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叔柳】故人寻柳柳承浚(三)百口莫辩

又名《我的相好要被我的旧相好勾走了我可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原著: 皇叔by大风刮过
CP: 叔柳,有楚寻出没

此章有虐,虐然思,也虐承浚,如果发挥一下想象力,还可以从某些对话里脑补一出活色生香的船戏。。。😋

然思太美,惑得我越写越收不住。。。我收回上次的预告,这次再来个过渡,下次争取把大盆的红烧肉端上来,咳咳咳😍😍😍

——————

海棠胡同不比芹菜巷,高门大院只此一家,这是个热闹的商家聚集地,许多外地客商在此置业,景卫邑这个别院隔壁就住着个爱带着孙子串门儿的蔡大娘,她跟景卫邑的管家媳妇一见如故,常常聚在一起针线女红聊八卦。

三个大人一个孩子一回来,就碰见蔡大娘追着孙子满院跑,柳桐倚上前两句话,就哄得她开开心心主动再带一个娃。

而这蔡大娘一看见楚寻,就拉住他的手,“这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俊,娶亲了么”

看楚寻手足无措地向柳桐倚投来求救的目光,景卫邑却拉住柳桐倚,边撤边说,“楚寻你看好你外甥,先跟大娘唠着,我俩让人去准备筵席去”

景卫邑拉着柳桐倚跨进后院,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心想哼,让你觊觎我的然思。嘴里却说,“然思,你说蔡大娘能把楚寻困住多久”

柳桐倚却面无表情,“困到我主动谢罪”

景卫邑一惊,“然思。。。你,什么意思”

柳桐倚把房门关好,回身却对着景卫邑跪了下去。

景卫邑懵圈之际,竟生生受了这一大礼。

“王爷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我知道自己很可耻,做了那样阴诡之事居然还有脸留在苦主身边。您不说,那是您大度,我不提,就是我不知进退了”

“然思,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起来,先起来”

柳桐倚任景卫邑如何拉扯,都跪在地上岿然不动,只仰头笑道,“如今,我最后悔的,莫过于当初没有亲手把自己送上王爷的床,平白害了楚寻”

“然思,那不是你的错。。。”

“王爷!”柳桐倚打断他,“我知道,您每次发狠弄我时,心中都在骂我假清高”

景卫邑心里一突,因为他确实有些不耐烦柳桐倚床笫间的端方,但是,那不重要啊。迟疑了一下,还是道,“我,我没有”

柳桐倚看他神色,了然道,“据草民所知,怀王殿下化名赵财,隐于市井之后,每年立冬都会动身到南方温暖之地避寒,惊蛰方归。没道理收了我,就变了习惯。”

一个“收房”的“收”字,让景卫邑瞬间惊悚起来,他知道然思一定想偏了,要不何以如此自轻自贱。

“那时你硬要拉我北上看雪,实际上是已经探听到楚寻下落了罢”

这。。。景卫邑无话可说。

“如今才刚刚立春,你便要去挖荠菜,现在的荠菜都小得可怜,择净之后也不剩什么,远不是你所说的肥美正当时。我就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

闻言,景卫邑不由自主地也跪了下去,“然思,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不信,”柳桐倚别过脸,不看他,身子也侧了侧,“你处心积虑这么久,不就是想看我与楚寻如何对质,来证实我当初船中所言么。我知道你容不下居心叵测的枕边人,当初你与你的随雅不了了之,不也因为如此。这是一道坎,纵然一再逃避,到底躲不过。”

“然思。。。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不要打断我!”柳桐倚急喘了两下,“景卫邑,我告诉你实话,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楚寻倾心于我,在他跟了你之前就知道,又或许,是我诱惑了他,手把手教他琴,又你来我往地赠书,后来,他做了你的身边人,我还去见他,也不过是巩固了他为了我献身于你的决心罢了。云大人有句话说得很对,他说,拉。。。这种事都做得如此高级,或许你只是恰巧姓柳罢了”他到底端方,拉皮条那种话他说不出口,涨红了脸,提着一口气讲完这么多,说完最后一句,已是泪流满面。

而景卫邑,从未见柳桐倚如此失态过,竟觉美得惊心动魄。思及此,他觉得自己真的是银虫上脑,色欲攻心了。于是咽了口水,一把搂过柳,轻拍道,“不,如果你不姓柳,又怎会被这等小事困住,不得安生?其实,不论你是否相信,我都要告诉你,我安排这一切并不是要迫你什么,我知道你想再见楚寻,我想给你惊喜”

景卫邑觉得怀中的身子一僵,随即闷闷道,“怀王殿下的思虑总是如此别致,让人难以企及”

景卫邑抱紧他,“我说的是真的,相信我”

怀中的人儿迟疑半晌,终于紧紧回抱了景卫邑,“我。。。信”

“到底是我们两个人的罪孽,然思,让我同你一同面对,好么”

柳桐倚抱紧景卫邑,却言,“不”

“。。。好罢”

不知过了多久,景卫邑把渐渐平复的柳桐倚扶起来,轻轻安置在柔软的西洋扶手椅上。然后站起身。

“承浚!”

景卫邑转过身。

“。。。把门关上罢”

景卫邑掩门出去,才跨过月亮门,却见楚寻低头坐在花坛上。

“咳咳,那个,楚寻,桐儿呢”

“蔡大娘领着,跟她家孙子一起挖蚯蚓”

“他倒不怯生,哈哈。我记得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除了母妃和奶娘,谁都把我哄不走”

看景卫邑还想继续东拉西扯,楚寻及时打断他,“殿下,不,赵老板,我可以单独见一见公子么”

“阿觅,难道你对我,就不想单独谈谈?”

“。。。不过买卖关系而已,既已结束,又有什么好提”

“可是,我死了,冤死的,又突然活了,还被平反了。。。”

“那又如何?往事如烟,孰对孰错,于我何干。难道怀王殿下还指望我等小民的补偿不成”

这。。。景卫邑闻言,竟无言以对。只得侧侧身,让楚寻入得内院,然后在他身后道,“其实,我的意思是,我可以补偿你的”

“哈”,楚寻笑出声来,“你能把公子还给我么”

景卫邑脱口而出,“做梦!”

楚寻一愣,居然觉得这一瞬间的景卫邑像极了护食的桐儿。

“赶紧去吧,别等我反悔”,景卫邑咬牙道。

看着楚寻闷头走进去,景卫邑转身离开,居然突然想起早年欢场里听到的一句俏皮话,要想日子过得去,头上就得戴点绿。

我呸呸,呸呸呸。

柳桐倚你要是敢给老子头上戴点绿,小心我,我
。。。想想自己好歹也算瑞和的二掌柜,掌握着不少机密,于是景卫邑就在心里发狠道,我就把那啥都卖给对头,让瑞和完蛋!!!

此时,他似乎忘了,寻柳二人得以重逢,还不是他一手促成,又是一顶圣人光环扣在头上,闪闪发光。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