之后吧,那个热乎劲儿一过,看到然思的样子,我就觉得特别愧疚,特别不好意思
柳: 害羞。。。不知道,我觉得H是情之所至,没什么可害羞的
(空境: 真的?)
叔: 然思一向大方,淡定。但是有时在山坡啊树林啊之类的地方,怕有人来,虽然他不说,抖得却蛮厉害

73、「只有今晚、因为太寂寞了……」。好友这么说着来要求H 的话,怎么办?
叔: (看看柳)我没那样的朋友!
柳: (笑)那时候云大人不是来找过你,第二天我还送了你雪灵膏
叔: 咳咳,我们那是纯聊天,,,对了,然思我还真有个疑问一直忘了问了,你为什么不把那劳什子雪灵膏送他?凭什么就断定我需要?
柳: (脸红)这。。。我也没断定,纯粹就是。。。
(空境噗嗤笑了: 叔你还不懂么,柳相那是倾慕你,想借机撩你,他对云毓又没什么,云毓怎样他才不管呢)
叔: (抱住柳)真的么然思,其实你一个没经历过人事的却一早弄来那东西,名义上是送我,其实却是为自己准备的,你想自荐枕席是不是
(空境听前半句还可以,后半句就不靠谱起来,咳咳两声: 叔你还是一如既往地爱脑补)
柳: (红着脸半天才点点头)。。。虽然你脑补过头,但是也不算说错
叔: 嗷
(空境: 肃静!下一题,下一题)

74、觉得自己H 的技术好吗?
叔: 这还用说么,当然是好,是不是,然思
柳: 嗯。我就特别烂
(空境: 不,柳相,您那是自持,您越是这样就越诱人)

75、对方H 的技术好吗?
叔: 额。。。还行吧
柳: 他炉火纯青,我怎么跟他比

76、H 时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叔: 我希望然思能全面放开,多叫叫,不要每次都只叫我名字,可以多点要求,快一点慢一点,轻一点重一点之类,话本也看过不少,多学学
柳: 我没什么要求,他做的,我都觉得正好。至于我,只希望他抱着我,不断重复说爱我就可以

77、H 时喜欢看到的对方的样子是?
叔: 我喜欢看正面时,拉下他遮脸的手臂或亵衣,他梨花一枝春带雨的样子,满脸潮红,眸中含泪。每次看到他这个样子我都能再干三百回合
柳: 我喜欢他目不转睛看着我,眼里只有我的样子,就是那种吃人的眼神,跟平常很不一样,我却很喜欢

78、觉得和恋人以外的人H 也好吗?
叔: 以前觉得好,自从跟然思在一起,都戒了
柳: 不好

79、对SM 有兴趣吗?
叔: 如果然思愿意,可以试一试
柳: (对空境)麻烦借马鞭一用
(空境: 啊?干嘛)
柳: (对景卫邑冷笑)SM啊
叔: (瑟瑟发抖)别,别然思,我说着玩的
柳: 可是我当真了,(突然凑到景卫邑耳边)你先让我打了你,然后,你再对我如何,我就不算太吃亏了
叔: (怔愣片刻,恍然大悟,大喜)
(空境目瞪口呆,心想二位,你们开心就好)

80、突然对方不寻求**了怎么办?
叔: 然思一直都不寻求,一直都是我主动
柳: 如果他不再碰我,必是嫌了我,那我放他走
叔: 然思,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撵我也不走

81、对强*怎么想?
叔: 卑鄙!无耻!下流!

82、H 最棘手的是?
叔: (小声在空境耳边)然思什么都好,就是太顺从了,让干啥都干啥
(空境惊,也小声: 顺从还不好?)
叔: 好啊,可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空境了然: 其实叔你享受的是征服的过程吧,来来来,叔我告诉你,其实你们可以cos。。。)
叔: (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空境: 咳咳,柳相该你了)
柳: 没什么棘手的,我要求一向不高的

83、至今最惊险的H 的地点是?
叔: 紫禁之巅吧
(空境瞠目结舌: 啥?!!!!!!)
柳: 放心了,好不容易出来了,怎么会轻易回去?其实是屋顶了。那时看前朝传奇,有一幕是两位主角决战,约定在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他觉得很霸气,非拉我试一试,然后就。。。
(空境: 那多危险啊)
叔: 所以全程都没换过姿势,我的老腰啊
(空境: 你们就不怕人围观?)
叔: 所以提前让所有下人都休沐归家去了,而且,我们都穿着青色衣裳,跟瓦一个色
(空境腹诽: 所以我才说,叔你其实一直寻求的是刺激吧)

84、受方有主动要求H 过吗?
叔: 没有
柳: 有过
叔: 我怎么不知道?
柳: 就是第一次泡温泉,我在水下那次
叔: 啊,是,是,就是那次,然思他主动为我。。。没事没事,下一题

85、那时攻方的反应是?
叔: 爽啊,从来没有那么爽过

86、攻方有强*过吗?
叔: 我好歹也是皇族,欺男霸女那样没品的事我可干不来
柳: (笑)他要真肯做这种事,我们也不会兜兜转转那么久才走到一起
叔: 然思,没想到原来你是喜欢我用强的,早知道我何必当那好人
柳: 你要非得这么理解,也随你

87、那时受方的反应是?
叔: 都没有的事,下一题下一题

88、理想中的「H 的对象」是怎样?
叔: 就是柳相了,他一直是我心中的白月光
柳: (笑)那云大人就是你心口的朱砂痣了
叔: 然思。。。
柳: 好了,不说你。自我身体成熟以来,我幻想中的对象就一直是你。无从对比,自然也不知是否“理想”
叔: 对比?然思你想怎么对比?我,不同意!

89、对方符合理想吗?
叔: 符合
柳: 符合

90、H 时使用小道具吗?
叔: 有时会稍微用一点,不多

91、你的「初次」是几岁的时候?
叔: 这个。。。十二,十三,或者十四?太久远了,不记得了
柳: (微笑)去年。

92、对方就是现在这个吗?
叔: 不是
柳: 是
(空境: 叔真是便宜你了)

93、最喜欢哪里被KISS ?
叔: 只要是然思,亲哪里我都喜欢
柳: 我也是

94、最喜欢KISS 哪里?
叔: 我从不厚此薄彼,那个时候,通常我都会把然思的身体全部亲过来一遍
柳: 额头
(空境有些意外: 为什么)
柳: 亲他额头的时候,他会就势往下亲遍我的全身
(空境: 老实说,柳相我也想亲你了。。。啊,叔,我开玩笑的)

95、H 时做什么对方最高兴?
叔: 不清楚。我们全程都和和美美的,看不出来他什么时候最高兴。非要说一个,就是亲或者摸他的敏感点
柳: 做的时候,我开口叫他,或者相对激烈地回应时,他最开心

96、H 的时候,想些什么呢?
叔: 想然思,心里眼里全是然思,想怎么样做才能让他表现得更美更诱人
柳: 想他,想如何配合他,如何让他更满足

97、一晚做几次?
叔: 不一定
柳: 看当时的时间地点和他的身体状况了
叔: 我状况一直很好的
柳: 我是说你有时白天太累

98、H 时,是自己脱衣服?还是被脱?
叔: 然思脱,他会把脱的衣服都归置整齐,不过要是白天的话,我是不脱衣服的
柳: 不一定,有时我自己脱,有时他给我脱
(空境: 白天的话,是不是你们都不脱?)
柳: 不是,一般我都会脱光的,除了在冬日的野外。他说他喜欢我不穿衣服的样子
(空境: 柳相。。。您对叔,真是真爱啊)

99、对你来说H 是?
柳: 情之所至的必然结果
叔: 然思说得不错

100、对对方说一句话吧
叔: 然思,你的官服什么时候能到?
柳: 你等不了了么,那我们北上罢
(空境: 二位,我还没走。。。)

评论(5)

热度(24)

  1. 然思LZ空有仙境 转载了此文字
  2. 片宝的泪痣空有仙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