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仙境

all蓝忘机,all林惊羽,all张副官,all二月红,all柳桐倚,多肉植物

【叔柳】故人寻柳柳承浚(一)海棠无香

又名《我的相好要被我的旧相好勾走了我可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有车有肉

原著: 皇叔by大风刮过
CP: 叔柳,有楚寻出没

那是景卫邑与柳桐倚终于捅破窗户纸坦诚相对后,在一起搭伙过日子的第二年。离然思醉酒吐露衷肠还有满满一年。

那年的春节他们在北方过,看看雪,围着炭炉吃火锅,你一涮我一涮,看着锅里的液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景卫邑浮想联翩,暗自得意。

这年的春天却来得格外地早。

“如今荠菜正当时,肥美味鲜,然思,咱们明天去挖上一麻袋,回头包饺子”

“左右不过一袋荠菜,你让下人去挖好了,何必野地里吹风”

“然思,”景卫邑夺过柳桐倚手中的账本,“别看了,你听外面喜鹊回来了,叽叽喳喳的,春天都来了”

“据我所知,喜鹊不是燕子,冬天又不会去南方,又何来回来一说”

“。。。”

柳桐倚转过身去,景卫邑一见他的笑容,立时醉了,忍不住上下其手起来,柳桐倚一动不动,由着他乱来,很快便在这光天化日随时都会有人进来的书房被人剥了个精光。

“然思,然思”,景卫邑轻吻着柳桐倚的头发,脖颈,手下不停,竟衣冠整齐地把一丝不挂的柳桐倚推倒在一旁的矮塌上,合身压上去。

柳桐倚还是一动不动,除了轻微的战栗,和不住地喘息。如果此时景卫邑一直盯着他的脸,会发现那白皙的肌肤慢慢涨成粉红,又烧成酡红的过程,甚是旖旎。可是,景卫邑不会看的,他害怕。他总是在逼柳桐倚,在任何他能够想到的不适合情事的地方同房,不论时间。他不明白柳桐倚为什么总是一动不动,他也不敢问。他觉得他们每一次的情事都是一场随时会醒的春  梦,他怕问了,梦就会醒。

想当年,他景卫邑还是王爷,还是皇帝他叔时,风流的名头驰名海外,连番邦进贡美女,都不忘给他塞一两个男宠。情事上他哪里这样患得患失过。他也是出了名的怜香惜玉,那些跟过他的人,他都不曾薄待了,就连楚寻,那件事后,他也辗转托人把他们姐弟赎出来好生安置。

柳桐倚不比景卫邑,十六岁心里便有了人,一路洁身自好,白白便宜了景卫邑。此时,他整个身子都在那老油条手中过了一遍,终于忍不住抬起手攀上景卫邑的脖子,随着被迫起伏的身子叫出声来,“承浚,承浚”

这一声声承浚犹如春雨砸在久旱的田里,让景卫邑脑袋里瞬时炸了,他更用力地把柳桐倚一下一下地钉着,碾着,磨着,速度越来越快,仿佛要把人弄碎,捣成浆,然后大口大口喝下去。

“承浚,承浚,我,我。。。啊——”

说啊,说啊,为什么不说,我知道我过分,可是只要你要求,我就一定满足你。

没有过多久,景卫邑便觉得背上一紧又一痛,他知道然思到头了,于是便匆匆数十下,也弄了出来。

事后二人抱在一起,就如同周遭两个火盆的火苗般久久不能平静。

评论(2)

热度(18)