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林惊羽,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叔柳】相性一百问(31~60)R18


原著: 皇叔by大风刮过
CP: 景卫邑(皇叔)×柳桐倚(柳相)
等级: R18

31、怀疑对方见异思迁!怎么办?
叔: 谁敢来抢我的然思,打死他!
(空境: 如果,是楚寻呢?)
叔: 。。。他已经被我拉入黑名单了!最高监控级别,别想再接近然思!
(空境: 柳相,您呢?)
柳: 如果他要离开,那就离开吧,强扭的瓜不甜,何不成全,只是,记得跟我告别
叔: 然思,然思,别,你别这样,我有点害怕。(转头对空境)什么破问题!
柳: 别对无关的人乱发脾气,她问得很现实不是么
叔:(咬牙切齿)现实个屁!一会儿回去了我好好表现好不好。。。

32、能容许见异思迁吗?
叔: 滚!

33、约会时对方迟到一个时辰,怎么办?
叔: 然思教养好,从来不迟到
柳: 等。一个时辰算什么,我等过他两天两夜,不吃不喝,不眠不休
(空境: 是不是还暴雨?)
柳: 纵使冰雹又如何,如果他不来了,我,我也。。。
叔: (忙握住柳的手,往自己心口放)然思,你摸摸,这里永远与你同在的

34、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里?
叔: 然思生得那样完美,自然哪里都喜欢
柳: 手,口
叔: (恍然大悟)原来然思喜欢我摸你亲你啊,怎么从来不说?(转头对空境)快,多问点类似的。
柳: 咳!

35、对方什么样子最妖艳(色情)?
叔: 自然是动情的时候,玉体横陈又芳香四溢,那真是一幅雨打春枝图
柳: (笑)妖艳。。。我喝了酒后,觉得他最妖艳
叔: 咳咳,下一题下一题

36、二人在一起什么时候会觉得紧张?
叔: 一开始会,后来就不会了
柳: 不会
(空境腹诽: 咦?好像哪里不对)

37、有对对方说谎吗?擅长说谎吗?
叔: 说过。不擅长,自己把自己绕进去了
柳: 说过。编了张大网,作茧自缚

38、什么时候觉得最幸福?
叔: 跟然思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幸福的
柳: 跟他一样

39、有吵过架吗?
叔: 有
柳: 有

40、是怎么样的吵架呢?
叔: 大概是我想添点情趣,就给他喝了点酒。。。
柳: 我以为,他要离开我

41、怎么样和好呢?
叔: 睡一觉醒来就好了,我们吵架不过夜的
柳: 承浚,你怎么不实话实说呢,那天你不是给我那啥来泄气才。。。
叔: 然思,公共场合,不说这个
柳: 那你还“雨打春枝”。。。(向空境)他第二天就像暴雨后的芭蕉叶,腰都直不起来了
叔:。。。(低下头,心想,然思,你开心就好)

42、即使转生也想成为恋人吗?
叔: 是
柳: 是

43、觉得「我是被爱着的」是什么时候?
叔: 他酒后吐真言向我表白
柳: 他在床上抱着我,说爱我的时候,虽然我心里知道床笫间的情话并不可信,奈何身体相信
叔: 然思,相信身体的直觉就对了,别胡思乱想

44、觉得「难道不爱我吗……」是什么时候?
叔: 说实话,我俩在一起之前,我一直都是这样想的,没想到然思居然也倾情于我,真是意外之喜
柳: 他移情云大人那会儿我是知道的,他心里一直有上面那位,我也是知道的
叔: 然思那不一样,我对他们,是亲情,最多友情,不能再多了
柳: 别解释了,我信

45、你的爱的表现方法是?
叔: 做,爱。什么时候觉得爱得很了,忍不住快溢出来了,就做一做,让他知道
柳: 他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从心到身体,都满足他

46、和对方像的花是?
叔: 他就像月光下的桂花成了精,亭亭玉立,芳香馥郁
(空境腹诽: 知道柳相身材好,可是亭亭玉立?怎么这么别扭)
柳: 云大人牡丹一般天姿国色,又岂是寻常花树能比得的
叔: 你,你怎么知道我把云毓比作牡丹。。。不是,我是说什么桂花牡丹各有各的好,岂有高低之分。。。不对,也不对,诶,那。。。
柳: 承浚,你一向东倒西歪,我来替你讲吧,你想说,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是不是
叔: 是
柳: 你还想说,我明明知道,为什么偏偏要提,是不是
叔: 是。。。
柳: 因为,我高兴。看承浚慌乱,也蛮有意思。
叔: 啊?

47、二人之间有隐瞒的事吗?
叔: 以前有,瞒着瞒着就在一起了,朝堂上那些事,你懂的。现在嘛,我哪儿敢,一有事瞒他,我立马倒霉,就连惊喜也会变惊吓,再也不敢了
柳: 当初为拉他下马,没少设计他
(空境: 二位真,相爱相杀)

48、你的情结是?
叔: 情结是什么
柳: 不知道

49、二人的关系是周围的人公认的?还是极秘?
叔: 极秘,谁敢嚼舌根
柳: 就他那随时随地不挑地方的爱好,别人想不知道都难
叔: 我以前从没这爱好,我发誓,这不跟你在一起,爱泛滥,忍不住了

50、认为二人的爱会持续永远吗?
叔: 是
柳: 他说是,就是

51、你是攻?受?
叔: 本王从开荤以来,从不屈居人下
柳: 所以,我不喝酒

52、怎么决定的呢?
叔: 自然而然
柳: 我不是那种习惯主动的人

53、对这个状况满足吗?
叔: 满足
柳: 可以

54、初次是在哪里?
叔: 然思的病床上
柳: ???不是我大病初愈后,在桌边的矮塌上么
叔: 。。。那个,然思,回去我慢慢解释给你听

55、那时候的感想是…
叔: 真烫,真想化在他身上
柳: 。。。
叔: 他烧昏过去了
(空境: 景卫邑你禽兽!)
柳: 他大概是想替我降温罢
叔: 然思,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理解我,我瞒着你,是怕你生气

56、那时候,对方是什么样子?
叔: 又红又粉又白又香又清爽,像桃花
柳: 如果是他说的那次,我意识不清,不知道
(空境: 可以说你认为的那次,对方什么样子)
柳: 大概是饿久了的豺狼罢,我一点头,他就扑了上来,也不管会不会有人进来
叔: 我那次挺矜持的
柳: 是。他扑上来后,就突然恐慌起来,解我衣带半天没解开

57、初夜后的早上。最早说的是什么?
叔: 喏,济世堂的灵雪膏,你送我的,我珍藏许久,终于派上用场了
柳: 我动不了了,你不帮我,我怎么用?

58、一周做几次?
叔: 没数过

59、两位隔多久H一次?
叔: 只要在一起,就天天做
(空境: 叔你腰真好)

60、是怎样的H ?
叔: 每次都不一样,那怎么说得过来
柳: 小时候读过《声律启蒙》么
(空境: 啊?)
柳: “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特别契合,如同双生
(空境瞠目结舌,心想: 真不愧是西山红叶生的儿子,这种事居然也可以说得这样美而不色,柳相我也好想扑倒你)

评论(1)

热度(18)

  1. 片宝的泪痣空有仙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